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江山美人:不念相思不念愁》江山美人志 章节目录 江山美人:不念相思不念愁下克上

江山美人:不念相思不念愁

架空已完结

主角是罗烟,傅云笙的小说《江山美人:不念相思不念愁》此文是弥江原创的架空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自宫中传了旨开始,罗烟便一心开始算着时日,只盼着端正月来,盼着可以入宫去看看自家小姐。罗烟虽伴着傅云笙多年,但也是从未入过宫。直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1 12:11:3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罗烟,傅云笙的小说《江山美人:不念相思不念愁》此文是弥江原创的架空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自宫中传了旨开始,罗烟便一心开始算着时日,只盼着端正月来,盼着可以入宫去看看自家小姐。罗烟虽伴着傅云笙多年,但也是从未入过宫。直

《江山美人:不念相思不念愁》免费试读

自宫中传了旨开始,罗烟便一心开始算着时日,只盼着端正月来,盼着可以入宫去看看自家小姐。罗烟虽伴着傅云笙多年,但也是从未入过宫。直至初入宫闱时,才知小姐口中的朱墙金瓦是何种模样。

如带长廊,溪水般蜿蜒交错,或隐藏或明现。如斗角的飞檐好似浮于彩云之上,恍若天宫。高低林立的高台楼宇,一眼望过,不见尽处。这朱台宫阙的景,只将罗烟看花了眼。从未入过宫的罗烟一路紧紧跟着前面引路太监,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便跟丢了眼前这人,迷失在这层层宫墙之中。

罗烟原以为在这富丽堂皇的皇宫之中,本不会有这般青墙灰瓦的小院。一棵木犀树,一扇雕花门。这便是小姐生活了几月的地方?虽不比丞相府的小院大,但却也算的上小巧精致。木门发出咯吱一生,罗烟赶忙回过头,只看着自屋中,缓缓走出一身着月白长裙的窈窕女子,三千青丝伴风而动,背光而行,竟好似谪仙乘云飘飘而至一般。罗烟待仔细看清女子容貌之后,只轻声说道:“小姐,罗烟来了。”

傅云笙只道是明日便是端正月了,大抵国宴时,待爹娘入宫,也是可以见上一见的。只是,不知姐姐可会来?她若来了,自己与她当如何相见,问她与二殿下近日是如何吗?傅云笙苦笑摇摇头,本是姐妹,怎会变得如此?突然听得屋外一声轻响,傅云笙自是惊讶,自己这小院本就偏静,平时连鸟雀都少来,更何况是人呢。便推了门出去,屋外阳光灿烂,自那不见光的小屋出来,自然会闪了眼睛。眼前还是一片迷茫,便听见罗烟的声音,揉了揉眼睛上前仔细看了看,这才问道:“罗烟?”

“是我,小姐。”傅云笙得了罗烟一声应,更是惊讶,生怕眼前的一切是幻觉。只捏了自己手心肉,才敢确定。“你怎会来?”

“宫里传旨只说是,这两日罗烟可进宫来陪陪小姐,明日随老爷他们离开便好。旁的也没说什么了。”只是那公公说话的声音只将罗烟,惊了个哆嗦。

“原来是这样,是苏图去的?”傅云笙的心中还抱有一丝希望,只想如果是苏图去说,叙哥哥还是想着自己的吧,还是喜欢自己的吧?

“不是苏图,小姐。”不是苏图啊。傅云笙心中最后一点的奢望,终于在罗烟的话中破碎。随手揉开面目上僵硬的表情,怅然一笑。心中的感情稍微平复了些许后,上前一步拉起罗烟的手,笑道:“不论如何,你能进宫来便是好的。”

罗烟应着小姐的话语点点头,却什么也说不出。小姐面上患得患失的表情,让罗烟心疼。罗烟身在丞相府中,她并不是不知二殿下时常去找傅大小姐。本想寻了苏图仔细问问,这二殿下心中是如何想的,但却一次都未曾见过苏图。心中还骂过苏图这小子,竟然将自己忽视了去,莫不是怕自己欺负了他不成。后来便寻了门口的家仆去问,才知这二殿下这些月来丞相府,竟是未曾带过苏图的。

院中两人相望无言,只余着风过树叶的沙沙声。傅云笙本想着说些什么,但脑中思绪正是一盘混乱之时,斩不断理还乱,是无乱如何都想不出的。傅云笙悄悄瞅着罗烟,也是一脸别扭的表情,怕是这许长时间未见,便是有什么话,在这宫中也是不敢说出来的。

凌决殿内,江流瞧着自个儿殿下手中的旨书,笑得莫名,便上前去提醒:“殿下,殿下……”

被人惊扰了的祁承决,拉回神思。手中的旨书被不断的叠来折去,傅云笙啊傅云笙,祁承叙再是保你,却终究只是护的了身前,护不住身后。将旨书递给江流“去给傅云笙,将她带来。”

江流心中虽是不大理解这道旨意被自家殿下压了一日,但也只得应着话,去了傅二小姐的小院。方至了小院,却见得院中缄默的两人。便上前一步,朝着傅云笙说道:“傅二小姐,三殿下命小的过来,麻烦您随着小的搬去凌决殿了才是。”

“凌决殿?敢问江公公是为何事?”傅云笙大惊那祁承决此次寻她又能有什么事情,大抵是因为祁承叙的原因,傅云笙素来不敢与这个三殿下走近,她甚至认为祁承决每次的笑都是暗藏着坏计谋,也正是如此,她每次遇见三殿下总是像刺猬一样警惕倏然保护好自己,而在祁承决看来,却以为她是因为镇定与从容……

“搬到凌决殿?”罗烟在一侧静静地听着小姐与那位小公公的对话,她虽并未进过宫,但这凌决殿是谁的住所她还是明白的:这宫中有三位皇子——住在显庆殿的大皇子温文尔雅、住在重华殿的二皇子正直贤明、住在凌决殿的三皇子喜怒无常。如此想来,那岂不是小姐要到三皇子那儿去?还是……还是搬过去?罗烟来不及细想便脱口而出:“我们家小姐为什么要搬到凌决殿去住?这……这不合规矩呀!”

“不合规矩?”江流睨了傅云笙身旁的女子,听她说话口吻便晓得是傅府的丫头,真是没想到那傅岳这么大本事,还能将府里的丫头送进宫里来伺候自家女儿,口中不免哼了声道,“那咱家就告诉你什么是规矩。其一、这是皇宫,何来的你家小姐?其二、咱家尚为七品内侍,与傅氏传话,由得你随意插嘴?!我……!”

“江公公!”傅云笙见那江流正欲发作,忙上前打断道,“劳烦公公带路,免得三殿下久候。”

是了,她此时只能用这样的方式去保护罗烟,此时并不是在傅府,不是她一句话便能决定罗烟如何的事情,江流哪怕只是一个阉人,却也是有名有头的内侍大人,她们只是一介平民哪里来得说话的权利?

“傅二小姐这边来。”江流说罢便头也不回地往外去,只留傅云笙安慰着罗烟:“你也别急,那三殿下我是见过的,没有传言那般坏。你别外面去,只在这里等我,免得出了事我也保不住你。”罗烟为让小姐放心便拼命地点头保证只是在院子里待着,等着小姐回来。

只是,这一去哪里回得来?

端正月,圆月月圆人却缺……

《江山美人:不念相思不念愁》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