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邪皇逃妃》重生之铁血嫡女 邪王毒妃 弱受 重生之邪皇逃妃T吧

重生之邪皇逃妃

古代言情连载中

《重生之邪皇逃妃》由网络作家顾云倾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池诗璇,楚逸卿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说完,顾涟鸢便头也不回,转身离开了湖心凉亭。 楚逸卿转身看向顾涟鸢单薄的身影在皑皑白雪中渐渐远去,直至她单薄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0 12:08:0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重生之邪皇逃妃》由网络作家顾云倾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池诗璇,楚逸卿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说完,顾涟鸢便头也不回,转身离开了湖心凉亭。 楚逸卿转身看向顾涟鸢单薄的身影在皑皑白雪中渐渐远去,直至她单薄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

《重生之邪皇逃妃》免费试读

说完,顾涟鸢便头也不回,转身离开了湖心凉亭。

楚逸卿转身看向顾涟鸢单薄的身影在皑皑白雪中渐渐远去,直至她单薄的身影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之内,他才迈步离去。

书房内,墨倾正专心致志批阅着朝中大臣送过来的奏章,手中的毛笔疾驰如蛇,在奏章上留下一行行工整而苍劲有力的字迹。

楚逸卿推门而入,脸上溢满笑意,走到墨倾面前,拱手作戢,微启双唇,低声道:“拜见太子殿下!”

“免了!平日可未见你对我行此大礼,说吧!都探听到了些什么?”墨倾抬眸扫了一眼楚逸卿,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冷淡。

“谢太子殿下!”楚逸卿收回双手,眼中笑意更甚,在墨倾书桌前来回度步,兴致勃勃道:“太子妃娘娘让楚某转告于您,她不过闲来无事,见屋外雪景甚美,便出来逛逛罢了。”

“还有呢?”墨倾一脸淡然,继续奋笔疾书。

“没有了。”楚逸卿一本正经道。

听到这样的回答,墨倾豪不意外,轻轻叹了口气,继续挥笔批阅奏章。

楚逸卿见墨倾不理会自己,连忙迈步走到墨倾身侧,嘴角扬起一抹好看的弧度,低头在墨倾耳畔耳语道:“说句实在话,其实,太子妃真真是个美人儿。只可惜,却嫁给了我们冷酷无情的太子殿下。”

“楚逸卿啊楚逸卿,你说我该说你什么好?你难道没听说过一句话吗?自古美人如蛇蝎,我看你这风流浪子往后准死在女人手里。”墨倾清浅一笑,放下手中纸笔,漫不经心道。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这其中的乐趣,你这个整日只知江山社稷,黎明百姓的太子殿下是不会懂的。”楚逸卿对墨倾的话嗤之以鼻,不满反驳道。

“还是那句话,小心玩火自焚。顾涟鸢可是顾家的人,虽嫁入我太子府,但其中猫腻我想你比我更清楚。所以,你也别觉得那个女人可伶,心生恻隐。”墨倾不置可否,提醒楚逸卿道。

顾涟鸢回到蕙兰居,看了看周围,见四下无人,连忙将房门掩上,取了笔纸,绘出自己今日所见的太子府局部地图。画完后,顾涟鸢小心翼翼将那副地图收好,藏了起来。

顾涟鸢收好地图,便坐在躺椅上小憩,不知道为何她总觉得疲惫不堪,兴许是那日被墨倾折腾的太累,而自己也没有好好调养自己的身子才会至此吧!

屋内的碳火烧的热烈,噼啪作响,顾涟鸢总觉得太吵无法安眠,便起身将碳火熄灭,这才满意的躺回躺椅上去。

还未待顾涟鸢睡熟,房门处传来咯吱一声声响,一阵急促,焦躁的脚步声传至顾涟鸢耳中,顾涟鸢惊醒,原本以为会是哪个丫鬟进来添香,抬眸望去,才发现自屋外走进来的是一妙龄女子。只见那女子身段婀娜,体态轻盈,鹅蛋小脸,眉如远山含黛,眼若秋波潋滟,水光盈盈。鼻翼小巧,秀色可餐,樱桃小口,如含朱丹。确是个美人胚子!

