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来自阿尔的姑娘》阿尔三的姑娘广场舞 NP文 来自阿尔的姑娘小说大结局

来自阿尔的姑娘

婚恋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来自阿尔的姑娘》是赋格的艺术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雪儿,钱都,书中主要讲述了: 待女孩缓过神,发现程倒在地上。桌椅散落一地,水和汤混在一起吐着热气流向马路。汽车的前轮已经变形,引擎盖冒起白烟。她这才明白是程救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02 06:08:0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来自阿尔的姑娘》是赋格的艺术最新写的一本婚恋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雪儿,钱都,书中主要讲述了: 待女孩缓过神,发现程倒在地上。桌椅散落一地,水和汤混在一起吐着热气流向马路。汽车的前轮已经变形,引擎盖冒起白烟。她这才明白是程救

《来自阿尔的姑娘》免费试读

待女孩缓过神,发现程倒在地上。桌椅散落一地,水和汤混在一起吐着热气流向马路。汽车的前轮已经变形,引擎盖冒起白烟。她这才明白是程救了自己。

自母亲带弟弟跳江而去,父亲便一病不起。那年她高考刚结束,本想着可以上大学,而后工作赚钱照顾家人。但却遭受了不幸。当同学们都坐上火车报到时,她流着泪把大学通知书扔进煮着稀饭的火炉里。她对生活失去兴趣,仅仅是为了照顾父亲,她才活着。刚开始她为父亲的医药费忙碌,做过服务员,检票员,甚至是清洁工。但都无法支付那昂贵的费用。她也想着用自己换些彩礼但那样父亲就无人照顾,当她站在医院门口手里满是缴费单时,她又哭了出来。最后不得已做了这种事。前年,父亲去世。临终嘱咐她好好活着。她本要随父亲一起离去,又怕弟弟突然回来。她经常梦到弟弟和妈妈站在桥上等她过去,就在她想要握住弟弟的手时一切都消失了。她被真心喜欢的人骗过几次,被世上的无情伤害过。她一个人孤零零的在世上忍受着。与其说是活着,不如是说没有找到合适的死亡时间。她也习惯了这样,并随时准备结束这一切。她觉得自己是被遗弃的,她也恨妈妈为什么留下她。可突然,仅仅一面之缘的这么个人,就在刚才救了她一命。她从未想过有人会为自己做什么。

“你怎样了?”她发疯似得跑过去,将程的脑袋紧紧抱在怀里,几乎是喊着。“你不要死,不要。。。你醒醒。”

“死亡”程缓缓睁开眼睛,看着女孩的脸竟然笑了起来,“不是件容易的事。”

“你怎样了?”女孩的泪水滴在程的脸颊上。

“我很好。。。为什么哭泣呢”程缓缓站了起来,扶着栏杆摇摇晃晃走了几步。

“还不下车,你撞了人了。哭有什么用?”摊主大声吼道随即问程,“你没事吧。不然先去医院。”

“没事的,我很好。”

摊主有些震惊,被程的平静吓到,似乎他不是经历了车祸而是不小心摔了一跤。

“我说了开不了的,他非让我开。你醒醒呀,醒醒呀。”司机大哭,旁边是他的丈夫,早已酩酊大醉还打着呼噜。

“你没事吧。”程表现的有些担忧。

“我?我没事。”女孩感到暖暖的。

“真没事?”

“嗯,你呢?”

“我很好,那我们走吧。”

“走?”女孩也有些震惊。

“不然呢,对了。是应该感谢一下道沿。”

女孩看了看周围的一片狼藉便随着程离开。

女孩对程感到不可理解。假如说他之前的举动仅仅是害羞。那么刚才,他的行为不能算是怯弱吧。女孩想起了那些口口声声说爱的男人,瞬间觉得可笑。就在那一刻她想起了自己的父亲。未遭遇变故前的父亲,勤劳健壮,身上有使不完的力气。

“谢谢你刚才救了我。”女孩仍有些激动。

“没什么。应该的。”

女孩停了下来,似乎在确认自己有没有听错。“应该的?”女孩顿感失望。

“是的,保护美好的事物是人的本质。”

“美好的事物”女孩重复道“那也就是说,你觉得我漂亮,是这个意思吗?”女孩以试探的口吻轻声问道。

“是美。漂亮是浅显的,而美是深刻而崇高的。”

尽管女孩并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但至少比漂亮还漂亮,那就够了。她从未听过如此夸奖的话,如此模糊但又确切。好似绵延不绝的地平线发出的一缕亮光照在脸上。

“你的朋友,,多吗?”女孩每走几步就跳一小步。

“不太多,你呢?”

“就房间那两个,一个叫silence,一个叫娜娜。”

“silence?”程对silence一词情有独钟。

“她对我很好的。娜娜也好,就是心直口快。”

程突然可怜起女孩,也可怜起自己。他想起孤儿院里一起长大的朋友,同学们。觉得一切都变了。似乎从某个时间开始,人被一分为二。一半在回忆里是那么美好,一半在现实里艰涩无趣。好几次,许久未见的朋友聚在一起。他发现他们有些陌生,尽管他能理解其中原因但仍不免难过。为谁?为自己吧。只有他还倔强的试图找回一些东西不能与时俱进。最后大家不再联系进而消失。有时他也羡慕那些人,坐在桌前,抽着烟喝着酒吃着美味说着荤段子。或者醉了哭了睡着了。人是需要发泄的,无论精神上还是肉体上。但他自己却一直压制着,就在刚才他发现假如女孩不说话,那么自己也始终沉默着。

