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逝去的青春》逝去的青春什么意思 BL 逝去的青春GC

逝去的青春

现代言情已完结

经典小说《逝去的青春》由魔汐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谢含玉,沐宣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白冲辉只是让沐宣云和谢含玉呆在屋子里,他拿着四叔旅馆的房间钥匙离开了。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眼睛一直在看着身边经过的每一个人,最后

千马中文网|更新:2019-09-04 00:04:1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逝去的青春》由魔汐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谢含玉,沐宣云,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白冲辉只是让沐宣云和谢含玉呆在屋子里,他拿着四叔旅馆的房间钥匙离开了。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眼睛一直在看着身边经过的每一个人,最后

《逝去的青春》免费试读

白冲辉只是让沐宣云和谢含玉呆在屋子里,他拿着四叔旅馆的房间钥匙离开了。走在熙熙攘攘的街道上,眼睛一直在看着身边经过的每一个人,最后在四叔旅馆门口看见了那几个打手。白冲辉拿着谢含玉留下的手笔信来的四叔旅馆柜台前,在店主的带领下来的他们的房间收拾行李,并没有正面离开,而是从后门离开的。白冲辉带着行李回到罗云酒店,他让谢含玉住在房间里,而他带着沐宣云在客厅睡沙发。第二天早上,街道上出现一些小小的选出单;很快的,传单也出现罗云旅馆的老板手里,老板记得照片里的人自己在哪里见过,只是一时想不起来而已。白冲辉把打手发传单悬赏的事情告诉谢含玉和沐宣云,他们看着房间门口出现的传单感到很无奈,仿佛空气凝固般难受。谢含玉看着手中的传单,一股淡淡的思念似乎在这一刻的冻结了,所以一时之间的谢含玉还是有些没有反应过来,而旁边的沐宣云看着谢含玉脸上的无奈和难受的表情,但是沐宣云还是对着谢含玉说道:‘没事的,一切的事情都是会过去的,不管怎样,至少还有我在你的身旁。虽然我们穷一点,苦一点,累一点,但是至少还有你,还有我,我相信,只要我们还活着,我们就是会有希望的,毕竟人生往往就是这样,不折不扣,十分的诡异,所以我也是希望你可以真的看见,毕竟要是你真的是可以看见,那么我们就是还有希望,但是要是你一直都是如此的悲观,如此的不堪一击的话,什么希望都是没有了,希望都是给那些有准备的人的,但是你根本就是毫无准备,所以不要放弃,我们一起奋斗,就是会有自己的前进的方向的。“谢含玉在听到了沐宣云的话语之后,还是十分的感动的,毕竟谢含玉还是发现,那就是其实一直以来,沐宣云都是有些畏惧哪一个王天佑,毕竟王天佑乃是富二代,有的是钱,而且又是垂涎自己,很想追求到自己,而且王天佑本来就不是一个好东西,现在的谢含玉最担心的事情,那就是王天佑来硬的,要是自己不容易的话,或许王天佑就是会对自己不轨了,所以谢含玉现在才是会如此的担心害怕的,但是现在的谢含玉还是对着沐宣云说道:“我好害怕啊,你一定要保护好我,好不好,我们现在离开这里,然后去别的地方,我们离开这里一阵子好不好,我担心王天佑肯定是不会善罢甘休的。”