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农女不种田》农女不种田 花三娘 蕾丝 农女不种田Mary

农女不种田

现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农女不种田》是花三娘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林喜乐,梦里,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是她的第一个意识。 还没挨个认出谁是谁,

|更新:2021-01-09 12:04:0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农女不种田》是花三娘所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林喜乐,梦里,书中主要讲述了: 这是她的第一个意识。 还没挨个认出谁是谁,

《农女不种田》免费试读

这是她的第一个意识。

还没挨个认出谁是谁,就被一个怀里带着酸腥味,却又混合着浓烈狐臭的“大妈之一”一把揪着衣领抓起来:“死丫头,叫你喂个猪,你竟然学人家上吊?是你娘亏待了你?还是你爹不给你吃喝?”

这女人谁呀,又恶又俗又烦,嗓门还大。

这是林喜乐对她穿越之后的所谓娘亲的第一印象。

当然,后来也一直是这个印象。

听着大***怒吼,林喜乐头痛欲裂,懵懵懂懂,茫然四顾,又看见了那棵枯老的树。

只不过,刚才看见的是树的上半部分,现在看到的,是树全貌。

刚才,她是吊在空中,视线所及是树干,现在,她则躺到了地上,视线所及,是蓝蓝的天空下,一颗丑陋的歪脖子树。

横出来的树干上,空荡荡挂着一截绳子。绳子绕成一个圈,恰好放进去一根脖子。

脖子?林喜乐摸摸自己的脖子,触碰到一个伤口,顿时疼痛不已,火烧火燎。

趁她发呆的功夫,大妈又恼火了,脱下鞋底朝她劈头盖脸的打过去:“家里忙的要死,你不好好学着看顾弟弟,到处乱跑,真该吊死你算了,省得我还苦命的为你Cao心。”

林喜乐哪里挨过这等皮肉之苦,顺势一把抢过她的鞋底,霎时鼻尖冲进一股浓浓的脚臭味,比她最讨厌的臭豆腐还臭,赶紧远远的胡乱一丢,大叫着:“疯女人!”

大妈傻愣愣的懵了,待反应过来,双手扑打着膝盖就哭上了:“我的命好苦啊,男人不挣钱,女儿不听话,拼着性命生下你这个小东西,忤逆不孝对老子娘动手啊……”哭着哭着,看林喜乐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土,大声嚷道:“你这个不孝的东西,要去哪里?”

林喜乐懒得理会这等泼妇,看着一旁的几个大婶手忙脚乱的拉她劝她更觉得可笑。

周围都是陌生的脸,善良的凶恶的,朴实的Jian猾的,却有一个共同的特征:皮肤都很粗糙。

一看就是没保养的。哎,好歹用个大宝啊。

林喜乐悲哀的想,女人不保养,自然就老得快,还怎么在万千女人中,得到帅哥,谈情说爱?

“林婶子,你别伤心了,不喜能站起来走,说明她没事,你还是赶紧喂猪去吧。”另外一个大妈好心劝道:“等一下孩子想通了,自然会回去的。俗话不是说……说……说那什么来着?”

她用手捅捅另外一个大妈。

那位大妈会意,急忙接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依我看呀,你家不喜,是个有福气的……多亏了刚才那位少爷救人啊。”

话未说完,就被林婶子粗暴的打断:“什么大难不死?她是不成器,自己上吊啊……”自动忽略有人出手相救的事情,说着又嚎啕大哭起来,像是受了天大的委屈一般,对一旁愣着出神的粗布衣衫姑娘说道:“还杵在这里,像一截木桩子似的干什么?赶紧去看着你妹妹,记得让她打猪草。”

那姑娘低着头闷声不吭的赶紧赶上了林喜乐的步伐,静静的踩着林喜乐的脚印,一步一步的跟着走。

脚下是泥土,耳畔是清风,眼里是稻田,路边是野草。

近处是耕田的牛,远处是叫唤的猪,地上啄虫子的是鸡鸭,河里游来游去的是鱼儿。

好一副世外桃源的美景画。

当然,如果没有脚下的牛粪,耳畔的呵斥,眼里的农人,路边的烂泥。

也没有近处光着膀子的大爷,远处穿着破烂的孩子,地上吸在牛粪上的苍蝇,河里“咕刮”“咕刮”乱叫的癞蛤蟆。

林喜乐越走越震惊,越走越伤心,越走越陌生,越走越绝望。

她这是,到哪儿了?

带着十万分之一的希望狠狠掐一把大腿,立刻疼的眼泪花子都要流出来,这不是在梦里。

也根本不是B城,更不是她最初以为的郊外。甚至,可能连现代也不是。

那么,她是……穿越了?

认知到这一点,林喜乐毫无征兆的突然停下来,一把蹲在地上,抽抽嗒嗒的小声哭了起来。

她才20岁呀20岁,正是花一样的年纪,怎么能待在这样一个落后的鬼地方,跟这些在农田里耕地,猪圈里喂猪的人生活在一起?

