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惊华》惊华丑妃 第18章 大军开拔 惊华健全文

《惊华》惊华丑妃 第18章 大军开拔 惊华健全文

发布时间:2019-07-13 16:08:23编辑:百小白来源:安之原创基地小说作者:予归东土 状态: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予归东土原创小说《惊华》,主角是易彪,赵恒,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松林掩映,芳草萋萋,一抔黄土,掩盖了死者的痛苦,或入轮回,或可升天,生者却堕入了永无救赎的人间地狱。晨曦朦胧,岚气飘荡,余滟儿已经

>>>《惊华》在线阅读<<<

《惊华免费试读


松林掩映,芳草萋萋,一抔黄土,掩盖了死者的痛苦,或入轮回,或可升天,生者却堕入了永无救赎的人间地狱。

晨曦朦胧,岚气飘荡,余滟儿已经下葬。余潋儿没有流一滴眼泪,脸色肃穆僵硬,默然立在坟前。滟儿,你这一生过得苦,走了也好,去那边享享福。放心,有姐姐在这世上一日,必不让她娄允儿善终。

“我们走吧?大军还在等着开拔呢!”余潋儿淡淡的说。

“迟一点也没关系的,要不要再多陪陪她?”华年担忧的询问道。

“怎么没关系?我多耽搁一时,仇人便多活一时,我已经等不及了!”语气森然。

“我们现在还不是她的对手,你可别做傻事啊!”

“放心,我有数!”说完已经决然的跨上马,扬鞭而去。背影萧索,疏离。

借兵之事实为隐秘,华年一行人,携虎符自去军营领兵开拔。骠骑营的校场已经集合了五千将士,没有祭祀的庄严肃穆,没有誓师的豪情壮语,更没有礼炮震天,夹道送行。骠骑营五千将士个个精神抖擞,目光灼灼。骠骑营士兵多是追随周立威将军的旧部,久经沙场,铁血刚强。

只见一位小将,剑眉鹰鼻,目如朗星,身披银甲,雄赳赳、气昂昂的走上前来,还是初见时的模样,谦恭有礼,措辞有序。尽管披了战甲,却并不英勇。

笑意浅浅,拱手道:“末将周采旭叩见年元帅,多盟元帅提拔,谋得一差,恐有不周之处,望元帅多多指点。”

华年最是受不了这种啰里啰嗦的官腔,见他态度甚是诚恳。只好摆手道:“指点谈不上,互相学习吧!将士们现在何处?什么时候可以起程?”

“禀元帅,五千兵马,已经集合完毕。只等元帅训话,就可启程。请随我来!”周采旭还是彬彬有礼道。

华年听着很是费劲,拍拍周采旭肩膀,笑容可掬的教道:“你叫我名字就好,我年华行军打仗,不拘虚礼,不必这么客套。随意一点啦!”

周采旭对华年不拘小节的拍肩动作,很是讶异。愣了片刻,受宠若惊道:“遵,遵旨!”

华年只得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当先上了校场的训示台。

只见台下将士整齐划一,无一骚乱。

“兄弟们,这是指挥我们此次任务的元帅年华。咱们即刻起行,临行前,年元帅还有话吩咐。”周采旭热络的牵线搭桥道。

华年眼见得他语气腔调如此自如随意,想来在这军营已经摸爬滚打了许久吧?再看将士并无半分不屑不服之色,这周采旭的身手或是待人接物定有服众之处。

遂挺直腰杆,上前训话道:“众位将士们,我们此次出征隐秘非常。胜,则永葆国安,败,则万劫不复。在我帐下,行军打仗,要的就是:荣辱与共,生死相托!你们,准备好了吗?”

声音嘹亮,回荡在校场。

台下更是山呼海应,气势雄浑,如沉睡已久的神兽,一经唤醒,移山倒海,颠覆苍生。

“荣辱与共!生死相托!荣辱与共!生死相托!”

重口一心,久久不息。

年华率大军日夜兼程了五日,驻扎在天尊与北疆交界地带——莽原,等待派出的探子和踪阁搜罗信息的人回来汇报。可是三日前吩咐的任务,至今没有半点音讯,华年有些不安,遂出帐来巡视。

只见余潋儿神色有异的走近来,低声道:“西边的密林有人鬼鬼祟祟,怕是北疆的探子!”

不请自来,倒是省得苦等派出去的探子汇报了。

“全要活的!”华年笑眯眯的挥手吩咐道。

半盏茶的工夫,余潋儿伙同易彪几个绑了三个壮汉进来,三人皆中原服饰,五官深邃,肤色麦黄,显然是乔装易服过的。

其中一人,自打进帐来便大声哭嚎:“军爷,饶命,我就是个采药的,不知哪里得罪了列位?我给大家赔不是了!饶命啊,饶命啊!”

另有一人,眼神躲闪,一口囫囵气儿都没喘满,身体僵硬的跪在下处。

还有一人,目不斜视,眼观鼻,鼻观心。一副“要杀要剐,悉听尊便”的样子。华年最是看不怪这种面目,俗话说的好,好死不如赖活着。做探子啊、做细作啊,做得好,名利双收,做的不好,把命搭进去也没有人给你正名。还毅然决然一副“重于泰山”的大义凛然样儿。

华年一一端详过,厉声道:“底下的可是北疆的吗?”