再回到住处时,那几个女孩早已消失不见。程随女孩走进房间,一屁股瘫坐在椅子上。

“喝酒吗?暖暖身。”

程感到自己的理智正随着疲惫的上升而衰减。假如再有点什么,那他恐怕无力驾驭潜意识的行为而不得不听天由命。

在程沉默的时候,女孩早已拉过一把椅子踩了上去。

“慢点。”程慌忙站了起来。

“在这个箱子后面的。”女孩翘起脚跟。

程赶忙站了起来,“注意安全。慢点。”他看着那双半悬的高跟鞋,在心里默念,“会摔下来的吧。”

“抓到了,啊。”

女孩如花瓣坠了下来,程一把搂住女孩,顺势侧倒在床榻上。女孩柔软的身体在程的怀抱中抖颤着。

“你没事吧。”

“你呢。”女孩久久望着程的双眼终于吻了他的嘴唇。

按照设想好的计划,程应该双手搂住女孩开始轻吻,而后翻云覆雨。他总是被自己设定好的圈套牢牢捆死。他心中所想之人并不是她,尽管两者如此相似。完全的占有一个女孩,仅仅从身体来考虑,那么眼下便是难得的机会。可是,心灵呢?管他什么心灵。为此,心灵受的疾苦还少吗?那么那声再见便不能如愿说出。想到这里,程突然站了起来,回到椅子上。

假如说,初次的拒绝令女孩如释重负的话,那么这次令她有些难过。在她看来,对异性最具吸引力的身体在这里成了摆设。而这是女孩觉得自己唯一有价值的地方。这更像是羞辱,莫大的羞辱。但她的渴望驱使她忍耐。

“我去洗澡了。”说着,女孩如若无人的脱去衣衫换上浴袍开门而去。

尽管程转过头去还是看到女孩光滑的背脊上有颗小痣。

房间不算大,墙上贴着一些明星照片,白色衣柜紧挨着床榻。桌子立在窗户下,桌上放着许多大瓶小罐,有的是英文,法文。衣架上放着三四个外套还有几个内衣。程端起桌上的酒杯缓缓喝了起来。他再次看了看那些内衣,想起了偷窥者。想起了《十诫:爱之戒》。酒精在空着的胃里发挥它的作用,程感到头晕,便趴在桌上睡了起来:

门开了,走进来的是她,一身黑色长袍。

“你在这里干什么?”

“我在等你。”

“等我?你不是说只爱我一个人吗?可你现在在别的女人的房间里。”

“这是误会。”程慌忙起身解释道。

“你违背了你的诺言,再见。”女孩转身离开。

“不,听我说。”程快步上前拉住女孩的黑色长袍,“听我说。”

女孩忽然回头,竟是一具骷髅。骷髅的嘴巴张开似乎要吞掉程。程吓的赶紧退了回去。

门响了。女孩们说说笑笑走了进来,程直起身子来揉揉眼睛。

“完了?”silence探出头问道,嘴里还嚼着口香糖。

“算是吧。”程有些紧张。

“这么着急干嘛?时间还早呢。雪儿呢?”silence又问道。

娜娜摘掉美瞳,径直走回房间。

“你们回来这么早?”雪儿穿着睡袍走了过来。

“别提了,突击检查。酒才喝了一半。”

“那不正好,可以好好休息。”雪儿一边梳头一边说道。

“身体要是那么听话就好了。”娜娜的声音从房间传来。“他还要吗?价钱。。”

“赶紧回房间去。”雪儿打断她推silence进去后拉上房门。

“你喜欢她们吗?”雪儿梳着梳头。

“为什么问这个?”程感受到来自女孩的敌意。

“不能让你吃亏嘛。”雪儿笑了起来。

“也许我。。。”程站了起来“不适合待在这里。”

雪儿没想到他这般认真,语气瞬间软了下来。“你住这里好了,我在隔壁。要是你需要,无论什么。随时敲门。”雪儿随即拉开门,两人同时发出声音。

“你先说吧,怎么了?”

女孩回头的瞬间程想起了大学操场上的晚霞,古尔德走进的那片雪地。

“那里有几本书,可以看看吗?”

“这个呀,当然可以。你想干嘛就干嘛,没有贵重物品的。抽屉里可能也有几本。”

“嗯。”

“早点睡。”雪儿轻轻关上门。

程从大衣口袋取出笔和小册子,随手拿起桌旁的书来看。可是对这种言情小说程无法产生一丁点兴趣。

“写这些有什么意义呢?浪费时光与白纸。”程合上小说,抓了抓头发。“人类是需要消遣的。”他看着书的封面想起了勃拉姆斯那句话,真漂亮,好久没有看到这么好看的封面了。

无聊之际,他拉开抽屉看到一个厚厚的日记本。封面是莫奈的《日出印象》但有的地方已经掉色了。说起来,这是程第二次看女孩的日记。第一次是搬到新住处于床底下找到的。那是一个铁盒子里面放了几张合照,一些便宜的装饰品还有几本日记。程忘记了女孩的模样与名字,只记得他们在理发店上班认识而后恋爱。女孩的母亲早早过世,父亲再娶。应该是过年回家,家人安排相亲。中间有几次误会,女孩极力解释。后来男孩也回到老家就此失联。日记的后半部分都是女孩对男孩的想

《来自阿尔的姑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