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花开淡墨》淡墨流年是什么意思 清水文 花开淡墨在线阅读

花开淡墨

古代言情已完结

《花开淡墨》作者:竹里居士,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安亦池,闵德,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回到家中,墨若璧和安亦池正在杏树下对弈,看见面色不善的柳顺娘,他低头悄声对安亦池道: “看起来这一局得下次继续了。” 说罢也不等

阅文集团|更新:2019-09-01 06:25:1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花开淡墨》作者:竹里居士,古代言情类型小说,主角:安亦池,闵德,本小说主要讲述了: 回到家中,墨若璧和安亦池正在杏树下对弈,看见面色不善的柳顺娘,他低头悄声对安亦池道: “看起来这一局得下次继续了。” 说罢也不等

《花开淡墨》免费试读

回到家中,墨若璧和安亦池正在杏树下对弈,看见面色不善的柳顺娘,他低头悄声对安亦池道:

“看起来这一局得下次继续了。”

说罢也不等安亦池回答,便起身走到柳顺娘身边,二人小声交谈几句,便相拥着进了厨房,也不再管院子里剩下的三人。

墨池和墨溪对父母这样的情形已经见惯不怪。墨溪与安亦池见了礼,便回东屋换衣裳去了。

小鼻仙也不在家,柳顺娘想给吴宅的孩子们每人做一身冬日御寒的衣物。下午医诊闭门后他便自告奋勇到吴宅给众人报信去了,说是要在吴宅住一晚,明日一大早就回来。

院子里只剩下立在杏树下嘴角勾起的安亦池与满脸无奈的墨池。

墨池的确有些无奈,父亲母亲就是这样,他们的眼中只有彼此,因此常常会忽视身旁的人。

而此刻毕竟有外人在。

她上前一步道:“安公子,你来有一会儿了吧!”

安亦池嘴角勾起的幅度更大了,原来墨大夫还有如此不羁的一面,他家中父亲母亲也很恩爱,却从未见过父亲会当着他们的面拥住母亲。

墨大夫这样似乎——也很好!

安亦池道:“来了有大半个时辰,我与墨伯父已经手谈了两局。”

安亦池近日也算墨家的常客,与墨家人都比较熟悉了,墨池与他相处也随意了很多。

她看看石案上未完的棋局,便道:“父亲去帮母亲做晚膳了,安公子若不嫌弃,我来帮父亲下完这一局可好?

只见安亦池笑着躬身双手抱拳,做了一个夸张的抱手礼道:“能与小墨大夫手谈一局,鄙人十分荣幸。”

墨池被他这个夸张的行礼逗得‘扑哧’一笑,一路上郁郁的心情好似也消散了不少。

二人在石案前坐下,该轮到墨池执黑子。

墨池犹豫片刻,执下一子,安亦池回了一粒白子,墨池再思量片刻,又执下一子,很快墨池执黑子的速度便越来越慢。

安亦池也不催促,他默默的看着墨池凝眉思索的脸庞,近半月来他来过墨家三四次,却总见她忙忙碌碌,两人几乎没有机会交谈。

其中两次更是连她的面也没有碰到。

安亦池问道:“方才进门时见你面色不虞,不知是不是碰到了为难事?”

墨池正在思考下一颗落子的位置,闻言便道:“也没什么,只是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心中有些疑惑罢了。”

“小墨大夫可否说出来,也许两个臭皮匠真能胜过一个诸葛亮呢?”安亦池戏谑道。

墨池闻言便抬头看着安亦池,他今日穿了一件冰蓝色素锦直裰,腰系玉带,乌发束起。落日柔和的光线折射在他白皙的脸庞上,整个脸庞像晕上了一层淡淡的柔光。

墨池想起上山时母亲的问话。

安亦池俊朗秀逸,晓是自己这种不太留意别人外貌的人,也不得不承认就皮相而言,他远胜过了墨溪和其他人。

安亦池嘴角微微的勾起,任由墨池打量自己,半响,墨池才说道:“安公子,你说,这天下的可怜人都值得同情吗?”

安亦池右手在棋盘上放下一枚白子,沉思片刻道:“未必,前些时日我与闵德在流水镇碰到了一位乞讨的妇人,那妇人怀中抱着岁余的幼儿,幼儿眼见已是奄奄一息。

我便让致远给了那妇人十两银子,又带着妇人去找大夫为孩子诊病。

等回到驿站我们才听说,那妇人本是附近的村民,他丈夫因为田产与村中恶霸起了争执,那恶霸竟然在夜间一把火烧了她家的房子,妇人丈夫和一岁多的小儿当场被烧死。”

安亦池说到这儿顿了顿,看着一直盯着他双眼仔细听他说话的墨池。

对面的女子大约并没有发觉,她表情严肃的说话,或凝神仔细倾听的时候,常常会不由自主的盯着对方的双眼。

这是一种认真的态度。

安亦池嘴角勾起,问道:“你说那妇人可是个可怜人?”

墨池点点头,问道:“那后来呢?”

安亦池无奈的笑了一声,道:“在去找大夫的路上,那妇人竟在我与闵德还有两个小厮的眼皮底下带着孩子和银子溜走了。

当晚那妇人就被官府抓住了,那孩子是她从一户村民家偷来的。当地在几百年前曾有一个习俗,家有冤死之人,需用活人生祭,那冤死之人方能投胎转世。

如果那妇人没有被抓住,那个孩子可能已遭毒手,你说这种可怜之人是否极为可恨?”

听到这儿墨池皱起她精致的黛眉,问道:“你说那妇人准备杀死偷来的孩子为自己的孩儿殉葬吗?”

安亦池点头答道:“是啊,这件事情在当地极为轰动,因为这旧习俗违反法令,又极为血腥,已被人们遗忘了几百年。如今旧俗重提,大家也为这妇人的遭遇唏嘘短叹。”

墨池道:“这习俗果然古怪,安公子,这个流水镇可在长安附近?”

安亦池道:“离长安一百多里,还是属于关中地区。”

墨池点头,她对今日的事情已理出了大概的脉络。

安亦池又道:“不知这件事情对你的疑惑可有帮助?”

墨池歪头一笑:“嗯,多谢安公子,我的脉络清楚了很多。”

安亦池盯着面前的少女,她笑起来唇角有两个淡淡的酒窝,看着她恬淡的笑容,安亦池觉得燥热的天气也凉爽了下来。

他又说道:“对了,闵德家中有事,昨日先回了长安,因未及前来辞行,他让我向伯父伯母道声失礼,还说你如果有机会去长安,他定当倒屣相迎。”

墨池又笑道:“慕公子客气了,倒是今日我母亲还念叨他呢,没想到他这么快就回了长安。”

安亦池挑眉道:“哦?伯母很喜欢闵德?”

墨池道∶“是啊,我母亲说慕公子性子直,说话逗趣,问他这几日怎么不来我家呢。”

安亦池呵呵一笑,心里却因为墨池这句话一阵别扭。

二人一局棋未下完,厨房里柳顺娘便招呼墨池摆碗筷。

安亦池便和墨池一起进厨房拿出碗筷盘盏。

安亦池极会引用典故,于是这一顿晚膳便在安亦池的妙语连珠中度过了。

收拾碗筷时柳顺娘看着墨池好几次欲言又止,但墨池心有所思,并未发现母亲的异常。

安亦池食完晚膳与墨若璧在书房待了小半个时辰便告辞离开了。

《花开淡墨》 免费阅读章节

《花开淡墨》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