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剑逆云天》义薄云天 第十三章 肖娴雨 剑逆云天冰山攻

《剑逆云天》义薄云天 第十三章 肖娴雨 剑逆云天冰山攻

发布时间:2020-07-02 12:11:16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浪子婴 状态:已完结

主角叫柳清风,肖娴的小说是《剑逆云天》,它的作者是浪子婴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幻想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初春的密林里静悄悄的,除了断断续续的鸟鸣声,还未完全张开的树叶并不能完全挡住阳光。 而眼下柳清风正靠在一个大树边上大口喘气,他轻

>>>《剑逆云天》在线阅读<<<

《剑逆云天免费试读


初春的密林里静悄悄的,除了断断续续的鸟鸣声,还未完全张开的树叶并不能完全挡住阳光。

而眼下柳清风正靠在一个大树边上大口喘气,他轻功、内力皆不是那人的对手,如今能逃出来这么远已经是万分幸运了。只不过这并不代表着他脱离了危险,反而与生俱来的第六感时时在提醒他,莫名的危险就在附近。

“这算什么事......”

他面带苦笑仰面看着斑驳的天空,他突然发现自己好像被卷入一场漩涡之中,而且自从他在落风湖被人救下之后,便已经身在这漩涡之中了。可是这些都不是他所畏惧的,一生纵马江湖,不知道看见的、看不见的险境经历了多少。

他只是有些不爽......

这种被人牵着鼻子走的感觉实在是让他恶心到了极致。

“你不是我的对手,何必再逃?”可是忽然一声惊鸟鸣,一个墨绿色披风在他眼前一闪而过,接着他耳边又响起了那个清冷的声音。

“那总要试试才知道自己能不能逃出去啊!”

柳清风背靠大树瘫坐在地上,接着抬头便看到了那女捕快站在他背后的大树上面无表情的看着坐在地上的他,他苦笑道:“况且我真不知道你所说何事,我手上并非血迹斑斑,也未曾去害那个捕快,你何必咄咄相逼呢?”

“此事我自然会查清楚,只不过眼下我要抓你回去,你若问心无愧,又何必逃呢?”

“虽然我不得不承认你说的有道理,但是我也有苦衷,与其苦苦相逼,不如我们坐下来慢慢谈啊!况且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

“六扇门,肖娴雨。”

柳清风再说话的空挡里,耷拉在一旁的手不动声色的偷偷扒拉地上的土。原本他想的很美好,先假意同意,然后乘机丢一把土迷了那女捕快漂亮的大眼睛,然后再逃出去。

可是他不知道咸安一日前下了一场大雨,而且眼下天气还没有完全转暖,地上的土还没有干透,他抓了几把却在手里捏了一个泥丸.......

“靠......”

柳清风自然不可能不知道手里的土已经变成了泥丸,他仍旧带着苦笑,可是心里却是快要哭出声了。这人要是倒霉啊,喝凉水都要塞牙。

“你手里是什么?”

“没什么,天冷了,搓个泥丸玩......”

“贼人竟然想偷袭于我!?”

肖娴雨在六扇门多年,行走江湖也有些光景了,自然也不是傻子,柳清风手上的把玩泥丸的动作被她看穿,略微一想便知道这人没安好心。只见她气的面若寒霜,接着一摆披风,点点银光如星辰银河,朝着柳清风而去。

“你且听我说啊!”

柳清风面色大变,这一招他曾经见过,是主修暗器的高手常用的一种手法,唤作飞瀑三千里,一瞬间发出三百根淬毒的银针,瞬间毙命。而那些内力深厚暗器大家,一出手便是三千根,他当初有幸见识过暗器大家,一出手便是两千九百九十九根,让人防不胜防。。

可是那一次那个人却输了,因为他的对手是云白天......

而云白天手上有一个巨号的磁石......

虽说眼下这女捕快功力尚可,而且含恨出手,柳清风估摸这银针没有三百也有一百五十左右了,无论如何都不是眼下的他所能破招的。

“哎呀!”

柳清风全力一拍地,接着身子腾空而起,硬是躲过了那扎在树干上的十多根银针,接着他手脚并用,如同猿猴一般左右躲闪,上下跳动,却也是传来声声惨叫。

这女人不光漂亮至极,这下手也是狠毒一绝。

柳清风环绕着树干上蹿下跳没一会,身上皆是银光闪闪,再阳光之下甚至有些耀眼,可是他却失去的活动的能力。那女捕快虽然不至于恶毒到再针上淬毒,但是却涂满了麻药,柳清风猝不及防中招,眼下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你这恶徒,我看你还有什么手段!”

肖娴雨慢慢走了过来,她居高临下看着柳清风,接着秀手再柳清风身上摸了摸,除了五两银子别的什么都没找到,她想了想了,接着手指在柳清风身上连点数下,封住了他的穴道。

“这绣花针上我可没涂多少迷药,只不过足以让你失去活动能力。”肖娴雨拍了拍手,接着将柳清风扶正作好,看着面前这个灰头土脸的男子。

柳清风现在是有苦说不出,这女捕快下手忒狠了点,他堪堪躲过那一百多根银针,现在整个人如同刺猬一般,全身上下布满了银针。他感觉全身上下如蚂蚁爬一样,奇痒难忍痛不欲生。

关键是他现在被封住了穴道,有话不能说、有手不能抓,只能这么干挺着。

“什么人!”

