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桃花离》桃花离不开瘳春风 鬼畜 桃花离帝王攻

桃花离

现代言情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桃花离》的小说,是作者沉默白纸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大央国的国城云都有三大着名的地方:一是皇城,也是

|更新:2021-01-09 08:02:3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桃花离》的小说,是作者沉默白纸创作的现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大央国的国城云都有三大着名的地方:一是皇城,也是

《桃花离》免费试读

大央国的国城云都有三大着名的地方:一是皇城,也是大央国的中枢所在;二是响空山的白寻塔;三是云都东城的柳词小巷。

这柳词小巷能够与皇城齐名不仅在于它的地理位置颇好,更为关键的是它在整个云都甚至全国都有举足轻重的作用。

柳词巷左邻艺坊遍布的平安街,右靠云都最为繁华的东市。巷子不深却有十余米宽,两旁书阁林立,倘若站在巷口,抚琴吟诗声便开始不绝于耳。这里是文人才俊的集中地。

这些人中不乏有胸怀大志者,当然也有不少仅为慕名而来。进了柳词巷谁都可以畅所欲言不用担心会因言语不当而入狱,所以如果有人对国家政事有意见或对某个官员不满大可放心言谈,不过能说出这些“大逆不道”的人一定要有独到的见解,不然没人能保证他可以在出了这里还能够安心生存。

天下茶楼。说书人手拿纸扇正口沫四溅地侃侃而谈:“诸位看官,在开始之前可否先回答一个问题,这云都之中哪家公子最为俊美?”底下人一听,纷纷交头而论,“是王丞相家的二少爷吧,听说他年未十六,上门求亲的人就已踏破门槛,其中还有不少是王公贵胄的千金呢。”“应该是当今九王爷,王爷貌似潘安,曾有异国公主宣称非王爷不嫁。”“要我说最俊美的人应是广阅阁的风瀚宇风公子,风公子不但长得俊美异常,如仙谪凡,其才情更是无人可及,说他是大央第一公子也不为过。”“我猜是李侍郎家的公子……”“是钱善人家的少爷……”

“咳咳咳”说书人用纸扇敲了敲桌子,打断了下面七嘴八舌的人们。“错错错,我想没人能猜到那个人是谁……”说书人买了个乖,慢悠悠地端起一杯茶喝了起来,底下人等不及吼了起来:“快说,别扫了兴。”“是啊,快说他是谁。”说书人放下茶杯,清了清喉咙:“他就是礼部尚书林呈林大人的大公子,此人生得明目皓齿,眉眼生辉,比那红颜祸水的女子都还美上几分……”话还没说完,底下的人又闹了起来:“胡说,林大人的公子我见过,是个英俊人才却没有你说的什么云都最美。”“是啊,听说林大人只有一位公子,哪里来的大少爷?”“对对,我也听说了。”

“安静安静,”说书人挥着手不高兴的阻止他们继续,“你们知道什么,这林大少爷的娘就是十八年前全艺坊的头牌苏清婉!”一句话点醒了众人,当年艺坊才女苏清婉的名气可是响彻云都,那时不少的青年才俊都拜倒在她脚下,人人以成为苏姑娘的知音为荣,可后来不知怎么苏清婉放弃了奢华的生活下嫁林府,再后来就没了什么消息。“苏清婉嫁进林府可享了福,听说林大人担心爱妾仍被人觊觎于是对她千呵万护,连房门也不让她踏出一步,后来据说苏清婉生下林大少不久后就因病去世,林大人肝肠寸断、思卿成疾,最后把爱妾留下的孩子捧若至宝,除了他自己甚至不想让别人看到,一直到林大少Cheng人为止,所以你们才不知道。”说书人说得头头是道,这时有人问:“这是林府的家事,你怎么知道的?”“嘿嘿,我是谁?我的不少亲戚都在那些名门大府里当差,打听个消息还不手到擒来。”说书人笑得得意,纸扇摇得呼呼响。

