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乱世巫女》神无月的巫女 现代言情小说 乱世巫女强受

乱世巫女

现代言情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苏韵朵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乱世巫女》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王轩,上官娇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铺天盖地的红,从前院一直到内院,随处可见高高挂起

|更新:2021-01-10 16:02: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苏韵朵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乱世巫女》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王轩,上官娇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铺天盖地的红,从前院一直到内院,随处可见高高挂起

《乱世巫女》免费试读

铺天盖地的红,从前院一直到内院,随处可见高高挂起的大红色。

红色张扬着待嫁女的欢喜。

上官娇蔷轻轻玩着手中的青丝,唇边带着一抹淡笑。她眉目如画,一双剪水秋瞳含烟笼雾,细腻白净的肌肤如玉一般闪着淡淡的微光。此刻她因为待嫁的激动和羞怯,脸色便如同染上了三月Chun桃的那一缕艳光。

上官娇蔷挥挥手,一旁候立的雪苑忙走上前一步,将手中的托盘恭敬地放到上官娇蔷旁边的矮几上。

“上前来吧!”

上官娇蔷一招手,一个面带喜色的丫鬟急忙走上前去。明天就是二姑娘的大好日子了,今天每个人都会分到喜钱。想到这里,她的眼睛又瞄向那个托盘里大红色的大红色绣囊。

“诺,打赏你的。”上官娇蔷随意从托盘里捻起一个绣囊。

“奴婢愿姑娘富顺平安,早得贵子,恩爱百年。”

丫鬟一脸喜色,接过绣囊,口中忙说了几句恭贺的话。

不一会的功夫,一群丫鬟都各自领了一个大红绣囊,都退去了。

走到僻静地方,丫鬟们连忙打开绣囊,这一打开原本喜悦的神情立即淡了许多。

“这钱袋入手重,却没想到只是十来个铜板儿。”一个长相清秀的丫鬟失望嘟囔道。

“哪里呀,明明二十呢?”这一声却是带着嘲讽说。

言毕,丫鬟们都掩嘴笑了起来。

“做事去吧,有得赏就不错了。”一个主事模样的丫鬟说道,众丫鬟都散去了。

上京一家酒肆里,一个玉冠束发,面容白净的男子笑着,推辞不得下又饮了一杯酒。

“轩兄,弟再敬你一杯,祝你和嫂夫人百年好合!”

这个面容白净被人称“轩兄”的男子就是安南王府的小侯爷王轩。

此刻,他实在是喜悦之极,便也不推辞,只要是敬过来的酒都一饮而尽。

他身后的侍卫也未曾提醒,谁都知道安南王府的小侯爷明日将娶亲了,今日如此喜悦实在是人之常情。

“轩兄,你把我们云国男子朝思暮想的第一美人收归怀中,可要羡煞国内众男子了。”一男子劝酒道,“这一杯你可非喝不可,纯是为了安慰兄弟们再无缘美人的心。”

“自是,自是!哈哈……”王轩端起酒杯一饮而尽,开怀大笑起来。

这云国第一美人出自太傅府,自十三岁露了一次面之后,便不曾再在人前出现了,现在应是十五了吧。

想当初她小小年纪便有了绝世之姿,另人至今不忘,如今只怕更甚了。

王轩喝着喝着,觉得心好似乘了风,直欲飘到云端了。

礼乐吹打中,花轿入了安南王府的大门。

一年中难得的良辰吉时。

宴过宾客之后,王轩在侍从的搀扶下,跌跌撞撞地走向新房。

烛光将屋子里映照得分外喜气,大红的双喜字随处可见。

王轩遣退了左右侍从,轻轻推开门。

他放缓了脚步,像是怕惊扰了床边上端坐的娇人儿。满屋的喜气也染上了他的脸,他狭长的眼,眼尾上挑,似乎关不住喜悦。

“夫人。”他低低唤了一句,揭开了喜帕。

一张如芙蓉含露的脸现出来。眉如新月,眼如Chun水,唇如桃瓣,肤若温玉。细细看,那眼中似喜还羞,似羞还怯,柔情万分中又有一股小女儿家的娇媚。

他不由得低低赞了一下,“果真明艳。”

上官娇蔷此时听得王轩这样一赞,心中一喜一羞,脸上的红晕更甚三分,又平添了三分颜色。

“谢小侯爷赞赏。”

“还叫小侯爷么?”王轩戏谑一笑,伸手将上官娇蔷往怀中一揽,“夫人叫我夫君即可。”

“是,夫君。”上官娇蔷低眉顺目,声音出沾了糖的面粉团子一般甜软。

“哈哈哈……”王轩心头欢喜更甚,“夫人,能得你云国第一美人,此生无憾!”

话一出口,却见怀中娇儿身子一僵。

“怎么了?”

“无事。”上官娇蔷心中百转千回。

她依稀记得,她十二岁那年和云景和太夫人一起去庙里上香,两人都带了面纱,面貌未被人知。可是下山的时候,云景看到有一乞儿被两三个顽童欺负,上前劝退那些顽童的时候,面纱不小心被扯了下来,周围的人瞬间惊为天人,又因其善举,从此就被冠以云国第一美人的美名。

这话已经多时不被人所提了,今次又听到,却吓出她一身的冷汗。

她不知道的是,养在深闺的女儿是听不到外面男子说这类的传言。

她心中怨恨云景更深,云景三番五次拦阻她,这次成婚了,她居然还是阴魂不散。

可是,眼前却如何得过才好?

