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山寨夫人》山寨夫人皮裙 免费阅读 山寨夫人YD

山寨夫人

现代言情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聿炎原创小说《山寨夫人》,主角是韩敬戍,宋齐,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翌日,我们又要启程了,但为了彩儿的安全着想,我们

|更新:2021-01-25 20:04:3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聿炎原创小说《山寨夫人》,主角是韩敬戍,宋齐,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翌日,我们又要启程了,但为了彩儿的安全着想,我们

《山寨夫人》免费试读

翌日,我们又要启程了,但为了彩儿的安全着想,我们决定不带她一起上路。

临行前,韩敬戍送给彩儿一片金叶子,这个足够她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衣食无忧了。

我握住彩儿的手,一遍又一遍地叮嘱她,希望她能够尽量地忘掉过去,重新开始新的生活。

为了能够顺利地混进太守府,展开我们的调查行动,我们特地向彩儿打听了一些关于宋太守的相关信息。

彩儿告诉我们,这位锦阳太守宋德禄宋大人是一个小气吝啬、财迷心窍、见美女就眼花的人,许多商贾投其所好,为他奉上绝色佳人,金银钱票,让宋大人帮助他们偷税漏税,行使商业上的某些方便,这位宋大人也毫不客气,来者不拒,照单全收。

除此之外,这位宋大人最紧张,最宝贝的就是他的独子宋齐了,这位宋齐完全不像他的老头子那样一毛不拔,而是出了名的挥金如土,只要是他喜欢的东西,经常是一掷千金,无论花费多大的代价,都要争回来。

宋公子有个嗜好,他爱玉成痴,曾经花了两万两银子买下了一块玉佩,气得他老爹当场吐血。

听说这位宋公子还有个习惯,就是每个月都会随机抽一天出来,到锦阳城的一家知名玉器店里选购玉器,定制一些钗钿首饰送给他身边的那些莺歌燕舞们。

看来,无论是古代还是现代,贪官污吏们的本性始终不会改变,而那些富二代的公子哥们,尽情挥霍着上一代搜刮来的民脂民膏和**之财,每天游手好闲,极尽享乐豪奢,简直就是社会的蛀虫败类。

我一路上都坐在韩敬戍的身边,和他一起赶着马车。

回想起彩儿说的话,那位宋公子爱玉成痴,经常会逛玉器店,定制一些玉器首饰……不知怎的,我突然回忆起第一次与韩敬戍相遇的情形,那天我们也是在玉器店,我看中了那支他为白敏心定制的飞燕碧玉簪,我出高价向他购买,但是他坚决不肯卖给我,最后,在我们离开京城的前一天,他终于将这支飞燕碧玉簪送给了他的心上人。

想到这里,我的心里竟然有些泛酸。

韩敬戍见我一直耷拉着脑袋不声不响,呆呆地看着地面发愣,他冷不防地在我后脑勺上轻拍了一计,问道:“想什么呢想得这么入神?”

“啊!”我被他拍疼,用手捂着后脑勺,抬头瞪他道,“关你什么事。”

“你可不可以不要每次都对我这么凶,当心嫁不出去。”韩敬戍佯装生气地说道。

“好说了,这个不劳你Cao心,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吧。”我答。

韩敬戍长叹了一声气,无奈地摇摇头,“唉,真是好心遭雷劈啊。”

我不想跟他胡扯,马上转入了正题。“你说我们有什么办法可以混进太守府呢?”

“你没听彩儿说吗,那个二世祖宋公子是个爱玉成痴的人,每月都会有一天去那家玉器店选购玉器,我们可以在那里会他一会。”韩敬戍说。

“可是我们并不知道他会在哪天出现,难道天天都去候着不成?”

“关于这一成,我暂时也没有想好对策。”

“那如果见到宋齐了呢,你是否打算与他争玉?”我瞪大眼睛问道。

韩敬戍哼笑一声,戏谑地说道:“我又不是你,怎么会硬抢人家的心头好。”

这家伙,原来他一直都记得我与他争飞燕碧玉簪的事。

我生气,白了他一眼,“小气鬼,那支飞燕碧玉簪你不是都送给你的敏心姑娘了嘛,还想怎样?”

韩敬戍一愣,说道:“你怎么知道我将玉簪送给了敏心?”

话一出口,我这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慌忙解释道:“那天在假山后面无意中见到了而已,不过我先说明啊,我只是碰巧路过,不是有意要偷看你们的。”

“见到又如何,我和敏心可是正大光明的在一起。”韩敬戍毫不在乎地说道。

我努努嘴,将头偏向一边,用细如蚊蚋的声音自言自语道:“真是个自作多情的大笨蛋。”

经过了数日的颠簸行程,我们终于到达了锦阳城。

我们先在城里找了间客栈住下,将一切安顿妥当后,便商量着先去城里考察一下地形和环境。

对比起京城的繁华富庶,这个锦阳城显得有些寒酸,商贩虽有,但并不喧嚣热闹,可以想象得到,这位宋太守不太懂得照顾自己的子民。

我们在街上兜了几圈,终于找到了彩儿所说的那间玉器店。

走进店里,环顾四周,店面虽然不大,但里面的玉器却件件都是精品,难怪这个宋齐会经常光顾这里。

我在店里寻了一圈,突然看见了一只造型十分别致的玉环,这只玉环精致小巧,雕琢剔透,朱雀与蟠螭首尾衔接,身肢缠绕,并刻有卷毛。玉面平滑细腻,玉身镂空,在精微处以细线勾勒,形态栩栩如生。我拿起玉环问老板道:“掌柜的,这只玉环多少银两?”