慈祥的爸爸温柔的妈,友爱的同学可爱的狗,岂不是通通见不着了?

她是从床上掉下来死了重新投胎,还是直接灵魂穿越到了别人的身体?

全都不知道。

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去原来那个世界。

细思恐极,于是小声的低泣,顿时变成嚎啕大哭。

哭声凄厉的直上云霄,仿佛谁掘了她家祖坟,又或者谁Cao了她家祖宗十八代。

从日头在正中哭到日头偏西,林喜乐只怕前半生的眼泪都哭尽了。

当然,哭的那么凄凉,模样也好看不到哪里去。

终于有人看不下去了。

“妹妹,你别哭了,若是你不想去,我去跟娘说,就让我去好了。”跟着的大姑娘见林喜乐哭的不能自已,情不自禁急了。

她盯着林喜乐大半天,双脚都蹲麻了。

“娘虽然不喜欢我们,可好歹也是亲娘,不会那样恶毒的。”大姑娘又补充道。

“妹妹,天都快黑了,先去打猪草吧,这事儿回头姐姐替你求情,不然晚上就没晚饭吃了。”

“姐姐没想到你真的说上吊就上吊,早知道我就不偷偷告诉你了。”大姑娘继续絮絮叨叨。

说着说着,也跟着林喜乐的哭声难过起来,蹲下身子,小心的拉她的胳膊,语带哀求:“姐姐替你去,你别伤心了。”

“替我去干嘛?”哭了个够本的林喜乐突然提起头,像个小花猫一般望着大姑娘。

大姑娘被她毅然的眼神吓了一跳,急忙说道:“替你去给二憨当童养媳啊。”

童养媳?OH买噶的!

林喜乐翻个白眼,这TM到底是什么年代,居然还有童养媳如此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名词。

“都怪我不好,不该忍不住把这个消息跟你说,让你想不开上吊自尽。”大姑娘说着说着也抽抽嗒嗒哭起来:“若是你有个什么好歹,姐姐……姐姐这一辈子也……也不会安心的。”

越哭越大声,搞得林喜乐又反过来安抚她:“别哭啊。哎你别哭啊。”

似乎在为今后的命运默哀,大姑娘抽泣的不能自已,林喜乐劝说无效,恼怒的大吼一声:“别哭了!”

这招大嗓门果然奏效,大姑娘抽抽噎噎的停下来,眼含热泪看着林喜乐。

“你是说,你是我姐?”怎么可能好吧,她看起来不过十五六岁,比自己小多了。

如果她是大姐,那自己多大?难以置信的看着比自己高一个头的姑娘,林喜乐狐疑的抖抖小短胳膊瘦小腿,才发觉,这完全是未成年少女的身材啊。

单薄的可以,个子也矮,完全是平板电脑飞机场。

她发育了二十年的前凸后翘呢?

林喜乐愈发沮丧,这么说,她在这里,是要从十来岁又开始长起?

“嗯。”大姑娘看着林喜乐,坚定的点点头。随后拨浪鼓似的摇着头,伸手摸上林喜乐的脑袋:“不喜,你是不是脑子出毛病了?”

言下之意就是,连亲姐姐都忘记了。

林喜乐甩开她粗糙的手,对着大姑娘语速极快:“我脑子好使的很,你回答问题就行。”

我叫不喜?

嗯。

你叫什么,多大?

招弟,快十六了。

我为什么上吊?

娘想把你给傻子二憨做童养媳,被我听见了,偷偷的告诉了你,你想不开就上吊了。

为什么要给人家做童养媳?

家里穷,二憨他娘出十两银子呢。

你要替我去?

娘已经收了人家的银子,说好下个月初一就送人过去,没几天了。

那个我最开始看见的帅气少年是谁?

啊?你说谁?什么少年?

大姑娘说着说着又哭起来:“我可怜的妹妹啊,怎么上个吊人没死,脑子却傻了呀。”边哭诉边擦眼泪:“都怪我嘴快,都怪我嘴快。”

林喜乐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心中暗道:的确是该怪你,若不是你喜欢传播消息,那个叫不喜的丫头,怎么会想不开寻了短见?若是她不死,自己又怎么会穿越来到这么个鬼地方?

嘴巴一扁,又有点委屈的想哭,终究是握紧了拳头,一言不发,大踏步向前走去。

既来之则安之,穿越小说中的女主角,貌似也没有一个混的差劲的嘛。更何况我林喜乐,要智商有智商,要情商有情商,还有一颗善于发现帅哥,追逐帅哥的眼睛。

或许就能利用渊博的知识,吟诗作对,技惊四座,碰上个王爷将军,谱写一段美妙的爱情佳话了。到时候,谁TM的也别羡慕嫉妒恨!

。。。。。。。。。。。。。。。

我是温和的分割线。。。。。。。。。。。

亲们别光顾着看呀,投投票,收藏下,三娘是感激不尽咯。

《农女不种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