娇蔷心中正惶惶然,王轩又温柔地问道,“轩能否一问夫人闺名?”

云国女子嫁人前闺名都是不得告知男子的,也羞于闺名广为人知。

王轩的温柔让她心中不仅没有一丝甜蜜,还有些恐慌,娇蔷心中苦涩,说道,“我闺名娇蔷。”

“娇蔷?娇蔷……”王轩口中反反复复念着,然后突然眉开眼笑地说道,“是极,好名字。夫人容色绝佳,有云国第一美人之称,不就是娇而媚的蔷薇花么?”

“夫君,妾身虽然容色尚可,但是这第一美人却不是说的妾身。”娇蔷心中计较了一番,还是说了实话。早说也是说,晚说的话,反倒要承担一个欺骗的罪名了,只怕会更加不堪。

殊不知这话一出口,王轩身形便是一顿,一双狭长的眼神直视着她,那眼神里的厉光直叫她连喘气都不敢大声。

“那你是何人?太傅府就一个嫡出的女儿,那便是有云国第一美人之称的人儿。你却又是何人?难不成太傅府还给本小侯爷弄个庶出的女儿当正妻?”

上官娇蔷听得王轩语气不善,扑通一声跪下,“妾身,妾身虽然是庶出的姑娘,可是容色比之嫡出的大姑娘却是不相上下。”

“不相上下也只是一妇人。”

王轩眉头紧皱,冰冷无情的眼神静静地看着地上娇泣不止的上官娇蔷。

眼前的妇人虽然还是惹人怜惜,明艳动人,可惜却只是一妇人了。当初皇上赐婚他欣然兴许,便是觉得这太傅府必定会下嫁嫡女,那在战场厮杀的小儿虽然有一个护国大将军的名声,实际上却只是一个无身家背景的十七岁小儿,怎能跟堂堂安南王府相比?

太傅府两个女儿中,嫡女不仅有第一美人之美名,且颇受兄长爱护。她的两个兄长虽然现在不是官居要职,可是都是人中英杰,平步青云指日可待。何况,只有在他们尚未发达之时拉拢,才能尽得人心。如能娶回,有其兄长相助,对他的大业有百利而无一害。

何况他还在众人面前因为要迎娶第一美人而喜形于色那么久,要是这妇人身份被人知晓,他肯定要免不了被众人在背后议论嗤笑。

此刻,他心中大婚的喜悦已经荡然无存,一种被欺骗的恼怒如同燎原之势的火,让他几欲想拔剑而出。

他在世人面前一直是温文尔雅,一副和善亲厚的样子。世人都知安南小侯爷志在纵情于山水,游戏于人世,却不知道他心中有鸿鹄之志。

想到此,他因新喜而微醺的心已经清醒无比。

“为何是你?难道我安南王府却不值得太傅府一个嫡女出嫁?”

他一开口,那股震慑住上官娇蔷的气场一送,她轻而急地喘息两声,马上回道,“实在是家姐无故落水,刚刚死里逃生,空有一身病痛,容色也不似以往。怕以带病之身出嫁不吉,所以娇蔷才代姐出嫁。”

“无故落水?死里逃生?”

“是。”

“想不到,小小的一个太傅府居然敢看轻于我!你……死却都是便宜了你!”

王轩心中恼怒更甚,谁不知道这些深宫内院的把戏,无故落水,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王轩自然是心知肚明。

他怒极反笑,俯身看着地上低垂着头的上官娇蔷,说道,“过得几日我说你被潜入府内的刺客所杀,可好?这样我就能再请娶你姐姐了。”

上官娇蔷心中一片荒凉,成为新嫁妇的喜悦荡然无存。

这新房里,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个恶毒女人设计的一场骗局,她定然是知道会有这样的结局,不然她怎么可能轻易就答应了呢?

百年的灵芝能换得一世的安稳么?

那个恶毒的女人啊,骗得她心如兔揣,又伤得她如坠深渊。她此刻已经将万般的委屈都算在云景的身上,认为是云景才使得她遭受如此的羞辱。

“说!”王轩见上官娇蔷只顾着发呆,不出一言,右手狠狠的掐住了她的下巴,逼她抬头看向他。

“妾身,不止是一妇人!”她突然直直地看向眼前这个男人。

还是那个人,可是那里还能在他身上看得到温润如玉,良善易处?

原来他一直是这样的,将阴暗的一面隐藏在那样温润的外表之下,欺骗世人。

“哦?”王轩突然看到上官娇蔷直直地看着他,不由大奇。刚才这个妇人还哭哭滴滴的,怎么一转眼就敢直视他了?

“小侯爷是想要江山还是没人,妾身都将倾力相助,并且只是一妇人。”娇蔷深吸了一口气,继续慢条斯理地说道,“我那嫡出的姐姐虽然有父亲的照拂,有嫡出的兄长相助,可是她却是一个懦弱可欺的女子,空有容貌而无头脑。”

“我有一计可以让小侯爷能抱得美人归,如此王爷就可以得她的人,得她兄长相助,还能使得太傅府欠小侯爷一份人情,以后……呵呵,

《乱世巫女》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