此刻楼里的人都沉迷于相互的讨论,谁都没注意到角落里一桌坐着的两个人。

其中一个锦衣公子一边听一边摇摇头:“这些人……”另一个同样身着滚边锦衫的人只是笑了笑,独自低头喝茶。

天色尚早,柳词巷的广阅阁早已高挂起灯笼,偌大的厅内,不少文人在那里或吟诗作对,或饮酒独思。

郭庆匆匆忙忙地从后面跑到书柜前,甩了甩手,低着头一排一排地在书架上翻找。今早公子就让他找到那两本琴谱送过去,结果自己贪玩误了时候,再晚些恐怕又得挨骂了。

正当他找得大汗淋漓时,原本还热闹非常的大厅突然安静了下来,他停下手左右看了看,发现所有人的目光全都朝向一个方向。郭庆顺着转过头看见一个人背着光站在门口,等看清那个人的相貌后,郭庆听见自己抽气的声音,脑子里马上出现三个字:不是人。

林苏扬穿了一身纯色素衣,宽大的腰带遮住了他纤细的腰身,外面套着一件滚边白衫,个子虽不高但他那风liu倜傥的味道却足以让人为之倾倒。刚踏进门来就立刻吸引了无数打量的目光,他视若无睹,环顾四周,转身朝离他最近的郭庆走去。

“请问你是否知道风瀚宇公子在什么地方?”

郭庆看到门口的人朝自己走来,心“扑通扑通”地加速了跳动,他呆呆地看着那张逐渐放大的绝美的脸,说不出一句话。

见到郭庆这个样子,林苏扬皱了皱眉,又一次提高了声音问道:“请你去通知风瀚宇公子一声,说三天前写拜帖的人来了。”

郭庆这才回过神。拜帖?如果没记错的话,三天前有一个自称是林尚书府的下人送来一张拜帖,说是三天后林家大少将亲自登门拜访风瀚宇公子,另外还附上一封信,信的内容外人都不知道,只是像他家公子那样清高淡漠的人竟会答应,看来这位林大少不简单。

郭庆蓦地抬起头:“你……你就是林……林大少爷?我……我家公子在……在后面。”这孩子,怎么搞得话都说不清楚了,他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红着脸支吾着说:“请跟我来。”说完不等林苏扬反应过来拔腿就走。林苏扬愣了一会儿,笑着跟了上去。

这时其他人也回过神来。“难道他就是有云都最美公子之称的林家大少爷林苏扬?”“果然,闻名不如见面啊。”“还好不是女子,不然真是红颜祸水了。”……

林苏扬跟在郭庆身后边走边欣赏周围的风景,很是悠闲。郭庆想要加快脚步却又觉得失礼,于是放慢步伐仅略前于林苏扬。

眼见他们穿过了前厅后的小院走上一条曲折幽僻的碎石小道,四周的景色也由先前的斑斓繁华慢慢转为绿水青山的优雅。林苏扬不禁打趣道:“你家公子还真是与众不同啊。”“呃……”郭庆没听懂,不清楚身边这个美得不像话的人言语中的意思是褒是贬。

林苏扬没再解释,仍旧自顾自的走着。没多久一座两层高的小楼便出现在眼前,郭庆站在门前停了下来,转身对林苏扬说:“林公子请稍等片刻,容我先去通报一声。”林苏扬点点头,心里笑个不停,总算说了一句完整的话。

不多时,郭庆走了出来伸手往里一请:“公子请这边。”林苏扬整了整衣衫,抬脚走了进去。

楼内布置淡雅,和外面的风景相宜,想必这就是风瀚宇的风格。进门便看见几幅水墨字画挂在周围的墙上,左边摆着一张檀木书桌,桌上文房四宝齐备,还有一幅墨迹未干的题字。林苏扬走过去一看,是一首无题小诗:月影碎花苦思幽,落地无情怎来愁。醉眼云中景何处?独我偏偏叹不休。

林苏扬轻声念了出来,这时一个柔和的声音插了进来:“林公子久等了。”林苏扬闻声抬头,对面的红木扶梯上走下一个人来。只见这人长得似水似月,清俊的容颜堪比林苏扬都自以为豪的美貌,莫非这时空是美人的生产地?而那人在看清林苏扬的面目时也是一愣,不过很快就回过了神。

《桃花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