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不死狂狼》狂狼是一种声音的视频 紧缚 不死狂狼BG文

不死狂狼

都市连载中

《不死狂狼》作者:爱吃小龙虾,都市类型小说,主角:张然,尼娜莎,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像港城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即便是到了晚上,那也是灯火通明。就连张然,带着陈心怡行走在阴影之下,心中也有点担忧,他想不通老刀安排的蛇

看书网|更新:2019-08-11 18:07:5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不死狂狼》作者:爱吃小龙虾,都市类型小说,主角:张然,尼娜莎,本小说主要讲述了:像港城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即便是到了晚上,那也是灯火通明。就连张然,带着陈心怡行走在阴影之下,心中也有点担忧,他想不通老刀安排的蛇

《不死狂狼》免费试读

像港城这样的国际化大都市,即便是到了晚上,那也是灯火通明。

就连张然,带着陈心怡行走在阴影之下,心中也有点担忧,他想不通老刀安排的蛇头胆子为何有这么大,竟然敢将运送偷渡客的船,停泊在正儿八经的官方码头边。

“就是那艘了,标准的远洋货轮,或许这样大的船会舒服点。”眯着眼睛,张然发现了老刀报给他的船名,“尼娜莎”号,一艘排水量在五千吨以上的大船。

陈心怡对此并无任何意见,张然说什么就是什么,她如今除了依赖张然之外,已经没有其他的选择了。

当张然两人靠近尼娜莎的时候,蛇头出现了。蛇头是港城本地人,年纪不小,那张被日晒风吹的面容一看就是靠海吃饭的。他带着张然两人上了船,将两人交给了船上的一个船员。

上船之后张然才知道,这艘船跟大多数偷渡船一样,都是注册在巴拿马,而不是大马,但船上的所有人,包括船长在内,却都是真真正正的大马人。

“看来咱们要在这里呆上两个星期了。”

张然跟陈心怡在货船最底层货仓旁的一个狭小房间里安顿下来,这个地方即便是白天,怕是也不会有阳光照进来,弄不好两人就要过上半个月暗无天日的生活,张然倒是无所谓,就怕陈心怡有些接受不了。

好在刚刚带他们来的船员说了,等船进了公海后,他们就可以上去甲板放风,不过陈心怡却不想怎么做,刚刚那船员看她的眼神,让她感到恶心。不过也就是恶心而已,有张然在,谁还能碰到她一根手指头么?

尼娜莎号是在凌晨的时候启动,跟大多数货船一样,因为没有照顾乘客的需求,顺着退潮的波浪滑进大海,是每个有丰富经验的船长都会选择的。原本在闭目养神张然,在感觉到船身震动和晃动后,睁开了眼睛。

“你要去哪里?”

陈心怡像是根本就没有睡着,张然这边一动,她就惊醒过来。

“出去透透气。”张然脚步一顿,回道。

“不是说,没出公海之前不能离开这个房间么?”陈心怡翻身坐起来,已经住进来几个小时了,房间里浓浓的机油味道仍旧让她皱起眉头。

像张然这样的人,又岂会在意别人给他定下的规矩,尤其是在这种关键的时刻。至于说会不会被海警发现,这点自信张然还是有的,只要陈心怡不出来成为累赘就好了。

心里的这些想法,张然是不会透露给陈心怡的,只不过他说谎的本领还是差了点,以至于找的借口,陈心怡就算是喝醉了也不会相信,“出去透气”这个理由,实在是太蹩脚了。

好在陈心怡如今对张然是百分百放心,即便明知道张然在睁眼说瞎话,她也不会阻止,更不会提出一些无理的要求。

只有灯光照明的底层货仓里,始终不断的,是发动机的轰鸣。昏黄的灯光撒在狭窄的过道里,与共鸣的机器声音,干扰着张然的五感。常人或许会因为这种干扰而焦虑,好在张然不会。

这些年的生活让他明白了一个道理——越是恶劣的环境之下,越需要一颗必胜的信念。环境干扰对每个人都一样,真正的强者无须畏惧,更要利用。

因为是货船,所以船员的数量并不多,即便是在货船刚刚启动的这个时候,也只有那些重要的机械舱里才有船员在活动。张然在一个无人的船员室里找了套船员的工作服换上后,就肆无忌惮的穿梭在各个舱室之间。

“看来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张然是赶在中午饭之前返回房间的,他担心送饭来的船员识破自己。而就在他刚刚换上自己衣服不久,敲门声就响了起来。

开门的人是张然,而送饭来的正是昨夜带路的那个船员,这厮眼神分明是想绕过张然,去瞅陈心怡,只可惜张然站的位置很巧妙,刚好将其所有视角统统都挡死了。

“哥们,能不能出来说句话。”

那船员将餐盒塞给张然后,鬼鬼祟祟的低声说道。

“嗯?”张然转身将餐盒交给了陈心怡,心中暗暗冷笑,却是跟着走出船舱。

即便舱门只是虚掩,但因为机器轰鸣,两人的对话是不可能被房间里的陈心怡听见的。因为一开始对那船员就没有好印象,故而抱着餐盒的陈心怡,却不知道该不该吃下那些猪食一样的饭菜。

她时不时抬头望向门边,然而好一阵子张然的身影都没有出现。虽说她坚信没人可以伤害到张然,但她还是有一丝的紧张,直到差不多五分钟之后,张然那张熟悉的面孔又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

“人呢?”

