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鬼契》鬼契凤九天全文免费阅读 女王受 鬼契强攻

鬼契

灵异连载中

《鬼契》作者:任逍遥,灵异类型小说,主角:夏涵,任先生,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屋外积水成疾,宛若洪荒野兽一样吞噬一切。躲雨的屋子,本身是一间破屋,房顶上大大小小的漏洞,滴下的雨形成积水足足有五六厘米深。还别说

厦门乐创|更新:2019-08-25 18:10:17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鬼契》作者:任逍遥,灵异类型小说,主角:夏涵,任先生,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屋外积水成疾,宛若洪荒野兽一样吞噬一切。躲雨的屋子,本身是一间破屋,房顶上大大小小的漏洞,滴下的雨形成积水足足有五六厘米深。还别说

《鬼契》免费试读

屋外积水成疾,宛若洪荒野兽一样吞噬一切。

躲雨的屋子,本身是一间破屋,房顶上大大小小的漏洞,滴下的雨形成积水足足有五六厘米深。

还别说屋外如此凶猛的积水,谁也不知有多深。

夏涵说的不错,我们暂时无法离开这里。

有些苦恼,找了一块稍微干净的地方坐下,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快六点钟了。

手机在这儿也没有信号,无法向外界求救,只能等着雨停了后才能走。

夏涵走了过来,坐在我身旁问:“你相信这个世界有鬼吗?”

微微皱了一下眉,心想着怎么又扯到了这个话题?

于是我问到:“怎么了?”

夏涵说:“我刚才在门外看见一个女人,从门口经过。”

猛然,我心抽搐了一下,随之猛烈的跳动,情绪高昂。

“你说什么?我怎么没看见?”

夏涵死死的拽紧我胳膊,身子发抖,脸色很惨白:“刚才,就在刚才一个穿花格子衣服的女人从门口走了过去。”

随即我站了起来,立马朝着门口走去,根本就没看见夏涵口中穿花格子衣服的女子,而且地上根本没有脚印。

“你没说笑?这个鬼地方除了我们两人外,还会有其他人?”我有些不敢相信。

夏涵都快哭了,表情惶恐:“真的,我没有骗你。我看见那个花格子女人时,也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是那个花格子女子却对着我笑了一下,并且眨了眨眼睛,晃眼间又不见了。所以,我才问你相信这个世界有鬼没有。”

此时,眉头皱的更加厉害了,夏涵的表情不像是在撒谎,她确实看见了穿花格子衣服的女子。

但是为什么地上却没有留下脚印?

就算积水川流不息,但是只要有人经过,那么松散的泥土必定会留下脚印,凹凸不平。

流水的轨迹肯定会发生变化。

难道说这个世界真的有鬼?

想到这儿,我打了一个冷噤,脚底有股寒意开始往体内渗透,忽然间感觉到脊骨发凉。

深吸几口气,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对夏涵说:“估计你是看花眼了。”

“我发誓我没有。”夏涵以为我不相信她,连忙解释道。

我没有说话,坐在她边上点上一支烟沉默了。

夏涵见我没有说话,也不解释什么,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一时间,气氛有些僵硬,僵硬中透露出诡异,有些渗人。

终于,雨停了,正准备离开这儿时,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忽然,我听见有人在嬉笑,从声音判断应该是儿童的嬉笑声。

夏涵抬起头,双眸透露恐惧,瑟瑟发抖道:“你、你听见了吗?”

我没有说话,屏住呼吸仔细的分辨声音的来源。

“嘻嘻、哈哈。”

儿童的嬉笑声比刚才大上几分,可以分辨出是从西边传来。

夏涵恐惧的看着我,身子瑟瑟发抖,脸色十分苍白且额头上渗出了细汗。

我抓住她的手,示意她不要害怕,接着把匕首拿了出来朝着门外走去。

夏涵问:“你要干什么?”

铿将有力,我回答着:“我倒要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别、别去。”

夏涵声音颤抖着:“我、我害怕。”

“没事,有我在。”