而白冲辉听到了谢含玉的话语之后,还是有些感叹,那就是人长的漂亮了还真的是很无奈啊,而且沐宣云根本就是毫无背景实力,所以才是无法去保护好自己心爱的女人,但是不过沐宣云还是够勇敢的,所以现在的白冲辉还是对着谢含玉和沐宣云说道:“我到是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暂时的回避一下哪一个王天佑,我们现在还不适合和王天佑正面的对抗,人家是富二代,人家有的是钱,可以去社会上面去请那些所谓的混混,然后就是将我们给解决掉的,而且你也是说的很正确,那就是要是将王天佑逼急了,哪个时候,我担心王天佑对你得到的心情会更加的紧迫,到了哪个时候,你可就是麻烦了,所以我看你还是准备好了,那样就是很好了,知道吗?”谢含玉和沐宣云在听到了白冲辉的话语之后,也是开始犹豫了,突然之间又是要离去了,自己又是要何去何从啊,但是现在的沐宣云还是拿出了一个男子汉的气魄了,只见这一刻的沐宣云还是对着谢含玉说道:“我们还是去一个荒郊野外吧,我们去那里躲避一段的时间,或许还是要好一点。”谢含玉在听到了沐宣云的话语之后,随即还是显露出了犹豫之情,荒郊野外,生存下去,都是一种困哪,但是要是真的去了,那还真的是指不一定有什么东西呢,所以一时之间的谢含玉还是对着沐宣云说道:“你有把握吧。”现在的谢含玉还是将所有的希望都是集中在了沐宣云的身上,现在的沐宣云在看着谢含玉迎合过来的目光,现在的林麟的脑海里面还是形成了一副很是美丽的景色,就好像是在渲染着什么东西一般,所以到了现在的沐宣云还是郑重的对着谢含玉说道:“放心好了,有我在,就是不会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的。”这样的一句话对于谢含玉还是十分的具备诱惑之力的,毕竟谢含玉现在最大的依靠就是沐宣云了,所以沐宣云去那里,谢含玉就是要去那里,所以到了现在的白冲辉现在还是对着两人说道:“你们忽然之间就是要去荒郊野外,你们可是有什么把握没有,我担心你们毫无把握,或者是毫无准备,到了荒郊野外,我们到时候,我们住那里,我们吃什么,那些都是我们现在必须要去解决的问题了,我们想在只是很想闪避掉王天佑罢了,但是我很想说的,那就是我们还是要做好准备吧,不然的话,事情可就是麻烦了,不过你还是准给好这一切,不然的话,一旦我们进入了荒郊野外,或许我们就是不能够回头了,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是和王天佑这个富二代纠缠吧,来吧,我才是不海派王天佑这个混蛋呢,不就是一个仗着老爹有钱,有地位的人,就是如此的张扬跋扈,目中无人,实在是太过分了,所以我都是看不惯王天佑了,要是实在是没有办法了,王天佑还是最好不要搞我,我白冲辉可不是一般的心慈手软的,所以我可是要对王天佑下手了,到时候,我就失去绑架王天佑,大不了就是来一个鱼死网破,到了哪个时候,我们就是要将王天佑给解决掉了,到了哪个时候,就是好玩了,知道不?”沐宣云和谢含玉都是凝视着白冲辉,似乎没有想到白冲辉会如此的说,而且白冲辉似乎也是在一瞬间就是发生了转变了,难道是之前的种种,都是在无时无刻的刺激着白冲辉,所以导致了白冲辉的性格都是发生了转变了,但是世事无常,人生如梦,所以现在的白冲辉还是被彻底的逼急了,来就来,哪一个怕你。“但是就在这一刻的沐宣云还是对着谢含玉和白冲辉说道:“放心好了,其实在这一作沉思的郊外,其实我知道有一个废弃的寺庙了,所以我们还是可以去那里,暂时的躲避一下,我相信王天佑哪个混蛋肯定是找不到的,所以我们现在有了所居住的地点之后,我们还是需要严密的计划一下,那就是我们出去了躲避需要什么东西,我们不可能不吃不喝,不穿不睡,所以很多的东西都是需要我们自己去准备,而且我们也是不会在短时间里面,回到城里里面,现在的我们只要呆在了城市里面的话,那么王天佑哪个富二代就是人多眼杂,所以王天佑就是可以指使自己的手下对我们下手,在一开始的时候,白冲辉和谢含玉就是最好的证明,但是不过还好的事情,那就是你们两人最后还是全身而退了,至于四叔,我们这一次出来时间还是相当的紧迫,所以我看,四叔还是去告诉一声,但是我们马上就是去离开。”