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妖狐媚》妖狐媚天下免费阅读 冰山攻 妖狐媚LOLI控

妖狐媚

玄幻言情已完结

《妖狐媚》是唐子叶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妖狐媚》精彩章节节选: 狐涂涂趴了那么一小会儿,渐渐的恢复了一些体力。判官在旁边眼瞅着,也不言语。这朵妖狐的眼神让他觉得十分蛋疼,明知她是转轮王相中的,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08 12:08:21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妖狐媚》是唐子叶写的一本玄幻言情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妖狐媚》精彩章节节选: 狐涂涂趴了那么一小会儿,渐渐的恢复了一些体力。判官在旁边眼瞅着,也不言语。这朵妖狐的眼神让他觉得十分蛋疼,明知她是转轮王相中的,

《妖狐媚》免费试读

狐涂涂趴了那么一小会儿,渐渐的恢复了一些体力。判官在旁边眼瞅着,也不言语。这朵妖狐的眼神让他觉得十分蛋疼,明知她是转轮王相中的,可看了她的眼睛却不自主的被吸引。判官感到自己很悲剧,干脆命人在通道旁边摆了桌椅,坐在那饮茶,进入围观模式。

通道被堵上了,那些刚被云使带来的魂魄没办法进入阎罗殿,只好等在外面。也不知道谁那么无聊,从队伍中探头想看看前面为何交通堵塞。可这一仔细打量了,才发现竟然是只身后有好几条尾巴的人形妖怪。那魂魄吓得嗷一嗓子,头发根都竖起来了,可又冲不出队伍,只能原地转圈,拼命的大声呼喊:“了不得了,有妖怪!啊啊啊!有妖怪啊!救命啊——”

那惨叫声音一声高过一声去,最初周围那些魂魄尚且可以忍受,可殊不知这位仁兄喊起没完没了的,就算是魂魄也受不了这种刺激啊!

终于他附近有一位受不了了,用手指捅了捅正在尖叫的那位兄弟。

“我说……”他清清喉咙才开口:“区区一个妖怪你怕什么啊?你现在可是鬼!只有别人怕你的份儿,哪有你怕别人的份儿啊?”

一语惊醒梦中人,尖叫的那位兄弟嗓子都喊破声了,自己也纳闷呢,怎么周围这些都无动于衷啊!敢情是他凹凸了。

“说的是哈!”他不好意思的笑笑。刚死,把这茬给忘了。

经过这么一闹烘,原本紧张的气氛到有所缓和了。这些魂魄眼看着一时半会儿进不去阎王殿,干脆在通道外席地而坐,互相询问起彼此的死因来。

那狐涂涂天生就是个不安分的主,按理说身体恢复了就起来给人让路吧,可她偏不!判官那眼中带着的明显嘲讽让她觉得十分的不舒服,况且刚刚也听说了鬼差去找了转轮王,她干脆就在这儿等他来算了,少走一步是一步。

你看把她懒得!

挨着狐涂涂的是一位五官平坦的人,为什么这么形容呢!他整个五官都成一平面,那脸就好像被灰太狼的老婆用平底锅刚拍过一样。那位平坦兄明显不知道自己的五官多么的出众,许是见着狐涂涂这种妖怪觉得新鲜,凑过来问她:“诶,你是妖怪吧!”

狐涂涂点了点头,她算是妖怪吧!

“那你怎么还能死呢?”平坦兄有些奇怪。他的认知中,妖怪的命那是一直都不会死的,除非被那些正义感太过于强烈的正道人士收了去,还从来没听说过妖怪也会死的呢,这次死亡真是让他大开眼界。

“我怎么就不能死啊?”狐涂涂仿若听到多大的笑话一样,不过这个笑话比较冷就是了。

“那你怎么死的啊?”平坦兄绝对是刨根问底栏目组派来的。

“跳崖!”狐涂涂眼神空洞,毫无焦距,想起那跳崖时的情景。

平坦兄唇一抖,脸色有点苍白。

“跳的是什么崖?”

狐涂涂摇了摇头,换个姿势趴着:“不知道。”

她哪儿知道那个去啊,莫非寻死之前还要先问一下这山崖叫什么,和自己的生辰八字合不合么?

“那你记得是在哪儿么?”平坦兄唇颤的更严重了,蹲在地上两条腿直抖,抖得狐涂涂还以为地府里也有余震呢!

“好像是株洲附近吧,你问这个干嘛?”狐涂涂想了半天才记得当时萧莫清和自己说的地名,回答了以后却又觉得奇怪,不知道身边这位抖动兄为什么追问起没完。

“可是盘洲与株洲交界之地?靠近十里坡的位置?”平坦兄抖得不行,也干脆学其他人的样子坐在了地上,紧张的双手握拳,目光灼灼的盯着狐涂涂。

嗯,就是这么个地方,当初萧莫清就是这么说的。狐涂涂连忙点头,没想到一个陌生人都比她知道的多!

