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惊华》傻女惊华txt 直人 惊华健全文

惊华

古代言情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惊华》是予归东土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易彪,赵恒,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只一刻没看到你,又惹了什么好事?看看这手,以后怎么嫁人啊?”宝古扬一边絮絮叨叨,一边给华年仔细处理伤口,俨然一副“母慈子孝”的

安之原创基地|更新:2019-07-13 16:01: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惊华》是予归东土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易彪,赵恒,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只一刻没看到你,又惹了什么好事?看看这手,以后怎么嫁人啊?”宝古扬一边絮絮叨叨,一边给华年仔细处理伤口,俨然一副“母慈子孝”的

《惊华》免费试读

“我只一刻没看到你,又惹了什么好事?看看这手,以后怎么嫁人啊?”宝古扬一边絮絮叨叨,一边给华年仔细处理伤口,俨然一副“母慈子孝”的画面。

“我去打了几个擂台,位居武举前二十,给你长脸了吧?”华年故意隐瞒因易彪而与娄允达的人大打出手的事,故做轻松道。

宝古扬一脸惊恐地望着华年。

“不用这幅表情,我又没打家劫舍。”

“你还不如去打家劫舍,你知不知道,武状元要披挂上阵,以命搏功名。就算是运气好,中了俊士,以你这毛毛躁躁的性子,怎么能当外交官呢?咱不去了,听话。”

“我怎么就当不了外交官了?可攻可守,可进可退,还可男可女,怎么不行?”

“那些国主可不是吃素的,就你那点小聪明,吃了你肯定连渣都不剩。”

“这是我的事儿,再唠叨我要翻脸了。”

宝古扬劝不住,急得抓耳挠腮,一眼瞥见旁边拿创伤药的,一脸震惊的余潋儿,唏嘘道:“还不劝劝你恩公,她这是不要命了!”

华年端详了一下余潋儿的神情,会意道:“对!我是女的。”

余潋儿倒抽一口冷气,自去旁边蹲着整理思绪了。

次日,晴空万里,是武举20进10的殿选的日子。华年同易彪站在校演场一侧,本次殿选是抽签决定对手,以及出场顺序。由于吉时还没到,在场各位,皆偷眼瞄着对手,心里算计着如何克敌制胜。

华年的对手是个刚直爽利的汉子,名唤赵恒,手持方天戟,身长七尺,剑眉鹰目,银色护甲裹身,像是武术世家的架势。华年在打擂台海选中见过他,对阵一贼眉鼠眼的小子,小子善使暗器,他却君子风度的很,屡次差点中招,却也不恼,稳扎稳打,有招有势,终究还是赢了。这样的对手最是喜人,不使那些刁钻阴毒的手段,光明磊落的战一回,才痛快。

易彪的对手确是难应付得紧,易彪使得是两柄宣花大斧,对手霍武当用的是两把同样重量级的鎏金铁锤,只见他面色古铜,嘴唇乌青,虬髯杂乱,活像个庙里的金刚。

再看其他几个,有的似游侠,轻衣薄衫,俊朗飘逸。有的似莽夫,坦胸露腹,凶神恶煞。有的似差爷,长袍皂靴,威风八面。还有的似太监,白面无须,阴鸷难测。

不知是自己被阉党搞的太过敏感还是怎么了,余光总感觉那白面无须男子正冷冷的瞥着他。正大光明去看时,那人又移开了目光,只得收敛心神,小心应付。

华年看得出神,只听三声炮响,吉时已到。皇帝要携皇亲国戚、文武百官亲来殿选。

只见锦衣对对,花帽鲜明,剑戟森然,戈矛耀目,内侍成群,拥皇辇而来。后又有无数黄伞蝇拂,香炉骨朵,一排乐官,徐徐奏行。

参加殿试者,皆肃穆跪地,迎候圣驾。只待大小官员、妃嫔全部坐定,行礼完毕,华年已经被拘的腰酸背痛了。

百无聊赖的终于等到自己出场与赵恒对战,这才有机会理直气壮地朝上行礼,匆匆一瞥,已经与座上周皇后眼神相交,周皇后对华年雍容一笑,很是捧场的样子。华年也不着痕迹的笑了笑,叩拜毕。拉开架势,对决。

赵恒的方天戟使得很是流利,招式生僻,应是祖传的武功,只见他将戟如飞送出,直达华年面门,被湖光剑拦腰劈向一侧。反手撤回,正欲连击,又被华年使出一套“惊涛”式,层层化解。你进我退,我攻你守,张弛有度,华年穿的是暗红的短衣缚裤,与赵恒的银色护甲缠斗在一起,很是好看。如一道银光融化在暗红的岩浆里,淬炼磨砺,重现精光。

战的久了,赵恒忽然仰身借方天戟支撑身形,飞起一脚踢向华年腰际,此招式急速凌厉,让还沉浸在富于美感的花式表演的朝官们一阵惊呼。赵恒的身形虽快,却没有华年的反应快,电光火石之间,忙收回刺出的剑,收到一半斜向里拍去。

眼看就要击中赵恒飞来的左腿,只听“嗖、嗖”两声破空之声,两枚金针从校演场外袭来,直戳向华年命门。华年只得左手挥动衣袖,以一招“帆影”将金针送出,右手执剑不减速拍向赵恒的飞腿,只听一声清脆的骨裂声,赵恒闷哼一声重重倒地。待侍从抬担架过来接应时,还不忘与华年抱拳施礼,谦谦君子,如是也。

华年向金针飞来的方向望去,恍惚是一个消瘦的身影闪进人群中不知所踪。

一声铜锣响,华年回过神来,只听一侍从高声上报道:“第七局,赵恒对年华,年华胜!

