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盗墓异志》博异志 SM 盗墓异志女王

盗墓异志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刘叔,程景的小说是《盗墓异志》,它的作者是碧惠儿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那声音简直让我毛骨悚然。 感觉就跟我一墙之

|更新:2021-01-10 16:02:4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刘叔,程景的小说是《盗墓异志》,它的作者是碧惠儿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那声音简直让我毛骨悚然。 感觉就跟我一墙之

《盗墓异志》免费试读

那声音简直让我毛骨悚然。

感觉就跟我一墙之隔,特别是外头的那些乱七八糟东西,似乎是得到召唤一样,全部聚集到我的背后靠的石壁上。

我的背部开始冒冷汗,我动都不敢动的坐着。

程景依旧牵着我的手,察觉到了我的异样,冲我点点头,然后伸手将我搂在怀里,而后起身将我抱到刘叔那边去。

一起完毕之后,他跟黑子二人,默契般的迅速起身,打算将这棺淳举起来去顶住石门。耳畔的声音没有丝毫没有减小,獠牙那边的人,听到了这声音后更是害怕得紧,开始往我们这边靠过来。

而我觉得有些不对劲,靠到刘叔的耳畔跟他细语:“刘叔,别让他们举起棺淳。”

这等关键时刻,刘叔也顾不得一切理由,伸手适宜黑子和程景停手。

他们两人重新将那棺淳放下,而我在此刻像开了天眼一般,不仅是那声音在我的耳畔徘徊,我更知那外头聚集了多少东西。

我适宜他们把火把弄熄了,虽然在黑暗中我们更加会丧命,更加稀里糊涂毫无目标,可我总觉得在这黑暗中,是最好作战的。因为我们都看不见,更不会去猜想那到底是什么东西。

獠牙见刘叔如此听我的话,气得有些牙痒痒的。

一时间,整间耳室失去了所有的光。在这样伸手不见十指的环境中,我不知道我自己会不会胡思乱想,不知道我到底会不会先被我自己吓死。

本来,在这耳室中,空气层就有些微薄了,如今火把熄灭了,空气间更是瞬间掺杂了些腐焦味。

一时间大家又开始恢复到了屏住呼吸的状态,都已经调节好刚刚视线瞬间的黑暗,全部高度戒备的看着石门。

耳畔回荡着外头那些东西爬动的悉悉索索,还有其他东西蠕动的些许杂音。而我刚刚听到的毛骨悚然之声,似乎是它们当中的声音。

像个婴儿在玩闹的声音。

在这种古墓里,除了那未成型的尸胎外,竟然还有婴儿的声音,我有些不可置信。我不会怀疑自己是否听错了,我的耳力虽然没有比爷爷好,可是多少也比他们当中某些人胜上几分。

不容我不多想,我便被打断了。

打断我的是石门被敲打的声响,像是在敲门般查询内里是否有人。正是因为这样的一敲门声响,就让獠牙队伍中的一八尺男儿差点喊了出来。

多亏獠牙出手及时,才没有让外头试探的东西发现。

外头恶作剧般的“小朋友”似乎在玩闹,见我们没有回声,又连续敲了好几下。石门再怎么坚硬,也敌不过这些“小朋友”的暴力摧残。

石门裂开了一道门缝,虽然对我们不照成一份影响,但我们还是没有丝毫松懈。

我抬起头,黑暗中那门缝似乎带着这光芒一样,让我看见了一双青绿色的眼睛。青绿色的眼睛?我…

我打算研究一番,究竟为何物的时候。

不知道是谁的手,捂上了我的眼睛,不等我开始挣扎,我便听到了刘叔的声音,他有些着急的压低了声音,对我说:“别看,那是狐脸鬼婴。”

狐脸鬼婴?

天呐!

刘叔见我已经明白过来了,便对我点点头,才放开手。

曾几何时,在我暗房里看过很多关于这些奇形怪状的“怪物册子”时,我便记下了这种叫做“狐脸鬼婴”的东西。

说起这狐脸鬼婴,我其实也记得不是很清楚了。

我只记得,这玩意长着一张狐狸脸,青绿色的眼睛,具有很强的魔化力,稍微心术不正的人,就会被这玩意给魔化,然后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最后暴毙而亡。

之所以是鬼婴,其实说白了就是殉葬古墓中,一定还有孕妇的存在。孕妇死后通常胎儿不会那么快的进入死亡,所以才会有鬼婴的形成。这鬼婴能活这么久,且还可以指挥外头那些蛇虫鼠蚁,实为不易。这必定是墓主在建墓时,留下了些许什么,才让这鬼婴生存如此之久。

我不敢肯定,但我知道,这鬼婴能存活这么久,与血、尸体脱离不了干系。

想到这里,我又有了不明白的地方。到了这个古墓这么久,我还不知道这个古墓到底是什么朝代的,竟然连这种玩意都有?

