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乱世巫女》神无月的巫女 020 劫财劫色 乱世巫女妖孽受

《乱世巫女》神无月的巫女 020 劫财劫色 乱世巫女妖孽受

发布时间:2021-01-10 16:02:24编辑:百小白来源:小说作者:苏韵朵 状态:已完结

主角是王轩,上官娇的小说《乱世巫女》此文是苏韵朵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夜幕四垂,然而城市里却四处灯火通明,大大的灯笼挂

>>>《乱世巫女》在线阅读<<<

《乱世巫女》免费试读


夜幕四垂,然而城市里却四处灯火通明,大大的灯笼挂在斜飞的屋檐下,照出一片光晕。

这个城叫阳城,离上京两日的水路。因为行水路去上京都要经过阳城,那些船只免不得要在阳城休整一下,或者添些补给。所以这阳城时时都热闹非凡,哪怕到了晚上街上也是人来人往,车水马龙,繁华比上京都相差无几。

只是这繁华下,也潜藏着暗涌。因为人多而杂,治安并不好,打架斗殴盗窃之类的事情频繁发生。

张大粗是跑惯了水路的人,没少来阳城,自然知道这阳城繁华底下的危险,在下船之时云景和冉秋就得了他的提醒。

几人吃过了晚饭,云景在张大粗的建议下选了一家酒楼入宿。

普通的客房只剩下了一间,云景便又挑了一间价格贵些的房间。只是这两个房间离得比较远,不是很方便。

“两间上房吧,这样离得也不大远?”云景想是住在一起,到时候有什么事情,也好有个照应。于是回头跟张大粗商量。

张大粗一听云景要给他定个上房,连连推辞说道,“不了,不了。”他习惯性地挠挠头,“我就一粗人,有个地儿落脚就行,无事的,住个上房到浑身不习惯了。”

再怎么心细也是一汉子,也没想到云景心中的顾虑,还以为云景就单纯地跟他客套,于是一叠声地拒绝了。

云景一看阿岚也没什反应,便作罢。想来也就住一个晚上,料着出不了什么差错。

入了房间,云景推开窗子,让房间通通风。

窗子正对着酒楼的后院,后院是厨房等一些酒楼内部的地方,庭院里只有几个照明的灯笼亮着,没有多少人声。

夜色已经愈发的浓厚了。

深深呼吸一下,云景伸了个懒腰,手伸到半空,突然被对面屋子里一个探出的脑袋吓了一跳。

隔着好几米的距离,云景都能清楚感觉到那双执拗眼睛里的不赞同。

于是,立马故作镇定地站好了身子,稳了稳身形,还跟对面那个窗户里的人招了招手。

“砰!”回应她的是窗子关掉的声音。

云景不由得咂舌,对一旁收拾床铺的冉秋抱怨,“阿岚那死小子在瞪我呢!”

“瞪你都是轻的。”冉秋丝毫没有半点同情她的意思,一边铺着床铺,一边说道,“你出来之后是愈发地不想大家闺秀了。”

云景原本还带着几分笑意的眼神沉了一沉,又是清清淡淡的模样。冉秋顿时知道自己说错了话。

云景遭逢大变,消沉了一天之后便恢复如常。或许外人都会觉得云景已经不悲不痛,甚至性子还较原先更加活泼一点,但冉秋就是知道,云景这样明快的外表下,实则心中是愈发地悲伤。

想到这里,冉秋的语气又软了一软,带着歉意说道,“等下水来了,你洗洗就上床休息吧。”

两日的奔波,虽然看起来还是精神的,面色也不难看,但是眉间的那一缕倦色,冉秋却是看得真切。

云景摸了摸鼻尖,顾左右而言他,喃喃自语道,“不过阿岚那样貌的确少有。”

“可惜也是个闷头包子。”冉秋见云景不计较,心中也松了,却不知道是云景知道她心中歉意,故意转移了话题,化解尴尬。

“云景,你明日戴着这跟簪子吧。”冉秋从包袱中掏出一根白玉牡丹吐蕊簪。这根白玉牡丹吐蕊簪子,用料不是很好,是用一块玉石料的废料做成,但胜在工艺还不错。

云景那双静静的寒水眸中闪过一丝犹豫,很快又复而平静。

“还是不用了,用木簪子也可。”虽说少女都是爱美的,但是出门在外财不露白的道理她还是懂得。

冉秋细细看了云景一眼。

她那双寒水眸大而有神,睫毛浓而密,印着那一汪潭水,如沿湖的垂柳。肤色白净而匀称,未着脂粉,那淡淡水色的唇却不是那样的艳丽,有些贴近肤色,显然是血气不足。

看上去虽然不是让人惊艳,但也是难得的美人胚子了。说她是云国第一美人虽然沾了几分善举的光,却也不是那么名不副实。

冉秋的手一顿,将那支白玉牡丹吐蕊簪子放入包袱中,重新收好了。

脸上带着促狭的笑,阴阳怪气地学着阿岚的语气说道,“你也不错~”