突然,肖娴雨豁然站起身子,接着一挥手一排飞刀朝着远处树林掷了过去,那五把飞刀依次没入树叶遮挡的暗处,惊起飞鸟阵阵。她将手收了回来,接着环顾四周,仔细听着周围的动静。

柳清风坐在地上一动不动,他虽然被封了穴道却还没有封住心思,眼下银针上的麻药药效慢慢过去,他终于勉强开口说话了:“唔(我)......活你嗦(和你说),哝人(那人)......咳咳......”

“闭嘴!”

肖娴雨头也不回的又撒了一把银针,这些柳清风真心想帮她也帮不到了......

“现在我解开你双腿穴道,你要跟着我走,此地不宜久留,你那些同党不知何时会来救你。”

“不过我绝对会在他们得逞之前杀了你!”

“......”

肖娴雨看周围已经慢慢没了动静,那离林的鸟群也慢慢飞了回来,她心下稍安,接着转身解开了柳清风双腿的穴道,接着一把将他拉起,自己走在他身后。

柳清风无奈,现在肖娴雨才是能说话的正主,而他就是她手中的提线木偶,她说走便走,她说停便停。但是如果要按原路返回,柳清风敢打保票,那一条路上绝对会有埋伏。

肖娴雨同样想的这一点,刚才她掷出的飞刀毫无建树,甚至打草惊蛇,如今如果原路返回必然中招,况且现在她带着柳清风这个犯人。

“不去咸安城了,我们走这边,我们去柳州!”

肖娴雨话说罢,接着推了一把柳清风,两个人一前一后朝着树林之外走去,可是两个平时警惕性满满的高手,却没有发现那树顶若隐若现的暗影。

柳州与吉州相临近,如果两个人步行或许要四五天才能走入柳州地界,肖娴雨选择了一条行人相对较多的官道,这点倒是超乎柳清风预料。

“我说你大可不必如此这般费劲,你解开我的穴道,一日之内必到正江城。”

如今离柳清风被捕已经过去两天了,这两天二人披星戴月赶路,一路上风尘仆仆甚至连顿热汤热饭都不曾享受,如今早已踏上了柳州地界,离正江城却是很近了。扎在柳清风身上的银针早已经掉的七七八八,麻药早已失了效果,终于能说话的他已经喋喋不休说了一路,虽然对方根本不想理他。

“我说认真的,你若是解开我的穴道,必然对你有所帮助......”

柳清风在一次苦笑着说道,他一边说眼神飘忽不定,似是有心事一般。而这一切落在肖娴雨眼中便成了心怀不轨,她嘴角泛起一丝冷笑,但是心上却是放松了很多。

这一路上她时时刻刻小小心心,丝毫不敢大意,眼前这人有极大可能与自己一直追查那行踪诡异的黑衣刺客有联系,所以她一定要将这人活着带回去。

这条路是通往正江城的官道,上面来来往往过往商人,赶车汉子很多,虽然比不上车水马龙,但总归比那乡间小路多了些许人气。肖娴雨终于松了一口气,接着她搓了一下手,嘴角不经意间浮起一丝笑容。

可有些时候事情总会超出预计,就在肖娴雨放松警惕的时候,周围那些走卒车夫眼神交互,突然从马车上,担子里取出渔网,朝着被他们悄无声息围在中央的柳清风、肖娴雨二人丢去。

肖娴雨大惊,可是毕竟是行走江湖多年经验丰富,只见她不知道从何处摸出来一把飞刀,素手一扬朝着那即将落在头上的渔网而去,接着脚下发力,一把拉住柳清风的衣领,一个旱地拔葱,硬是被飞刀划出口子的渔网之中脱身而去。

可是那些人见渔网竟然没有拦下肖娴雨,接着一手持刀剑朝着肖娴雨攻来,一手从怀里逃出来不知名的粉末,朝着二人抛洒过来,肖娴雨虽然及时屏住呼吸,但片刻便觉得头晕脑胀。

肖娴雨不敢托大,她一手拉住柳清风,丝毫不与黑衣人纠缠,一脱身便全力施展轻功朝着远处逃走。她如今疲乏不堪,这些人也非等闲之辈,如果不快点逃走怕是要阴沟翻船。况且这些人不择手段,连用药这种方法都使得出来,肖娴雨更是不愿意与其缠斗。

“你解开我的穴道,我有办法!”

柳清风面色同样不太好看,她没有想到这些人如此胆大,敢在官道上动手截杀朝廷命官,就冲这一点他们株连九族都不过分。可现在肖娴雨这人油盐不进,硬是不给他解开穴道,这下好了,两个人又要逃亡了。

“闭嘴!”

肖娴雨怒喝一声,接着全身心朝着正江城的方向遁走,她不相信柳清风这个人,纵然他有很多办法能够摆脱险境,但她也不能为他解开穴道。

况且她现在觉得内力慢慢流失,头晕目眩,此时能坚持下来,全凭她心中意念......

“快,追上去!”

剑逆云天

剑逆云天

作者:浪子婴类型:状态:连载中

主角叫柳清风,肖娴的小说是《剑逆云天》,它的作者是浪子婴最新写的一本武侠幻想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初春的密林里静悄悄的,除了断断续续的鸟鸣声,还未完全张开的树叶并不能完全挡住阳光。 而眼下柳清风正靠在一个大树边上大口喘气,他轻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