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多重入侵》多重入侵by狩心百度云 健气受 多重入侵父子文

多重入侵

都市连载中

主角是阳毅,罗林的小说《多重入侵》此文是从容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火车与汽车相比,火车虽不如汽车方便,但相对价格低,更安全,也更舒适。因此短途出行通常选择汽车为首选交通工具,长途则首选火车。西潭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10 12:09:3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阳毅,罗林的小说《多重入侵》此文是从容原创的都市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火车与汽车相比,火车虽不如汽车方便,但相对价格低,更安全,也更舒适。因此短途出行通常选择汽车为首选交通工具,长途则首选火车。西潭

《多重入侵》免费试读

火车与汽车相比,火车虽不如汽车方便,但相对价格低,更安全,也更舒适。因此短途出行通常选择汽车为首选交通工具,长途则首选火车。西潭与崎江远隔千里,为了省钱不坐飞机的情况下只能选火车。

阳毅两母子不是大款,本着省一个是一个的原则,没有坐卧铺,而是选择了软席车厢,它的票价要比卧铺便宜近一半。好在这车是长途特快列车,整列全是空调车厢,软席的条件也不会差到哪里去,只是不能倒卧着睡而已。

两母子把行李托运,在人潮中挤得满头大汗的上了车。

很快列车开动,车厢里也安静下来。两三分钟以后,车厢里的音箱里放起了轻柔的音乐,列车播音员用温柔的声音祝旅客旅行愉快,注意人财安全。车上的旅客则在这种气氛中交谈、看书、玩牌,各干各的,一副芸芸众生像。

车从西谭出发开往崎江,全程有一千六百多公里,接近二十五个小时的路程。阳毅看着列车徐徐离开西潭,心里舒了老大的一口气,最近怪事实在太多了,总感觉西潭呆不下去。此时终于离开了这个地方,竟是感觉心中如同一块大石落地一般,顿时就轻松许多。

车窗外,景物飞驰而过,西谭被抛得越发的远了。阳毅把脸贴着车窗试图去寻找让自己惊心不已的对眼桥,随即失笑的发现就算不远离它从铁路线的位置也是看不到它们的。对眼桥,还有西谭的一切,似乎就这样被抛到了脑后。

只是……当真如此?

人生不如意的事常八九,希望落空的时候总是特别的多。

幸好阳毅只是一个十八岁的青年,涉世不深,平时诚诚肯肯的活得脚踏实地,并没有接触到太多的社会阴暗面。朱山花又刻意保护他,让他远离了世间的污秽一面,所以总体来说阳毅在心理上就是一个普通人。即意味着阳毅像普通人那样,遇到不普通的事会紧张害怕,但事情一过,人类的心理自我保护机制就会起作用,不好的事忘得也快。不是有话句那么说吗?人类之所以能进步这么快,其中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他们擅于遗忘。其中包括战争的创伤,难以磨灭的悔恨,未成完成的遗憾,还比如类似于阳毅的恐惧,都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被淡化。时间,它总是可以抚平一切,无论好的,还是坏的。

坐在座位上,阳毅起初还兴至勃勃的望着车窗外的风景,打算记住西潭那些好的值得回忆的部份。但没多久就腻了,拿着医院家属送的水果在那里慢慢剥着吃,同时把靠窗的坐位让了出来,让对面的一个小丫头好过来趴着车窗往外望。

大约两小时后,列车到了一个没注意叫什么名的大站。这里的站台上有卖盒饭的餐车,价格要比车上卖的便宜,车上十二元一盒,站上才卖五块,朱山花就叫阳毅去买两盒。

车上许多人都挤在车门那里购买,阳毅只好把车窗打开,从这里买。空调车的车窗只能往下打开一半,阳毅就从上部的一半空间里递出钱去买盒饭。

刚把钱递出去,旁边有个人捅了捅他,毫不客气的道:“喂,给我买两盒。”

阳毅扭头回来,见是一个青年,岁数和自己差不多,一脸盛气凌人的表情,手里捏着一张五十块的钞票递过来。

“看什么看?叫你买你就买。”那人皱起眉头,很不爽的看着阳毅。他递钱的时候手往前伸,整个上身却有往后退仰的趋势,给人的感觉像是他面对的是一个会传染的病源,虽然脸上刻收敛着嫌恶,但眼神和潜意识里做出来的肢体语言都出卖了他的真实心理。