云景脸上一红,几步走到冉秋面前正要闹闹她,却听见几声“砰砰砰”的响声,原来是有人叩门。

难到是那两人有什么事情找?云景疑惑地走到门前。

打开门,却见到外面站了一个穿金戴银,已然到了五十却拼了命把自己往二十装扮的女人。不仅头上插满了满头的金钗,身上也披着一件绣着金线牡丹的大红色外裳。那张被粉扑得惨白的脸上面深深浅浅的皱纹,一见就让人感叹岁月无情。

女人不服老的,见过,可不服成这样的,云景到是第一次见。

见是不认识的人,云景心中提防,便话也不说手一用力就想关上门。

“哎~姑娘,姑娘,你可等等,我有好事告诉于你呢!”那嬷嬷眼疾手快,一把扳住了门边,硬生生挤进来半个身子,一脸谄媚的笑,“姑娘,长得如此清丽,要是一装扮绝对是个艳惊四座的人儿,何苦让自己穿着这蓝布衣裳呢?!”

听见这话,云景心中明悟了几分,感情眼前这个嬷嬷是打上她的注意了!

她心中一急,手上又用了几分力。冉秋见状不对,也赶了过来,“姑娘,要不要叫张大粗他们过来帮忙?”说罢,她也不等云景回答,就急急忙忙跑到窗户边上去叫喊,“张大……”

突然从那个嬷嬷身后闪进来两个壮年男子,一个箭步赶到冉秋身后,堵住了她的嘴,让她的话又活生生咽到了肚子里。

冉秋惊恐地大声尖叫,却只发出了“呜呜”的声音。

她眼睛一瞟,看到那个壮年男子以手为刃,敲昏了云景。那个嬷嬷伙同他,将被打晕的云景往外带去。

“这个要不要?”钳制住冉秋的男子问对面那两人。

那嬷嬷回头瞟了神色惊慌的冉秋一眼,鄙夷地说道,“虽然看着还不错,不过入了翠红楼也就是个奴婢的货色,拿不上台面,打昏了得了。”

后颈一疼,冉秋陷入了一片沉沉昏暗之中。

*************************

动一动,再动一动,“嘶”,真的很疼。

云景抬起手捶捶后颈那处地方,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突然她像是想到了什么,不顾后颈的疼痛,转动着脑袋瞪着眼睛四处看,直到看到一角灰色的袍子,才怔住。

这件袍子看起来怎么这么像她买个阿岚的那件?可是,她不是落入贼人手中了吗,阿岚又怎么会出现?

“阿岚?”她不确定地唤了一声。

那个身影转了过来,脸上毫无表情,那双眼睛更是如古井幽波一般,两片薄唇也抿得紧紧的。

对上这双熟悉的眼睛,云景心中一定,叹了口气瘫倒在床上,喃喃道,“幸亏幸亏……”

“幸亏什么?”阿岚声音木木的,细细一听却是带着恼怒,“出门在外应当要有防人之心,所谓‘伤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你真的……。”

云景抚额哀叹,“阿岚,你真是啰嗦呢。”

阿岚脸上一红,却并未再说什么。

云景想到被打昏之前见到的那两个壮年男子,一脸凶横的样子,似乎也不是那么好打发的。而自己醒来居然什么事情都没发生,不由得有些奇怪。

“阿岚,你是在哪里找到我的?”

“在你房间。”

“那绑架我的人呢?”云景又好奇问道。

阿岚表情木木的,拍了一下脑袋,才说道,“张大粗好像听到了冉秋姑娘的喊声,便叫上我赶来了,我们来的时候,那两个贼人不知道被何方高人甩了几个暗器,吓得屁滚尿流地跑了。不过,不是我啰嗦,在外面一定要慎而重之,不能因为……”

阿岚又摆开了念佛经的态度,云景头疼得捂住了耳朵,心中愣愣地想,“高人,只甩了几个暗器就将贼人吓跑了?”

她不由得又想到了那一日,站在废墟之上,一块搁都搁不稳的木头尖尖上的风轻轻。

风轻轻来若风,去若电。要是今日是风轻轻遇到这桩事,倒霉的肯定是那两个贼人吧。

云景突然想到风轻轻在临走之前,丢入她怀中的羊皮画卷。

心中突然有一股想要学剑术的冲动。

人存于乱世,不能总是被人救,也得学会自救,方为处世之道——这句话是阿岚这个书呆子说的,此刻云景回想起来,却觉得万分正确。

还好还好,这次有惊无险。云景拍着胸脯,长长舒了一口气。

“快点起来收拾下。”阿岚突然催促云景,“等下就要退房了。”

“为什么?”云景讶异得瞪大了眸子,“我昨晚遭遇那事,到现在还惊魂未定,不能再休整一日么?”

“没钱了,你和冉秋姑娘的两个包袱好像都不见了。”

“啊……”云景用手掩住因为惊讶而长大的嘴,面色忽地一下便得苍白,不可置信地问道,“被劫财了?”

乱世巫女

乱世巫女

作者:苏韵朵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主角是王轩,上官娇的小说《乱世巫女》此文是苏韵朵原创的现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夜幕四垂,然而城市里却四处灯火通明,大大的灯笼挂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