白冲辉现在在听到了沐宣云的话语之后,其实还是神秘一笑,其实白冲辉可是不害怕王天佑的,因为白冲辉可是很清楚,那就是自己的父亲可是工商局局长,所以自己只要是抓住了王天佑的把柄的话,那么白冲辉就是可以使得王天佑全身而退,但是现在的白冲辉很是无奈与那就是抓不到王天佑的证据,那就是最大的问题,所以到了现在的白冲辉其实还是很喜欢谢含玉的,但是很是无奈的事情,那就是谢含玉的心理面只有沐宣云这个穷小子,但是白冲辉也不是什么蛮不讲理之辈,不合王天佑一样,王天佑是属于只要是自己利用的话,那么王天佑是会不折手段的得到,但是白冲辉还是懂的放手,白冲辉知道,那即是如果你真的喜欢一个人,那么就是会为了那一个人的幸福,而牺牲自己的幸福,其实爱情本来就是如此的不公平,但是这就是爱情,这就是传言之中的坦荡,所以有一种爱叫做放手,有一种放手将成全,也就是这个道理,所以到了现在的白冲辉还是知道,那就是其实谢含玉最喜欢的人还是沐宣云,虽然沐宣云这个人贫穷了一点,但是至少沐宣云还是十分的上进,不断地被王天佑欺负,但是依旧还是没有放弃,所以白冲辉还是被沐宣云这一种精神所感动,所以白冲辉还是决定自己还是要去保护好谢含玉和沐宣云,大不了,自己就是和王天佑兵戎相见,反正自己也是不去怕他,他黑,我爸还要黑一点,所以白冲辉还是这样的去想的。而这一刻的沐宣云还是对着谢含玉说道:“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必须的生活用品了,所以只要我们去努力的话,一切的都是回去解决的,我现在的身上也是只有两千元了,不过不用害怕,我们只是出去躲一躲,只要王天佑找不到我们了,肯定还是会放弃的,到了那个时候,我们就是辗转反侧到另外的一个城市,然后开始重新的生活,所以我们只要节约一点的话,两千元还是可以使用很久的,再说了,我虽然很穷,但是我可是知道在荒郊野外生活很多的东西,所以我们可以节约很多的钱财,而且我还可以帮助你们弄很多的野味来吃一吃,那样才是环保,比起大城市里面的那些污染的产品,荒郊野外的那些东西可都是好东西啊,所以你们还是要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有争议的,所以两千元钱,只要按照我的安排去做的话,那么也是可以坚持几个月的,所以你们也是不用担心的。”沐宣云的话语,就好像是一句句的若言一般的开始了铭记在了谢含玉的脑海里面,所以谢含玉还是十分的相信沐宣云的。而就在这一刻的白冲辉还是对着沐宣云和谢含玉说道:“其实我这里还是有一点钱,所以我们可以多去准备一点的东西的,到了那个时候,我们三人都是必须躲避王天佑的搜查,所以现在的传单都是出现了,看来王天佑算是花了大价钱了,你看看上面的奖励,就是十分的诱人,我们不能够再去待下去了,我们还是开始准备行动吧,我们连夜去超市购买东西,沐宣云,你还是选购出一个购物单出来吧,只要是我们需要的,我们都是可以列出来,到了哪个时候,我们就是可以开始了全新的生活了,所以沐宣云,我们只有这一次的机会,所以能否可以达到那样的境界的话,就是看你了,所以我看你还是要准备好,不然的话,我们是不可能随时随地的返回来的,因为要是那样的话,王天佑可是好多的高手,所以眼线和重金都是在全城里面,或者是附近几个城里搜索者自己三人的身影,所以自己三人可不能够轻易地出头。”所以一时之间,沐宣云在听到了白冲辉的话语之后,还是开始了准备行动了,因为沐宣云自己也是相当的清楚,那就是自己一行三人的局势是十分的紧迫,要是被王天佑找到了这里面之后,王天佑肯定是不放过自己一行人的,所以一时之间的沐宣云还是开始拿着笔开始了几乎这需要的东西了,为的就是可以尽可能的准备好所有的东西,然后就是一次性的将所有的东西都是准备充分,所以沐宣云还是开始一项一项的开始写,为了不出错,白冲辉和谢含玉现在还是没有去打扰沐宣云了,而现在的谢含玉也是看着沐宣云交给了自己的两千元钱,现在的谢含玉还是十分的感动,不管怎样,自己都是应该去寻找自己的真爱,而自己的真爱,自己的白马王子,其实就是沐宣云,而且现在的谢含玉在看着沐宣云正在全神贯注的准备着需要的东西。