华年正欲找寻行凶偷袭者,已被易彪一把揉在怀里,兴奋地直跳脚,“兄弟胜了,胜了,可算是担心死我了!”

华年被这一熊抱憋得差点猝死,又想到男女有别,连憋带窘,小脸涨得通红,忙手脚并用的脱身出来,拍拍易彪肩膀道:“下一局,该你了!小心,我在前十里面等你。”

易彪憨憨的笑道:“放心,我这便速战速决,去找你!”

看易彪与那霍武当对决,犹如看屠宰牲口一般,这厮要拿宣花斧向那厮颈上砍去,那厮恨不得用两柄鎏金大锤把这厮的骨头捣碎。大开大阖,虎虎生风。论力气,两者都是力能扛鼎,论后劲,易彪已然占得上风,越战越勇,最后一斧虚晃劈下,劈到一半,待霍武当翻身躲开之际,横向拍出,霍武当瞬间滑出校演场外。

易彪又是那副傻呵呵的样子,要上来拥抱华年,华年忙以击掌迎上,以表祝贺。

天尊国的皇帝传武举前十上御前待选,先选俊士,后决武状元。三名俊士的名额,文举前十取两人,武举前十取一人。

只见正中央坐着的是个四十岁左右的男子,冠带冕服,精神饱满,不怒自威,正挨个仔细端详文举和武举的入围者。

皇帝左下首是周皇后,正笑意盈盈的看着她,华年不卑不亢的也报以微笑。皇帝右下首的目光有些热烈,华年偷眼望去,只见一宫装丽人锦装绣裹,玉映金围,面容姣好,就是太过妖媚,饶是让华年猜不透的是,这位娘娘好似与她有仇般,自她上的御前来,便一直瞅着她,眼神毒辣,令人不寒而栗。忽想起皇后省亲那日,内侍喋喋不休抱怨的沙妃,妖媚惑主,定是她了。

宫中的娘娘们喜好倒是不同,皇后跟前尽是宫女,奴才随主子,个个严肃齐整。那沙妃身边清一色太监,面白无须更显得刁钻阴毒。华年撇撇嘴不在细想,准备打起精神应付殿选。

文举取俊士柳道明、汪义臣。

轮到武举取俊士,华年背手直立,五官清秀,眸光澄澈,皇帝的眼神在她身上停留良久,才转而端详其他几名入围者。最后,吩咐内侍确定了武举俊士从年华和一名叫杜天泽的武士中择出。

皇上吩咐内侍将两张考卷发给华年和杜天泽。只见上面是一个小故事。华年不明所以,便硬着头皮细细琢磨起来。故事大概就是在一个诸侯割据,农民起义的战乱年代,有一个真命天子,曾被一个小团伙的头领捉去,后得朋友搭救逃脱。不想这小团伙在一次战争中大败,不得不带领手下一众猛将智士投靠真命天子。

故事读毕,皇上问道:“两位觉得这位真命天子是该不计前嫌,纳降呢?还是杀之而后快呢?”

杜天泽抢先一步说:“自然是杀之而后快,古人云‘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此人当时想先忍辱负重,而后东山再起,一举成功。到那时,杀不杀就由不得真命天子了。”

皇上听闭,皮笑肉不笑的点点头。看向华年,华年也不着慌,大大方方道:“小民以为,可设计辱他,先一雪前耻,挫挫他的锐气,再诚心纳降,招徕一众猛将智士。人心齐,则天下平。”

皇帝抚额笑道:“卿的想法倒是有趣!”转而向皇后问道:“皇后以为如何?”

周皇后一副初见的样子道:“你是叫年华吗?这真命天子当初受牢狱之辱,今有机会可除之而后快,为何还要诚心接纳呢?”

华年听着,心下了然。这是给自己施展口才的机会呢!皇后就是皇后,敲边鼓都这么巧妙。遂毕恭毕敬的向皇后行礼解释道:“但凡真命天子都是着眼于全局,一统天下。怎会为一己私怨,失了人心,让天下人耻笑没有容人之量呢?况无论是南征北战,收复河山,还是新朝初建,百废待兴。都需要大批虎将谋士,时值国家用人之际,真主必不会为泄私愤,失了大局。”

皇后满意的笑道:“这可是圣上想要的答案?臣妾乃一介女流,对这些是不懂的。只是很少有人还能考虑到天下为公了。”

皇帝环顾下首臣子,若有所思,欲待开口。不想一直不发一言的沙妃娇声道:“皇上是要选这位武士做俊士吗?”

“爱妃觉得如何?”

“妾以为,俊士代表的可是咱们天尊国的形象,你看他这般文弱瘦小,恐惹人耻笑,失了体统,圣上脸上也无光不是?不若选个阳刚气的好。”

华年面不改色,心里却冷笑道:“我文弱?我瘦小?你是瞎吗?文举选出的那几个弱鸡,才叫文弱瘦小好吗?”

皇后笑得更甚,向皇上道:“臣妾以为不然,看似文弱,却文武双全,总好过那些只一副好皮囊的绣花枕头吧。”话里有话,去还能那样理所应当,雍容大方。

皇上哈哈笑道:“沙妃确是差了,人不可貌相啊。别看他不起眼,却有智有谋。得卿如此,朕心慰矣。”

那妃子也只得讪讪地陪笑附和着。

科举落下帷幕,易彪得武举第二名,封仁勇校尉。年华得俊士第一名,官

《惊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