看见张然后,陈心怡又迫不及待的歪头,瞅向门口。

“走了。”张然无所谓的坐到桌边,打开餐盒,先是闻了闻,然后才开始狼吞虎咽。

“他找你说什么?”

“他用一百美元买你一个晚上。”

张然的回答很平淡,好像这件事情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什么?”陈心怡将手中的刀叉,重重掷于桌面上,大声道:“你......你怎么能一点表示都没有?”

“有啊。”

就在两人简单谈话的这短短时间里,张然已经顺利的将餐盒里被陈心怡视为猪食的东西吃到干干净净,还不忘抹了抹嘴,当然是用他的袖子。

“什么?”

陈心怡瞪着两眼,问道。

“我答应了。”

“什么?”这一次陈心怡觉得自己简直傻了!他怎么可以答应呢,一百美元,怎么一百美元就答应了?不,应该说,多少钱他都不该答应的。心中不忿,尤其是看着张然那张无所谓表情的脸,陈心怡有种冲过去狠狠踹两脚的冲动。

深呼吸一口,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陈心怡尽量用平和的语气问道:“一百美元这么便宜,你难道就没有兴趣?”

张然嘴里包着的一口水,差点没直接喷了!他万万没想到陈心怡会说出这样的话来。有没有兴趣?本来张然还真是没有兴趣,可是被陈心怡这么一说,尤其是配合她那种愤怒之中带着点幽怨的眼神,在昏暗的灯光下,反而还有一种说不出来的诱惑。

说起来张然也是很久没有碰过女人了。在前去狙杀毒王之前他跟两个女人疯狂了一个晚上,然后到今天为止,他就再没有哪怕是摸女人的手——救命的时候不算。

好在张然的定力不错,此时也就微微愣神就清醒过来,借着咳嗽掩饰刚刚的尴尬,却不知道他那反应早已经被陈心怡尽收眼底,虽说怒气未消,却又有种不知由来的情绪,在陈心怡心中滋生。

“他晚上回来?你要怎么对付他?”

冷静下来的陈心怡,自然也相信张然不会一百美元就把她给卖了,以张然的身份,是看不起那点小钱的,他既然那么答应,必定是有自己的用意。

“就看他晚上能不能满足我了。”张然嘴角微微翘起,两眼里却是透露出颇有深意的神光来。

即便是坐在底层的船舱里,张然仍旧能够判断货轮行驶的方向和速度,至少到傍晚的时候,张然不觉得有什么问题。

试图一百美元买下陈心怡一晚的那个船员,几乎是踩着下午六点准点而来,一敲开门,脑袋就直往货仓里钻,脸上带着一种让陈心怡无比厌恶的,猥琐的笑容。

“哥们,先出来说,我要的东西呢?”

“带来了,带来了。”

那船员将餐盒递给张然后,就开始忙不迭的掏口袋,嘴皮翻动间,一根根白线在灯光上清晰可见——看来对陈心怡已经是垂涎三尺了。

“不急不急,我先看看东西对不对,你在哪里搞来的?”

张然拿到手中的,是一张被叠起来的图纸。他一面摊开借着门口的灯光仔细察看,一面用身体阻挡着那船员进出的道路。

“当然是从大副的船舱偷......拿出来了,好了好了,你慢慢看,钱在这里,我要进去了。”

那船员将一张皱巴巴的美元票子塞给张然,侧身肩膀一顶,竟然就像顶过去。

“嘭!”

低头察看图纸的张然,脑门上却像是还有一双眼睛似的,只是横移一步,恰好是用自己的肩窝,抵住那船员的肩膀。

“什么意思?”

被张然顶回去的船员,瞪着一双老鼠般的眼睛,恶狠狠地对着张然。

张然以极快将手中的图纸收好,随即就迎上那船员,“没什么意思,就是突然反悔了而已。”

“你.....”张然逼近让那船员情不自禁的再退两步,两眼却是开始上下打量张然——他的这种举动,就放佛是一条狗,在审视自己的敌人。他将张然当成了敌人,只可惜在张然眼中,他却是连一条狗,都不如。

“你会后悔的。”

错着牙齿,那船员终究没有动手,只因为他知道自己有软处——就在张然的口袋里。

张然口中发出一声冷笑,就在那船员转身要走的时候,他突然动了!

大手,像是在捏一只小鸡,张然的身材其实并不比那船员高大,但被昏黄灯光拉长的身影,却仿佛是一只鹰。

“我从不喜欢,受人威胁。”

《不死狂狼》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