谢含玉还是不再去耽搁时间了,所以到了现在的谢含玉还是微微一笑,显得很是幸福,即便是和沐宣云颠沛流离,但是只要两人是可以在一起的话,那么自己就是觉得很是开心的事情了,所以到了现在的谢含玉还是淡淡一笑,然后便是开始了行动了,现在的白冲辉还是拿出了自己的钱,随即便是递给了谢含玉,而谢含玉现在也是将自己的身上所有的钱都是拿了出来,发现自己和沐宣云给自己的所有钱,加在一起一共就是超越了三千元钱,所以只要是三人不要过于的浪费的话,应该是可以坚持几个月的,而这一刻的谢含玉还是没有想到的事情,那就是白冲辉居然从自己的包包里面拿出了五千元钱,然后便是递给了谢含玉。谢含玉在看着白冲辉递过来的五千元钱,脸上还是出现了短暂的惊讶,这一刻的谢含玉似乎还是没有想到,其实在谢含玉和沐宣云脑海里面,白冲辉只是一个小员工罢了,而且为了帮助自己和沐宣云也算是仁至义尽了,但是到了现在的谢含玉在看着白冲辉递过来的钱的时候,谢含玉还是对着白冲辉说都:‘你的钱本来就是相当的不容易了,而且你也是数次的帮过我们了,我们不能够再去要你的钱财了,所以你还是做好准备吧,我们都是要开始准备行动了,我也是知道那是你的一番好意,但是我和沐宣云真的欠你太多的东西了,所以现在的我都是不知道该怎么去偿还了,要是我和沐宣云接受了你的钱财的话,那么我和沐宣云在良心上面都是过不去的。“白冲辉在听到了谢含玉的话语之后,还是淡淡一笑,然后便是开始了行动了,现在的白冲辉的脸上还是浮现出了一丝神秘的微笑,然后还是看着谢含玉美丽的容颜,虽然最近谢含玉还是十分的担心操劳,但是依旧还是不能够掩饰谢含玉的美丽,而沐宣云虽然只是一个穷小子,但是沐宣云还是微微一笑,然后便是开始了行动了,若以一时之间的白冲辉还是对着谢含玉说道:‘傻丫头,你不要那样去想,你们现在要是觉得亏欠我的话,那么要是你们有一天辉煌了,就是不要忘记我就行了,那就是好了,而且现在的我们都是一群同生共死,生死与共的兄弟了,所以可我是有难同当,有福同享,所以我的钱,就是你们的钱,你们的钱就是我们的钱,所以我的五千元钱,也就是大家的钱财,所以你还是收下吧,我们要去荒郊野外的破庙里里面,我们还需要很多的东西的,所以今晚上我们可是需要将需要的东西转运到一个地方了,那样才是方便了。“谢含玉在听到了白冲辉的话语之后,还是相当的诧异,但是到了现在的谢含玉还是接过了白冲辉手中的五千元钱,然后才是将所有的钱财都是集中在了一起,都是交给了谢含玉保管了,而且现在的谢含玉还是小心翼翼的将钱财保管好,所以到了现在的谢含玉还是显得很是小心翼翼,毕竟那些钱财可是大家的生命啊,三人能否活下去,就是需要仅有的八千元钱了。而这一刻的谢含玉在保管好了钱财了之后,还是开始和白冲辉开始收拾东西了,然后准备连夜的出发了,所以一时之间的谢含玉还是在疯狂的进行,只要是可以逃离王天佑的魔抓,自己受点委屈还是很好地。在谢含玉和白冲辉都是将所有的东西都是收拾好了之后,而且谢含玉还是将沐宣云的那一份都是给收拾了一下,所以一时之间的沐宣云还会将所有需要的东西都是写下来了,然后便是开始了准备行动了,而这一刻的沐宣云还是将清单写成了三份,人手一份,而且三人手中的清单都是各不相同,所以现在的沐宣云还是对着谢含玉和白冲辉说道:‘为了躲避王天佑这一个恶魔。我们还是决定去郊外多一段时间,但是我们要去郊外,那么就是要准备足够的食物,毕竟那些使我们赖于生存的东西,所以我们不能够有丝毫的大意之处,现在的你们手中可谓是各自有一张清单,但是你们手中的清单都是个子不相同,里面也会详细的记载了我们需要去超市购买的东西了,我们每一分人都是负责一个清单,然后购买完毕了之后,就是在这里面回合,我们现在还是需要去将所有的东西都是购买回到这里,然后我们连夜才是可以走出去,毕竟我们需要在野外至少生存三个月的时间,所以我们需要的食物和日用品也是相当的多,所以我们可能需要多次的搬运,但是那些都是不重要了,还有就是,我们不要在一个超市里面购买东西,因为在一个超市里面购买那么多的东西,肯定是会引起怀疑的。”