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双世之楚辞》昭世楚辞 第三十七章、玉奴三世还君恩(七) 双世之楚辞忠犬攻

《双世之楚辞》昭世楚辞 第三十七章、玉奴三世还君恩(七) 双世之楚辞忠犬攻

发布时间:2019-08-23 00:11:14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HI晨曦大大 状态:已完结

完结小说《双世之楚辞》是HI晨曦大大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居将,居调,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七点半,八点二十,九点整! 整层楼除了他的办公室,四周静悄悄的。萧宝卷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出办公室,一转身,险些吓得魂飞魄散:“你谁

>>>《双世之楚辞》在线阅读<<<

《双世之楚辞免费试读


七点半,八点二十,九点整!

整层楼除了他的办公室,四周静悄悄的。萧宝卷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出办公室,一转身,险些吓得魂飞魄散:“你谁呀,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持着手电筒的保安将他从头到脚照了个遍,掏出电击棒:“这句话应该我问你才对,说,你是不是小偷?”

萧宝卷一个白眼快要翻上天了。堂堂一个公司经理,居然被人保安误认为小偷?这保安的眼睛得有多瞎?

“怎么不说话?心虚了?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所说的一切都会成为呈堂证供,我老头子劝你一句,别反抗,赶紧束手就擒!”

萧宝卷:“……”

这老头,警匪片看多了吧?

“怎么,还不服?”

保安一脸‘势必要将你拿下’的势态,手中的电击棒啪啪作响,作势就要朝萧宝卷打去。

“方伯伯。”

走廊尽头传来规律的脚步声,沉稳平缓,不紧不慢。借着方圜的手电筒余光,逐渐映照一道纤细的影子。

“是潘丫头啊。”

潘玉儿的尖细的瓜子脸逐渐清晰:“忘记跟您说了,今天有人加班。”

“我知道,就是这个败家子,拽得跟个二五八万似的。”

说完,方圜露出一脸轻蔑不屑的表情。

萧宝卷脸上顿时垂下几条黑线:“你这个狡猾的老头,既然认识我还污蔑我是小偷?”

方圜伸了个懒腰:“天天花边新闻不断,又砸车又砸钱捧那些‘花瓶’上位,想不认识都难。”

转身对潘玉儿低语:“给这种人工作,简直是羊入虎口。潘丫头,这个送你,总会用得到的。”

郑重其事将防狼电击棒交到潘玉儿手中,还朝她使了个眼色。偏转视线的刹那,忍不住惊呼:“丫头,你这脸怎么了?”

潘玉儿将防狼电击棒收好,朝他露出一个毫无破绽的笑容:“应该是不小心沾到了,等下洗一洗就好。”

“行,有什么事随时给我打电话。别看我老头子瘦骨嶙峋,我孙子可是个响当当的警察。”

谢过方圜,倒是迎来萧宝卷似嘲似讽的揶揄:“这才一天,就把所有的人心都收买了?”

潘玉儿二话没说,直接拎起他的领子朝办公室里扔,冷声质问:“我的脸是怎么回事?”

心头一个咯噔,差点忘了这件事。扶额一阵蹙眉,旋即摆手哈哈笑了两声,一笔带过:“跟你开个小玩笑,不要当真。”

“那这个呢?也是玩笑?”

潘玉儿持着手机,上头正播放着一节不过三十秒的视频。可里头的主角,他可个个都认识。

打头的是彪哥,接下来都是保护过他的保镖。一个个鼻青脸肿,七晕八素,被捆在绳子里,口中塞着破布,透过屏幕都能感觉到他们的撕疼。

“你你你......好你个潘玉儿,没想到你居然干出这种事情来。他们虽是我花钱雇来的保镖,可也是好几条人命。你不仅殴打他们,还对他们进行了绑架......这种泯灭道德的行为,简直人神共愤!”

潘玉儿静坐在沙发上,双手环在胸前,髣髴一名无关紧要的观众那般欣赏着他的表演:“你知不知道一个词。”

萧宝卷演累了,随手拿起她买回来的酸梅汁,就着杯口咕噜咕噜往肚子里送,抽空丢出两个字:“什么?”

“适可而止!”

猝不及防的,萧宝卷猛呛了一口,墨黑色的液体浸湿一大片地板。

“为什么让他们袭击我?”

毫无起承转合的问句,致使萧宝卷咳得五脏六腑都要呕出来了:“诬、诬蔑咳咳咳......欲加之罪,何、何患无辞......咳咳咳......”

潘玉儿笑了笑,那叫一个阴恻森寒:“不承认?”

“没做过的事情,让我怎么承认?”

好不容易缓过劲来,萧宝卷也开始加足底气。

潘玉儿没再多说,直接抽出电击棒:“方伯伯让我试一试他的威力,我正愁没有试验物,要不,就让你来当第一个小白鼠,如何?”

萧宝卷吓得腿脚发软,这东西,可不是谁都能试的:“潘、潘玉儿、潘女侠、潘女神......我承认是我让他们蹲守在鸳鸯香鸭店偷袭你,谁、谁让你之前对我就是一顿暴揍,任谁都不可能忍气吞声吧......可正所谓得饶人处且饶人,要不咱们就两不相欠了?”

将他逼得角落里,萧宝卷看着她的指尖距离按钮越来越近,立马惊叫大呼救命,真是没半点出息。

眼底的眸光暗了暗,转身隔开两人的距离,心头一阵失落的怅惘。一模一样的面孔,可脾气秉性完全就是南辕北辙。

收回电击棒,敛去一闪即逝的落寞:“我已经替你辞退了他们。”

你是我的谁?我的事情凭什么由你来我做主?你知不知道现在都是人人平等的法治社会?