“什么北疆?南疆?我是天尊的,我是,我是大夫。”头一个抢先辩道。

“你是哪里的大夫,莽原方圆百里,连猎户都没有,你给谁看病?”

“我,我,我是莽西城的,在此采药。”

华年好笑道:“我军中有人被毒蛇咬了,你可知用什么药来医吗?”

“毒蛇?红花?当归?”

华年一副“你真是无药可救”的表情叹息道:“红花是打胎的,当归是补气的,你真的该‘当归’了。来人,斩!”

易彪忙止住道:“元帅三思!此人或还可以提供地方信息啊!和不留他一命,细细再审?”

那人一听,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般,呼天抢地道:“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饶命啊!”

华年沉声道:“能说会道,满口谎言,即便说了什么,你又何知不是诱敌之计?”

说罢毫不留情的示意左右,当场斩杀。滚落地上的头颅犹自大张着嘴嚎叫,却已没有任何声响。

囫囵气儿都没喘满的那个,看到同伴血溅当场,吓得直接背过气去。华年满意的吩咐左右押下去好生看管。

“硬气”汉子瞥了一眼滚落地上的头颅,冷哼一声,仍旧不发一言。

“你又是做什么的?”

“你们这些个,趁火打劫,小人行径,不必废话了!我是什么都不会说的!”“硬气”汉子昂首挺胸,义愤填膺的说。

我趁火打劫?我小人?你那主子蒲甘烈阳又是怎的?起无名之师,挑不义之战,使得生灵涂炭。又当是怎样评判?与十几个部落的首领何怨?与十几个部落的子民何怨?强占土地,肆宰牛羊,妄屠牧民,如此十恶之人,怎的不说?华年正欲辩驳,转念一想,各自为政,强辩也无用。

正要下斩杀令,周采旭沉不住气了,上前请道:“末将想问几句话,再行处置。”

华年一听乐了,行军一路,“小周”都毕恭毕敬,言听计从。如何此时为一外邦探子这样拦阻,饶有兴味的招手道:“请便!”

“看你是条好汉,若是你将胡克萨军情如实相告,我可保你性命无虞。投我麾下,来日……”

“忠臣不侍二主,不必罗嗦了,要杀便杀。”汉子不待周采旭说完,急着表明心志。

华年心里暗叹给脸不要脸,能得周家的赏识,出人头地,指日可待,死脑筋!

“斩!”

周采旭想要再说什么,看到华年玩味的诡笑,肃然出了帐子。

易彪憋得满脸通红,见帐内已无外人,便忧心忡忡的问道:“兄弟,是不是有点草率了!好容易捉来的活口,屁都没问出一个,就全杀了。这样不好吧?”

“那不是还留了一个吗?估摸着也该醒了,带过来,咱们和他谈谈。”

易彪看不懂华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瞥见地上的两颗人头,甚是碍眼。便要吩咐人收拾了。

华年忙止住道:“别拿走我的道具,你且去带人过来即可。”

易彪后知后觉的带人去了。

踪阁的效率越来越不行了,看来我不主持,全都消极怠工了?既没有使臣的动向,消息却眼看就要送到北疆去了。也不知还有几波传信儿的人。

华年正自思量,易彪已经将幸存的那位带过来了。那人见了地上的人头,瞬间口不能言,颤巍伏地,只顾磕头了。

“把你知道的都交代清楚,你就可以走了!如若有虚,就同他们一处作伴儿吧!”华年阴恻恻道。

那人似在做着心理斗争,也似在克服恐惧心理,华年等的有些不耐,唬道:“来人……”

“我说,我说,只求饶小的一命。”

“只要证实所言非假,我自会放了你。”

“其实……其实是有人告诉我们天尊确是借兵出战,助的是宝古家,并非蒲甘家,让我作速去报知蒲甘大王。是阿乔要打探官爷的兵马几何,以备蒲甘大王早做计较。”

“你是说遣你们报信的并不赞成你们靠近我营?此人是谁?”

“是用一枚短刀钉了书信于梁上,只叫我们作速报知,别生差池。真的不知道他是谁啊。”

“那你可知蒲甘烈阳有什么弱点?”

“小人是来往天尊与北疆的客商仆从,怎会知道蒲甘大王的弱点,传信儿之事,也是想讨些赏钱。求官爷饶命。”那人言辞恳切,涕泪横流道。

到底是有几方势力牵扯其中?敌暗我明,有点棘手啊!暗敌又如此聪明,不露踪迹,有点难搞啊!

“报!侦察兵回来了。”华年忙差人收拾了地上的“道具”,并押走探子。

野外寒蛩不住鸣,灯下愁绪理不清。华年听了探子的汇报,除了心焦,就是烦躁。宝古扬已经穿越防线,回归部落,与其父同被围困查瓦拉城中。蒲甘烈阳,一万兵马压境,硬是要逼得查瓦拉水尽粮绝,自行投城。自己带的人马行军五日,兵马劳顿,必须休整,自己先带一队先锋前去,又无万全之策,正在烦恼。

忽然烛影摇晃,衣袂带风之声近前,只听声线温柔缱绻道:“等我很久了吧?”

惊华

惊华

作者:予归东土类型:古代言情状态:已完结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予归东土原创小说《惊华》,主角是易彪,赵恒,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松林掩映,芳草萋萋,一抔黄土,掩盖了死者的痛苦,或入轮回,或可升天,生者却堕入了永无救赎的人间地狱。晨曦朦胧,岚气飘荡,余滟儿已经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