“好,就这么办吧。咱们三个分头行动,将这些东西买齐,然后再在这里集合吧。时间吗,就定为两个小时,怎么样?”白冲辉对于这些宏观上的智慧比较擅长,所以理所当然的就充当起了指挥者的角色。这也是白冲辉一直以来都十分擅长的,谢含玉看着白冲辉从容镇定的样子,不由得想起了以前在上学的时候,白冲辉就表现出非常强的组织能力。以前上学,其他班级都是十分松散,想要组织个什么活动都十分困难。可是谢含玉这个班,一直以来就以团结着称。真是大家都那么团结吗?显然不是。这是因为白冲辉利用自己的能力,将大家凝聚在一起而已。这种事情说起来简单,但是想要做的跟白冲辉一样好,那还是需要很强的能力的。记得以前有一个班级,想要组织一次秋游。这次活动从八月份下旬就开始讨论,开始准备,直到将近十月份的时候,秋游都没有组织起来。最后还是几个班级的同学不得已,非常想去玩,就自发的找了几个想好的朋友一起去了。这次秋游说是集体活动,但是实际参加的人数大概也就不到十个人而已。而谢含玉的班级,每年春游、秋游都是不少的,更难能可贵的是,几乎每次集体活动,谢含玉的班级人员都非常的齐整。除非有非常重要的事情,否则的话大家都会被白冲辉给拉来参加活动的。看着白冲辉镇定自若的样子,谢含玉的思绪不禁飞回了那个青春飞扬的年代。“但愿以后他能找到一个适合他的好姑娘吧。”对于无法接受白冲辉的爱,谢含玉感觉到有疑似的愧疚。说实在的,白冲辉人还是不错的。要相貌有相貌,要能力有能力,除了经济上不是那么突出之外,其他都是非常好的条件。“好了,咱们赶快出发吧,要赶在晚上之前离开这里呢。”看大家都准备好了,从谢含玉手里接过了各自所需要的钱之后,白冲辉一挥手,三个人就朝各自的方向做准备去了。现在天色已经有点暗下来了,正是下班的时间。但是由于这个小镇没有什么大的公司、企业,所以整个镇子显得十分安宁祥和,就连下班的时间都非常安宁,根本就没有大都市那种喧闹、吵杂的感觉。谢含玉一个人走在罗云镇的街道上,一时间思绪万千。从离开家里之后开始,谢含玉就感觉到,自己这次是真的独立了。离开了爸爸妈妈,离开了自己熟悉的城市,来到这个记忆中的家园。现在虽然手中没有什么钱,但是谢含玉现在感觉到非常的满足。有爱人,有朋友,有自己渴望的一切,虽然现在日子会比较艰苦一些,但是谢含玉觉得,这一切都是值得的。谢含玉负责买的是一些衣服鞋袜之类的东西,毕竟有许多女孩子需要用的东西,不方便叫两个男人去买,虽然她跟沐宣云已经互相表白了,但是这么快就发展到这种程度,谢含玉还是觉得十分害羞的。小心翼翼的在大街上稍微逛了一会,就连一点逛街的快感都没有感受到的时候,谢含玉就已经将所需要的东西给买齐了。毕竟现在是出去避祸,不是游玩的,所以谢含玉还是很低调的。回到住的地方之后,谢含玉发现沐宣云已经回来了,而他是负责采买食物跟生存用具的。另外白冲辉是负责一些其他的东西,比如书籍、娱乐设施等等,如果在外边的时候每天大家都是大眼瞪小眼的,估计用不了几天大家不用王天佑来找,就都崩溃了。“宣云,都已经到点了,怎么班长还不会来啊?”看看时间已经不早了,谢含玉不禁有些担心。因为白天的时候白冲辉跟她解围的时候,已经跟那些打手照过面了,谢含玉害怕白冲辉是碰到了那些打手,出了什么事。“再等等吧,班长一向都是一个挺稳重的人,我想他应该没事的。”沐宣云也是安慰谢含玉而已,其实沐宣云心里也是担心。沐宣云更担心的是,万一被王天佑找到这里,估计他跟谢含玉肯定都要受苦的。所以现在表面上看沐宣云是很镇定,但是内心里他比谁都要着急。“你们屋谁叫沐宣云的,有你电话。”就在沐宣云跟谢含玉焦急的等待的时候,小旅馆的老板在外边扯着嗓子大喊了一声,吓得沐宣云赶紧出了屋子,去接电话。现在他们可是在避难那,这个老板这么大声,要是把那些打手们给引来,那可不是因祸上身吗。