当然,这番话他也只敢在心底宣泄一番,然后就唯唯诺诺点头:“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可没了保镖,谁来确保他的人身安全?

她早有所料,扫了眼并没有半点移动的‘文件山’,随手抽出一张纸,‘文件山’纹丝不动。

习惯了执紫毫笔的手,在握到钢笔时,有片刻的停顿,旋即像没事人一样在纸上挥动。

灯光倾泻,如同浇灌的花束般染上细瘦的纤躯。眸子专注,笔尖在纸上摩挲时传来唰唰的声响。睫羽如扇子般轻柔颤动,与秀挺的鼻尖相得益彰。

短短几分钟,却漫长得如同播放电影的一个多小时,在他心上悄然拉开了一条细缝。

谁也没有察觉,谁也没有留意。

感受到一道灼热的视线,潘玉儿下意识掀眸。四目相对,撞乱了萧宝卷本就慌乱的心湖。

匆忙移开视线,捂住如擂鼓般的心跳。不知为何,此时此刻的场景,竟让他萌生出一种恍如隔世的熟悉感。

“这是我给你规划的时间表,没有问题就签字。”

萧宝卷反手一接,胡乱扫了眼,登时眼大如铜铃:“你这是在给我规划还是强行压榨我的时间?”

挂羊头卖狗肉的商贩他见得太多了。

“合理利用时间,把控好它的每一分每一秒,这是每一位成功人士的标配。”

忆起他之前的几世,在前期无一不是勤勤恳恳,励精图治,这才逐渐有了声名远播的威望。

“有哪点不满意,都可以提出来。”

萧宝卷半信半疑:“真、真的?”

在得到她肯定的颔首后,退后几步,保持三米以上的距离,这才壮着胆子:“像我这种蛰伏在夜间的猫头鹰,压根不可能早起!”

说完,就自作主张划掉上头的‘计划一’。

“还有吗?”

“当然!”见她脸色平静,并无发怒的征兆,就加足底气往下推倒她的‘计划二’,“公司的事情本就杂乱无章,我就是个挂名经理,啥都不会,我家那老头子宁可自己累死,也绝对不会让我碰任何一项工程!”

之所以能说得如此斩钉截铁,当然是有前车之鉴在的。

他毕业后,萧鸾就曾将好几个大项目丢到他的手中,强行逼他成长。当时的他也是铆足了全力,终于成功让那几个大项目付诸东流。看到萧老头被气得半死的模样,他一个劲儿的暗爽。

随后,陆陆续续也有些case,被他‘一鸣惊人’的决策给‘贻误终身’后,直接打了水漂。

从此以后,他就落了个‘败家子’的‘昵称’,逢人便拿出来自娱自乐,狐朋狗友跟在后面捧场,好不乐哉。

潘玉儿霍然起身,惊得前一秒还在得意洋洋的萧宝卷做出防御的手势。

她理都没理他,解开打包回来的琵琶鸭饭,在香味四溢中一字不落的道出他心中所想:“对于最后一个计划,你是不是想翻出十多年前的住院情况来说服我,你身体羸弱,并不适合建议防身术?”

萧宝卷抻长脖子,不断吞咽口水。饿了一整天,早就饥肠辘辘。此刻美食在前,他早已按捺不住:“既然你都替我说完了,那我也就不用多费唇舌了。”

还没等他说完,眼前闪过一道影子。紧接着传来骨头啪嗒扭动的声响。

“疼……”

这出手的力道,那叫一个快准狠!

“萧宝卷,”这是她第二次喊他的名字,胸腔里盛满怒火,“你有没有想过,将来有一天,当你的父母离开之后,你打算靠什么为生?这家公司吗?不懂业务的你迟早会将他败光!如流水般的RMB吗?迟早有一天也会坐吃山空!”

“这也是我的事,与你无关!”

可不得不承认,这番话如同一根尖锐的长刺,深深扎痛了他的四肢百骸。

“只要是你的事,就与我有关!”

萧宝卷忽然发笑,唇角来回抽动了好几下:“潘玉儿,你就这么想嫁给我吗?”

“是!”她落落大方承认,眼底的澄澈如碧净万里的天穹,“嫁给你,协助你,爱你。这三件事,是我未来半年所能为你做的。”

也是最后能为他做的三件事。

“行,我答应你。”

寒夜的风徐徐吹来,撩起垂落在耳畔中的长发。

楚辞迎着风走出这栋高耸入云的写字楼,心头的担忧松了松,看来萧宝卷与潘玉儿的相处,逐渐进入了另外一个模式。

车道亮起一束米黄色的光线,一辆与宝蓝色悍马形似的车子缓缓停在她的身前。上了车,她习惯性阖眸假寐,沉默的空气在宽敞的车厢内隐隐流动。

渐渐地,原本平缓的车道忽然变得颠簸急抖,惊醒了她的意识,这不是回公寓的路!

车窗外,甬道两侧遍布白花花的桦树,一字排开,光秃秃的枝丫不断向上延伸,将漆黑的夜空割裂成了无数小碎片。

楚辞揉着抽动的太阳穴,被他的‘刻意而为之’打败:“要去哪里?”

帝居放缓车速,颠簸的幅度逐渐减小:“一个能让你触碰到满天星辰的地方。”

他偏头

双世之楚辞

双世之楚辞

作者:HI晨曦大大类型:现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完结小说《双世之楚辞》是HI晨曦大大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居将,居调,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 七点半,八点二十,九点整! 整层楼除了他的办公室,四周静悄悄的。萧宝卷迈着轻盈的步伐走出办公室,一转身,险些吓得魂飞魄散:“你谁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