能给我提供线索的只有回廊上的画了,我那个时候只记得琢磨其中的大意,并没有去细看画上历史考证。

真是悔不当初。

不一会,外头的声音开始小了下来,逐渐退散。

黑子问老李:“现在几时了?”

“十一,刚好一小时。”

老李的报时,让我有些慌乱了,没想到现在已经是这么晚了,这古墓一到夜里,还真的是什么怪物都有。

黑子起身去查看那石门后,还有没有东西时,我又一次看到了那青绿色的眼睛,吓得我立刻起身,抓去了黑子。

一时间,黑子倒也悟得快。我们两个人就这样静静的站在,等待外头的狐脸鬼婴早些离开。

我的腿长得有些麻了,毫无安全感的耳室里,我生怕下一秒,它就会发现内里的不同,而冲进来。这玩意要对付它的办法也不是没有,只是我们现在都没有能力去对付它。

正在干起架来,我们一定是输的。

完全不知外头情况的我们,又怎么能战胜,更何况这里还有伤员。

就在我们两个等了好半天,外头又安静了下来。程景挥手示意我两坐下,我们才松了一口气。

说来这鬼婴,还真是孩子气,竟然也懂得驱散之后,等着我们自投罗网。

如果刚刚黑子真的打开门出去查看的话,没准我们不知道要死得多惨。外头除了这狐脸鬼婴外,我没少听到有虫子等爬行动物的声音。

不管怎么样了,现在我们是安全了,当然也只是暂时的。

得知已经安全后,大家几乎都松了一口气。我重新坐回程景的身边,程景也不管我,独自研究着手上的东西。

就这么安静了好半会,我才从背包里掏出夜明珠,耳室终于恢复了些许光芒。刘叔趁着这会大家的放松,便让黑子拿出点干粮,递给我们先吃着。

“大家先吃点东西,一会轮班来休息。”

“好。”

这么一天的折腾已经让他们累得够呛了,本以为还可以休息上一段时间,不料却因为狐脸鬼婴的突然来袭,硬生生的还折腾了一个小时。

这会,大家明显有些累了。我和程景二人看上去还不算是疲惫,相对比之下,他们要比我和程景辛苦些。

我要多亏了程景救了我,并带着我到了这个耳室。让我两才得以在这地儿,能吃饱喝足,睡上一小段时间。

大家对刘叔的主意,表示赞同。

我拿过黑子给我的牛肉干,分了一些给程景,就要开始吃,出乎我意料的,刚刚被我打了一顿的獠牙,却对我说:“那罗家的人,果然连女流之辈就值得敬佩。”

我不管他,他爱怎么说怎么说,反正我对这种连兄弟都能动手的人没好感。

獠牙见我不理他,也作罢,吃起了手中的干粮来。

一顿风卷残云,我便听见了阿展叔喘气的声音。对于这种贱人,我是在也不想搭理他的。不料他睁开眼,见到我的那时,有些气急的指着我,说:“你竟然没死!”

我听到他这话,怒意又从心而生。

程景见我又要发作,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我只好强忍下来。

“什么叫做我竟然没死?你很想我死吗?阿展叔!”我没有忽略他惨白脸色一闪而过的着急,和愧疚。

他.妈.的,这会你倒是会装愧疚了?早些要老娘服下聚阴丸的时候,怎么不见你愧疚?

他被我质疑得有些不堪,低下头叹了一大口气,而后起身对我连连磕了三个响头!!我不明所以,虽然我有些愤愤不平,但也不至于要一个可以做我父亲的人,来给我磕头。

“对不住啊。我本想这斗应该不难,岂料这斗竟然险些要了我的命。”

我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也没有打断他,黑子见我这样,便伸手去扶起阿展叔,坐回原地。

阿展叔有些愧疚的对我说,本来他是真的以为这外墓已经被人倒得一干二净了,这内墓的龙气应该早已被破坏了。但为了保险,他还是狠下心来,从程景那里,要了那颗聚阴丸,并欺骗我服下。

他冒着可能出斗后会被爷爷追杀的厉害,还要欺骗我服下。

进了内墓后,他就发现了这斗已经被人开过了,他害怕这斗里的东西,被人捷足先登。所以进了石门后不久,就督促着要我跟黑子快手些。

其实他是想引黑子快些来,而丢下我,让我体内的聚阴丸发挥最大功效。

所以在我两进到内墓后,我仔细看着壁画时,他就已经让黑子先进另一道门中,并告诉黑子,他在外头陪我,一会就进去,让黑子先跟刘叔他们走。他在石门外,看着我渐走渐远,就进了另一道石门中,就这样落下我。

而他们在进了石门后,就发生了一连串的东西,有雕塑逼真的蜡像灯奴,他们稍有不慎,将灯奴推到,里头竟然满满都是尸蹩!!而阿展叔直到了这斗的凶险与不易,便立刻让刘叔他们往后退,不料他还是受了伤。

这衣服下的后背,满满都是尸蹩的前爪抓出来的伤口。虽不致死,但却痛不欲生。

我听完他的话后,整个人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盗墓异志》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