夏涵无奈,只好硬着头皮跟着我走了出去。

雨刚停,路上还有许多的积水,泥土十分松懈,一脚踩下去差点把鞋子都陷下去。

此时,那嬉笑声越来越大,视乎是两个儿童正在欢快的玩耍。

夏涵的脸色越来越苍白,毫无血色,手死死的抓住我,不断的吞咽唾沫。

边上的我也好不到哪里去,心里七上八下,恐惧感慢慢涌了出来。

毕竟这儿是一座荒废的村子,杳无人烟,除了我与夏涵外理应没有其他人存在。

就算有,也不可能刚下完雨后,就有儿童在玩耍,这简直太诡异了。

尽管我知道事情很蹊跷,但还是无法忍住好奇作祟,迫使我解开谜团,慢慢的陷入威胁。

有句话说的十分在理,好奇会害死猫。

不作就不会死。

后来有一段时间我一直在思考,如果不去理会这嬉笑声话,那么我生活的轨迹也就不会改变,或许又是另一段人生。

声音越来越大,就在前方不远处传来,可我2.0的视力却没有看见任何人影。

可以肯定的是声音就在正前方不到二十米的距离,而且眼前的视线很宽,没有死角。

“任、任先生,我们走吧,我、我害怕。”夏涵哆嗦了一句。

我又打望了一下四周,还是没有看见人影,耳边嬉笑的声音却十分清晰,仿佛就在跟前。

这时候我也害怕了,鸡皮疙瘩翻了出来,头皮阵阵发麻。

但却不能表现害怕的样子,因为夏涵已经吓破了胆子,宛若惊弓之鸟一样。

如果这时候我在体现出害怕,那么夏涵肯定会崩溃,甚至会吓晕过去。

咽了口唾沫,我对夏涵说:“先离开这里再说。”

夏涵巴不得马上离开这里,恨不得长一对翅膀,拉着我的手立马回走。

当我们刚走了几步时,身后传来了稚嫩的声音,顿时头皮炸开了,三魂七魄都差不多吓了出去。

“叔叔、阿姨,陪我们玩。”

我与夏涵愣住了,双脚视乎被绑上了铅块一样,挪不开脚。

猛然间,心脏狂跳不止,一下子悬挂在嗓子眼里,身体发抖。

“叔叔、阿姨,陪我们玩。”

声音再次响了起来,宛如瘟疫散开,将我们俩笼罩。

恐惧油然而生,瞬间占据了神经,主导了我们。

“任、任先生,有、有鬼,我、我害怕。”夏涵带着哭腔,瑟瑟发抖。

这时候的我也好不到那里去,明明我们跟前没人,甚至一百米外也没有人,可是却传来了声音,仿佛就在身边。

不、不是仿佛,是就在身边传来的。

肾上腺激素分泌,用力咬了一下舌尖,疼痛立即袭遍全身,将僵硬的身躯打开。

猛然,我转过头去大喝一声:“是谁在装神弄鬼?”

令我感到恐惧的是转过身后,根本没看见人,但儿童稚嫩的声音却响了起来。

“叔叔、我就在你跟前啊。”

“啊..........”

夏涵忍住不了恐惧,撕心裂肺尖叫起来,双手抓住头发嚎哭。

‘啊........’

又发出一声尖叫,夏涵撒腿逃跑。

这时,我顾不上声音的来源,撒腿跟上夏涵、安抚她的情绪。

本身我们遭遇到前所未闻,甚至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已经严重的摧毁了我们心里的承受压力。

当务之急,是要马上离开这里。

夏涵能跑出村子,是最好,但如果迷路了那就糟糕了。

这个村子虽说不大,但出村子的路却十分曲折,稍不注意就会饶到村子其他地方。

当初我来这里的时候,就迷路了好几次。

夏涵是第一次来这里,加上受到了刺激,潜意识默认撒腿逃跑就能安全。

殊不知村子的复杂,只能坏事。

“夏涵等我,你不知道出去的路。”大喊一声,想要夏涵停住脚步等我一起。

可是吓破胆子的夏涵哪里听得进去,当我呼喊她时反而跑的更快了,视乎帮我当做害人的恶鬼一样。

心里着急加上路滑,一个不注意,我摔倒在了地上。

当我爬起来时,夏涵消失了。

糟糕,夏涵不见了。

正当我准备马上追赶,身后再次传来了噩耗般的声音,让我惶恐不安,甚至快被逼疯。

“叔叔,陪我玩。”

身体像电击了一样,我站在原地不敢挪动一步,双脚抖的十分厉害,差点站不稳了。

“叔叔陪我玩嘛。”隐形的孩子,忽然间对我撒桥起来。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恐惧已经完全主导了我的身体,占据了思想,想跑跑不了。

心里一横,我决定一定要弄清楚到底是什么玩儿一直缠着我不放,就算是死,也要知道是怎么死的。

下定决心后,吞了几口口水,我慢慢的转过身体往身后一看。

“妈呀,鬼。”

惊呼一声,身体终于支撑不住,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一个约莫五岁左右的小男孩正对着我笑。

他的左眼掉在瞳孔外,右眼却没有,左胸前有一个拳头大小的洞,可以一目了然的看清身后的事物。

这个小男孩没有心脏与右眼,却咧着嘴对着我傻笑。

刹那间颠覆了我的生活感,打破了无神主义,相信了这个世界上是有鬼魂存在。

《鬼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