“公子真是好眼力。”那个店老板见我拿着玉环,赶紧从柜台里走了出来,“这只朱雀蟠螭玉环可是用上等的羊脂白玉雕刻而成,市值一百两银子。”

“一百两?”我跳起来,“你抢钱呢!”

“咳咳。”听见我的大呼小叫,韩敬戍从另外一边走了过来,他在我身边故意咳了两声,然后拿起那只玉环在手里仔细端详起来,过了一会他对老板说:“掌柜的,我看这只玉环顶多值六十两,你开口就要一百两,是不是太多了?”

“公子不要信口胡言,我这玉环用的可是上等的羊脂白玉。”老板显得有些不高兴。

韩敬戍手拿玉环,不屑地笑道:“上等的羊脂白玉应该白如截脂,润如羊油,玉面滋蕴光润,无半点杂色,玉身刚中见柔,而这只玉环虽然通体雪白,但于蟠螭处有三处发丝般青灰色的细纹,破坏了玉环的质感,如此又怎能称得上是上等的羊脂白玉呢?”

“说得好!”一个声音突然在门口响起,我回头向门口看去,只见一个衣冠楚楚的年轻人正迈着大步走进来,后面还跟着两个孔武有力的家奴。

“宋公子,你来了。”这店老板赶紧点头哈腰地迎了过去。

宋公子?听见老板这么一称呼,我和韩敬戍彼此心照不宣地对望了一眼。

宋齐走进店里,对着我和韩敬戍微一点头,然后问店老板道:“王掌柜,我要的玉刚卯呢?”

“在,在。”那店老板急忙跑进内屋,过了一会拿着一只漂亮的锦盒出来,恭恭敬敬地说道:“宋公子,你的玉刚卯。”

锦盒里放着一块长方体形状的白玉。

宋齐拿起他的玉刚卯凝视了片刻,然后防不胜防地将那玉刚卯递给了韩敬戍,说道:“你帮本公子看看,这只玉刚卯质地如何?”

韩敬戍轻扫了宋齐一眼,接过玉刚卯在眼前晃了一晃,遂说道:“与玉环无异。”

韩敬戍话一出口,那宋齐便立刻双眼怒视着那个店老板,吓得店老板赶紧说道:“这位公子,你可不要信口雌黄,砸了我的招牌。”

韩敬戍对那老板的话置若罔闻。只见他从腰间取出了一块洁白胜雪,润如晨露,晶莹似水晶的白色玉佩来。那玉佩像是被一种光环包裹着,释放出莹白色的光晕。

韩敬戍的那块玉佩形状扁薄,近璜形,其间雕有龙,鱼,豕的图形,并用细阴线刻出了鬃毛,玉佩两边还有镂雕卷叶纹。整个造型华丽奢美,手工精湛,一看便是上上乘的玉质佳品。

再看看宋齐和那店老板,两个人都惊得张大了嘴巴,傻愣愣地盯着韩敬戍手中的玉佩,半天回不过神来。

“如何?还要说我砸了你的招牌不成?”韩敬戍斜睨着眼睛看着店老板道。

“不……这个……我……”那老板愣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韩敬戍看了我一眼,说道:“小弟,我们走。”我立即会意,赶紧跟了上去,和他一起走出了玉器店。

“就这么走了?”我悄悄地问韩敬戍。

韩敬戍瞥了我一眼,自信地笑道:“放心,宋齐会追出来的。”

果然不出他所料,我们还没走出多远,那个玉器狂人便追了出来,在后面喊道:“二位公子请留步。”

听见宋齐的声音,我与韩敬戍相视一笑。

宋齐追了上来,拦住了我们的去路。

“二位公子对玉器的鉴赏能力实在让本公子佩服,想必二位公子与本公子一样,都是嗜玉成痴的人,今日遇见,算是有缘,本公子有个不情之请,最近本公子得了几件玉器,想请二位公子随我回府帮忙鉴赏一下。”

随他回府?我没听错吧,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我们之前还在冥思苦想着要如何才能混进太守府内,没想到今天误打误撞,这个宋齐倒是自己送上门来了。

我心里抑止不住的高兴,抬头看向韩敬戍,可是他却一脸为难的样子,说道:“我们兄弟二人与公子你素不相识,随你回府,恐怕多有不便。”

这个韩敬戍,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难道,他是想欲擒故纵?

“大胆,我家公子乃堂堂太守之子,你岂能如此无礼。”宋齐身后的一位家奴插嘴道。

宋齐回头,狠瞪了那家奴一眼,训斥道:“闭嘴,一点规矩都没有,何时轮得到你插嘴。”

韩敬戍却在此时突然笑眯眯地双手抱拳道:“原来公子是太守之子,真是失敬失敬,刚刚多有冒犯,还望公子见谅。”

“哪里哪里,公子言重

《山寨夫人》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