沐宣云恨恨的看了一眼老板,然后接起了电话。“沐宣云,是我白冲辉。我碰到一些事情,暂时得先离开一下。含玉就摆脱你照顾了,千万别叫我知道你伤了他的心,不然的话我不会放过你的。”知道是沐宣云接的电话,白冲辉将这一句话说完之后,就挂了电话,弄得沐宣云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白冲辉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宣云,班长说什么了?”看见沐宣云一脸费解的进了屋子,谢含玉赶紧上前询问。谢含玉现在也是被弄得一头雾水,不知道白冲辉怎么突然就消失了。“班长说教我好好照顾你。就这一句话。”不管谢含玉相信不相信,白冲辉就是这么说的,沐宣云只是转述了一遍而已。还好谢含玉对沐宣云是比较信任的,所以并没有追问太多的事情。“这样啊,那咱们今天好好休息一下吧,明天咱们就走怎么样?”因为这里已经被发现了,所以谢含玉很想赶快离开这个地方,免得这个留下谢含玉无数回忆的地方会被那些人给破坏掉。“好的,含玉晚安。”跟谢含玉打了个招呼,沐宣云就离开了放进,回到隔壁自己的房间去了。就在沐宣云刚刚回到自己的屋子的时候,突然感觉到墙壁上传来一阵轻轻的敲击声。听到这个敲击声的节奏,沐宣云顿时就知道了,这是谢含玉在跟自己聊天呢。原来上学的时候,沐宣云跟谢含玉同时选了一个无线电的选修课。这门课里边,就有一节课是专门讲的无线电码的。而谢含玉现在用的,就是国际上最简单、最通用的莫尔斯码。虽然已经离开学校一阵子了,但是沐宣云还没到将这些东西都给忘掉的境界,所以听到这个莫尔斯码的信息的时候,沐宣云很快就开始在心中翻译起来。“宣云,我有点睡不着,咱们聊天吧。”这是谢含玉传来的消息。“是不是有些担心?没事的,一切都会好的。”沐宣云将信息翻译之后敲了过去。“咱们以后该怎么办,一直就不回家了吗?”谢含玉似乎是有些担心。“当然要回家,等过两个月风声过了,咱们就会去。我爷爷跟我说了,会给我一笔钱叫我自己发展,这两个月咱们可以好好商量一下具体要怎么做。”这句话比较长,沐宣云敲了好一会才将这一句话敲完。就这样,沐宣云跟谢含玉两个人用这种非常繁琐,但是又有一点小浪漫的方式互相交流着,不知道聊了有多久,沐宣云在这边再也听不见谢含玉的敲击声,估计谢含玉已经睡着了。再敲了两下,依然没有回音,沐宣云才收拾了一下,上床睡觉了。这一天晚上沐宣云一直都翻来覆去的没有睡好。沐宣云心里一直在想,自己该如何去面对以后的生活,逃避毕竟只是暂时的,不能一辈子带着谢含玉在外边流浪吧?再说了,谢含玉能够选择自己,对于沐宣云来说可以说是一个巨大的惊喜,但是也是一个巨大的压力。谢含玉人好,长得漂亮又惹人喜爱,所以沐宣云在心里就暗暗的告诉自己,一定要加倍的努力,给谢含玉最好的生活。现在谢含玉可以跟着自己四处流浪,躲避王天佑。可是以后呢?万一谢含玉厌倦了这种颠沛流离的生活,会不会离开自己而去呢?一向是心思十分沉重的沐宣云就这样翻来覆去的想了一个晚上,终于想出了一个计划来。不过这个计划到底能不能实施,沐宣云心里也没有底。因为沐宣云不知道爷爷给自己的支持能有多少。在沐宣云的计划里,爷爷只要能给自己三百万的启动资金,自己就可以创出一片天地。如果要是有五百万的话,那么就可以在一年之内完成三百万三年才能做出的成绩。但是现在沐宣云心里没有底。自从当初被王家给拿去了所有的财产之后,木家现在也就剩下海边的那个小旅馆了。当初沐宣云的爷爷说给沐宣云一些支持,但是也没有说具体数字,这就叫沐宣云心里很是没有底。“看来只有走一步算一步了。”沐宣云最后给自己想出了一个不算答案的答案,然后就进入了梦乡。沐宣云跟谢含玉都不知道,就在他们熟睡的时候,白冲辉已经登上了返程的火车。

《逝去的青春》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