“竟然是你!我可找到你了!”平坦兄忽地一下从地上站起来,冲上去就准备一顿拳打脚踢,代表月亮消灭了狐涂涂。

狐涂涂都都没动,旁边的那些鬼差可都不是来度假的,一直高度紧张盯着呢,一看到有调皮捣蛋的,正愁闲着没事儿干,上去先是一顿围攻,然后又给平坦兄一个单挑的机会。平坦兄晕头转向还没等回过神来呢,这群鬼差又一次围了上去……

“不是说单挑么?”远远的一魂魄小声的嘟囔着,并没求谁能给他个答案。

有那闲散的鬼差从旁边飘过,丢下一句话:“是啊,他一个人单挑我们一群。”

那魂魄干瞪眼睛,什么也说不出来了。在人家地盘的就得听人家的,歌里都这么唱的……

终于打够了,那群鬼差们没事人儿一样散去,留在原地的是一肿胀的猪头状,看不出来原来的模样。

“我能采访一下你的心情么?”狐涂涂懒散的爬过去,伸出一只手做麦克风状,递到猪头面前。

猪头留下两行眼泪,泣不成声,好半天才哽咽着回答:“我在山下正采药呢,就听见上面风声呼呼作响,才一抬头的功夫,就天降一物,直接把我砸死了!”

狐涂涂听了以后,觉得场景很熟悉,挠了挠耳朵没说话,继续举着胳膊。

猪头,也就是原来的平坦兄哽咽了下继续开口:“我以为到了地府这见到阎王了,定会帮我出这口恶气,谁知道好端端的就让人打一顿。这上哪儿说理去?还让不让人活了?”

狐涂涂很想提醒一下平坦兄他已经死了,还是一切都放下吧。忽然鬼差来报,说是转轮王来了,这一下吸引了狐涂涂的注意力,她只来得及拍了拍平坦兄,转身回去趴好。

那平坦兄所有的委屈终于爆发了,哇的一下子就哭出来了,那声音难听的,比之前哪位喊救命的还可怕呢!

转轮王刚从旁边走过来,冷不丁的哇一嗓子把他吓了一跳,可他是神仙啊,要是露出害怕的表情来那多尴尬。于是他冷冷的朝着平坦兄的方向一瞥,然后收回了眼神,若有似无的从狐涂涂身上划过。

那平坦兄正哭着呢,忽然觉的身边的温度骤然下降许多,吓得他连忙顿住哭声,睁开肿成一道缝的眼睛,小心翼翼的看过去。

“这里什么时候改成菜市场了?”转轮王面向那群排队的魂魄,话却是对着判官说的。

判官掀开杯盖喝了口茶水才回答:“还不是那狐狸闹的,堵在哪里,其他的魂魄就是想过也过不去。”

转轮王带着身边的鬼差移步到狐涂涂面前,居高临下看着她,感觉到她身上的精气又少了一些。虽然气愤她之前私自落跑,可却还是关心的询问:“这次怎么了?这么快就回来了,去了哪儿?发生了什么事?”

判官看着渐渐接近的两人,忍不住端着茶杯再次进入围观模式,想要看看这一向冷静出名的转轮王是如何栽在一只九尾狐手中的。

狐涂涂掀开眼皮,看了转轮王一眼,幽幽回答道:“去前列腺当县长去了。”

噗——

判官一口茶水喷出去老远,顾不上弄湿的衣襟,捂着肚子毫无形象的狂笑起来。

与他相反的是,转轮王满脸黑线,身后的鬼差拼命耸动着肩膀,却还要抑制住不能让笑声逸出来,忍得着实痛苦。

转轮王没想到狐涂涂还记得这件事情,顿时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黑着一张脸倒提着狐涂涂的尾巴,快速的飘走。

剩下的魂魄面面相觑,没想到事情竟然会落个这样的结果。周遭的鬼差疏散着交通,把那些魂魄往阎王殿里赶,一边赶一边吆喝着:“快走快走,散场了,没什么好看的了,下次死的时候再看。”

呸呸呸,乌鸦嘴!

有那些不爱听的连忙吐上了口水,谁愿意没事儿死着玩啊!这又不是演戏,这个频道死了换个频道还能重死一次。

狐涂涂被倒提着拎回了转生殿,这一路上把她颠簸的,还要刻意夹紧双腿,不能让长袍滑下去。她里面可只穿了个小***这要是走光了……

脚趾因为紧张而蜷缩起来,个个晶莹剔透,光滑且修长的大腿不停的招呼着转轮王的后背。

“小转,快点把我放下来,否则我生气了!”狐涂涂威胁着。

“生气?好啊,我倒要看看你是怎么个生气法!”转轮王越是愤怒,说出的话越是冷静。

她生气?她好意思说她生气!就在他辛苦的想办法替她挡去小幽公主报复的时候,她在干吗?她竟然怀疑他的用心,擅自离开。

其实这些都不是转轮王生气的主要原因,既然她落跑了,他倒也放下心来,人间总比地府强,可不知道她为什么竟然去了短暂的时间又回来了。这才是让转轮王担心放不下的原因。

莫非小幽公主找到了帮手,已经追杀到人间去了么?转轮王心里忐忑不安的想着。听闻鬼差来报说狐涂涂回来了的那一瞬间,他的心似乎都偷停了,这种感觉他不想再次发生,可那狐涂涂……

《妖狐媚》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