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一品农家妻》重生之一品农家妻听书 立场倒换 一品农家妻调教

一品农家妻

现代言情连载中

经典小说《一品农家妻》由古幸铃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寒初蓝,柴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想到这里,夜千泽扭身出门,抄起柴刀就走。

|更新:2021-01-13 16:02:0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一品农家妻》由古幸铃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寒初蓝,柴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想到这里,夜千泽扭身出门,抄起柴刀就走。

《一品农家妻》免费试读

想到这里,夜千泽扭身出门,抄起柴刀就走。

他要到后山砍柴,这是他每天的必修课,其实砍柴只是个晃子,后山还藏着他母子俩的一个秘密,十二年都藏于砍柴这两个字眼里,谁都不知道。

寒初蓝去田里忙活,夜千泽到后山去砍柴,李氏便在家里看守着寒酸的家。

太阳下山后,寒初蓝踩着月色从田里回来。

夜千泽也回来了,他依旧像往常一样,没有砍到多少柴回来,那双白净修长的手全长满了水泡,比起昨天更甚。昨天他仅是手掌心起了几个水泡,今天不仅是手掌心,就连握住钝柴刀的五根手指也长满了水泡。

“泽儿,你回来了。”李氏从屋里迎出来,看到他背后仅是背着几根半干半湿的柴根,有点失笑地说着:“泽儿,你就不能有点进步吗?”

“娘,我很努力的了。好香,我媳妇儿在做什么?”夜千泽把钝柴刀一放,就往屋里钻。

夜千泽一句“我媳妇儿”让李氏愣了愣,随即笑着:“家里就只有那半袋红薯,当然是在做红薯汤了。蓝儿就是有本事,不管是什么,经她手做出来,都很香。”

夜千泽乐滋滋地说着:“那是我媳妇儿能干。”音落,他人已经窜进了厨房里,看到寒初蓝小小的身影在灶台前忙碌着,他一双凤眸便开始熠熠生辉,好像他眼睛的光彩都是为了寒初蓝而散发似的。

听到脚步声,寒初蓝扭头看他一眼,淡冷地问着:“回来了?”

“嗯,回来了。”

“你砍的柴呢?”寒初蓝随口问了一句,红薯汤煮好了,她拿来碗筷清洗干净,就开始往碗里盛红薯汤。听了媳妇儿的问话,夜千泽老实地答着:“在屋外,还不能烧的。”

闻言,寒初蓝顿了顿动作又瞟了他一眼,接着才继续着盛红薯汤,想到自家相公的本事,寒初蓝不该对他抱着希望,他能活着回来没有喂了野兽就算不错了。

盛好了三碗红薯汤,寒初蓝示意夜千泽帮忙端出去,夜千泽嗯了一声,乐滋滋地走过来,惹得寒初蓝诧异地又瞟他一眼,她能说吗,她相公好像有点不一样了。当夜千泽伸出手要端红薯汤的时候,寒初蓝眼尖地看到了他厚实的手掌里全是水泡,她一把捉住夜千泽双手,拧着秀气的眉,瞪着他的双掌。

“怎么回事?”

夜千泽炯炯地看着她,有点邀功的意味,答着:“砍柴太努力了,所以满掌都是水泡,蓝儿,我一点都不偷懒。”

他媳妇儿会不会心疼他?

“柴刀你磨过了没有?”寒初蓝黑着脸问着。

这个笨蛋,别人骂他中看不中用,他就真的往中看不中用的路上走吗?柴刀那么钝,他也不会磨一磨,拿着那样的柴刀去砍柴,手掌不被磨起水泡才是怪事呢。

“没有。”夜千泽很老实地答着。

“你笨呀!磨刀不误砍柴工,你也不知道吗?柴刀不磨锋利一点,你砍什么柴?活该你满手都长水泡!”寒初蓝甩开他双手,黑着脸骂他一句,然后自顾自地把红薯汤端出去,不再让他帮忙。

在厅里等着吃饭的李氏听到动静,看到寒初蓝出来,她关切地问着:“蓝儿,怎么了?”

“娘,没事,这碗是你的,先洗洗手再吃。”寒初蓝把第一碗红薯汤摆放到桌上,淡冷地对李氏说道。她给李氏盛的那碗,红薯多,汤水也多,碗也是完好无损的那个。在这个家里,李氏是长辈,做晚辈的要孝顺长辈,这是寒初蓝为人处世的原则。

李氏也注意到寒初蓝比起以前更加的懂事,对她处处透着孝顺,心里很是宽慰。

“蓝儿,这碗给泽儿吃吧,娘下午没有做什么事,不用吃那么多的。”李氏想到的还是夜千泽。

寒初蓝扭头又撇了一眼跟着走出来的夜千泽,淡冷地应着:“娘,别担心,饿不了他,锅里还有呢,他那碗,我也装了不少红薯的。”说着,她转身进去把夜千泽那碗端出来,李氏看到果真有很多红薯片,她才放下心来。

一家三口吃着红薯汤。

夜千泽拿着筷子的手似有若无地触碰到水泡,每次他又似有若无地轻哼一下,存心想引起寒初蓝的注意。

微弱的油灯下,他漂亮的凤眸总是不着痕迹地瞟向寒初蓝,可惜寒初蓝就是不理他,只顾着吃她的晚饭。他那么笨,那般的没用,就先让他痛痛再说!

肚子填饱后,大家都洗了澡,李氏回到她的小屋里,寒初蓝先夜千泽一步回房,没有任何例外,她还是往房里夹了稻草,打算打地铺。

夜千泽进房后,看到她正在铺稻草,说道:“蓝儿,这天气很热,你睡在稻草上,会热得受不了的。”

撇他一眼,寒初蓝不说话。

“你睡床上吧。”

“我不想被踹。”寒初蓝淡冷地应他一句。

夜千泽俊脸微窘,看着她,半响才低低地说着:“我保证今天晚上不踹你!”

寒初蓝瞟他一眼,夜千泽后知后觉地发现她看他的时候,要不就是用撇的,要不就是用瞟的,其他女人见了他都会两眼放光,就她不会。他的小媳妇儿不喜欢他!

这个事实让夜千泽心里呛起来。

“我不想再次尝试一夜被踹几次的滋味。”寒初蓝很不客气地削着夜千泽的面子,让他的脸色再度窘起来。寒初蓝觉得他身上一点村民的气息都没有,就算他像其他人一样,穿着同样的粗衣裳,可套在他模特一般的身材上,都能穿出别样风采来,一股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贵气,是粗布衣裳无法掩饰住的。他,本来的出身是什么?

夜家母子不是张家村本土村民,是从外地搬来的,到底从哪里搬来,谁也不知道。他们以前的身份是什么,更是一团谜。

寒初蓝对自家相公的过去史不太感兴趣,就凭着夜家此刻的寒酸样,她家相公再怎样也不可能像小说写的那样,是个帝皇或者王爷吧?她还是回到现实好一点,想到前面三个晚上,她很努力地在床上和他保持着距离,结果还被他踹下床去,而且是一次比一次踹得狠。

《一品农家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