再看她身上所穿衣物,皆是上好的绫罗绸缎所裁,顾涟鸢便知此女子定不是寻常人。不是皇亲国戚,那是也王公贵胄。

“你便是顾家嫡女顾涟鸢?”那妙龄女子走近顾涟鸢,一边上下打量着顾涟鸢,一边开口道,眼中满是不屑的神情。

顾涟鸢一听那女子的声音,便明白了,她不正是那日在蕙兰居外喊墨倾太子哥哥的女子么?原来是她!

顾涟鸢只觉好笑,看来,今日自己不得安宁了。顾涟鸢从躺椅上站起身来,与眼前女子四目相对,清浅一笑,应道:“没错,请问姑娘擅自闯入我的寝宫所谓何事?”

那妙龄女子莞尔一笑,看向顾涟鸢,一脸傲慢,嘲讽道:“其实,我池诗璇今日只是提前来看看姐姐,毕竟日后你我姐妹二人还得一同侍奉太子哥哥呢!不妨告诉你,三日后便是我与太子哥哥的大婚,希望姐姐日后多多照顾璇儿。”

“呵,原来如此!其实妹妹不用特地过来看我,我知你与太子情投意合,两情相悦。身为姐姐,我自然不会与妹妹争什么,今后你我各自为营,互不干涉便好。”顾涟鸢抬眸看向池诗璇,一点也不在意她对自己的态度,只淡淡应了句。

“既然姐姐如此明理,妹妹也没什么好说的了。不过我还得提醒姐姐一句,我与太子哥哥青梅竹马,恩爱有加,你就算是太子妃,在太子哥哥眼中也不过是个外人,我奉劝你一句,你最好少花点心思在太子哥哥身上,依我对太子哥哥的了解,越是像你这种送上门的女人,他越是厌恶。”池诗璇眉眼轻挑,在顾涟鸢身边转了一圈,警告道。

顾涟鸢没有理会池诗璇的挑衅,转身走到火炉前伸手拿起火钳去拨炉内的碳火,一边拨火,一边漫不经心道:“姐姐这蕙兰居素来阴冷潮湿,这天又下着雪,就更显森寒了,上回姐姐还得了风寒,差点没要了姐姐这条命,不过幸好姐姐命大,耐得住这森寒。若是别人在这蕙兰居呆久了,只怕也会染上什么不好的顽疾,自从姐姐得了风寒差点死了,如今连府上的丫头也都不怎么愿意上这儿伺候了。”

池诗璇听着顾涟鸢的话,不自觉伸出双手搓弄着自己的手臂,四处环视打量着这蕙兰居,不说还不觉得,现在听顾涟鸢这么一说,倒真觉得有几分森森的寒意。池诗璇不满的瞪向顾涟鸢,低声道:“你少在这儿装神弄鬼吓唬我。。”

池诗璇话还未说完,便被顾涟鸢打断了,顾涟鸢转头看向池诗璇,嘴角扬起笑意,脸色看起来煞是苍白,故意将音调放低,低沉的声音在这空寂的屋内显得格外渗人:“前些日子太子府闹鬼一事传的沸沸扬扬,难道没有传到你的耳中?若不信,随便找个丫鬟问问便知道了。说不定那鬼魂还在我这蕙兰居内,没有离开。。”

“你别再说了,来人啊,来人啊。。”池诗璇被顾涟鸢的话吓到,细细一想,好像真的有听府上的丫鬟们这几日一直在议论这件事情,难道是真的?想到此处,池诗璇连忙飞也似的逃到门前,伸手将房门拉开,大叫一声逃离了顾涟鸢的蕙兰居。

《重生之邪皇逃妃》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