阳毅心里微有不快,还是接过钱来,替他买了两盒饭。

买完饭转回身的时候,那人看阳毅手里有四盒饭,打量了半天,才选了两盒看上去表面更洁净的走了。阳毅失笑的摇头,拿着两盒沾着油渍的坐下来,对他道:“你的找钱。”

那人头也不回:“给你了。”

阳毅一怔,把饭放下,追过去把钱放在他窗边的桌上,道:“谢谢你的慷慨,不过我不习惯这样拿别人的钱。”

那人看看钱,又看看阳毅,任由它放在桌上,嗤鼻道:“真会装,不喜欢钱的我还没见过。”

阳毅面色下沉,正色道:“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我虽然喜欢钱,可更喜欢自己动手挣得。别人施舍的,不要也罢!”

那人嘴角下撇,用嘲讽的口气道:“说得倒挺有骨气,就不知道是不是。何必故作清高呢?”

阳毅心中微恼,懒得再和他说话,返身回来和朱山花一起打开饭盒慢慢吃,只听那人背后讥笑的道:“真是个乡巴佬。”

阳毅手中的方便筷子紧了紧,在朱山花温暖的眼光中又徐徐把筷子放松。出门在外,尽量少生事端,阳毅也并不是个冲动的人,很快把这个不愉快抛到脑后。

还别说,这一站的五元盒饭相当的不错,三荤一素,回锅肉、青笋炒肉、烂肉粉条加一个醋溜卷心菜,堆在盒里红红绿绿的看上去很丰盛。阳毅才十八,正是长身体特别能吃的时候,埋着头在那里吃得不亦乐乎。朱山花见他吃得开心,便把自己盒里的扒了一半给他。

阳毅冲朱山花笑笑,继续吃。

正吃着,突听刚才不要找钱的那位怒声嚷道:“这玩意儿能吃吗?猪食似的!”

他身边的一个中年男Xing道:“罗林笙!少说话,吃!”

罗林笙怒道:“舅舅,我们又不是没钱,为什么非要到这里来遭这种罪?坐飞机从西谭到崎江才几小时,完全用不着坐火车,还得吃这个猪食!坐火车就坐火车吧,至少也得坐软卧,你非拉我来这里。没事自找苦吃!”

中年男Xing道:“住嘴!”

罗林笙仍是不服,大声在那里吵嚷,把饭盒贬得一钱不值,活似都应该全是喂猪的猪食。

一车人里,一部份人吃泡面,一部份人吃饭盒,听得他这样吵嚷,全都恼怒的看向他。这人心高气盛,完全不知人间疾苦,活脱脱一个不识大体的纨绔子弟德Xing。

罗林笙还在嚷:“我说错了吗?罗家人还吃这个,说出去都是笑话!”

“我叫你闭嘴!”那中年男Xing也生气了,厉声道:“罗林笙,你出来的时候怎么答应我的?我一早就说过,这趟出来是历练。你还没到崎江就嫌这嫌那的,坐飞机,吃大餐,手里捧着咖啡,饭前有红酒开胃,饭后再来点甜点点缀。那是历练?那是苦修?XC的喇嘛为了锤炼自己的身体和意志,他们赤着足步行千里去朝拜神明,餐风露宿去感悟大自然。这才叫历练,这才叫苦修!吃得苦中苦,才方为人上人。我没叫你走着去崎江已经是对你万般容忍,你如果不服就自己滚回去!继续做你吃不了苦的罗家二少爷!”

中年男Xing长相普通,喝斥人的时候却是声色俱厉,无形的气势散发出来,很有一番威严。见舅舅生气,罗林笙气焰小了些,低声咒骂着开始继续吃饭,一脸纠结的努力想把食物咽下去。大约平时吃惯了好的,吃着这些平民食物当然难咽,越吃脸色越是难看,一张英气勃勃的脸挤成一团,痛苦的嚼着咽着。

阳毅看得暗笑在心,觉得刚才受的气也发泄了一点,饭菜更觉得香。朱山花与阳毅母子连心,哪里不知道阳毅在想什么,吃吃的低声笑了几声,扒了几口饭,道:“啊,还真是不错,比餐车的好多了。有些人哪,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声音不高不低,正好让罗林笙听见,那人便更郁闷了,泄愤似的扒着饭。才扒得几口,这人当真吃不惯这种因为低档而不得不用劣米煮制,粗糙炒成的饭与菜,竟然被咽着了,顿时脸红脖子粗,瞪着舅舅直喘气。

PS:

求月票,推荐,收藏,打赏~

《多重入侵》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