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田地江湖》模拟江湖田地 妖孽受 田地江湖直人

田地江湖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是江一鸣,迟原风的小说《田地江湖》此文是康纳19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黑衣人绑好三人即闪身出去。江一鸣拼命挣扎,但是铁藤坚韧似铁,如何挣扎得脱? 陡然看到树叶帽汉子瞪着他,心中一瑟,跟住心中一横,想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23 12:27:1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是江一鸣,迟原风的小说《田地江湖》此文是康纳19原创的古代言情文,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绝对是非常值得一看的优质小说,书中主要讲述 黑衣人绑好三人即闪身出去。江一鸣拼命挣扎,但是铁藤坚韧似铁,如何挣扎得脱? 陡然看到树叶帽汉子瞪着他,心中一瑟,跟住心中一横,想

《田地江湖》免费试读

黑衣人绑好三人即闪身出去。江一鸣拼命挣扎,但是铁藤坚韧似铁,如何挣扎得脱?

陡然看到树叶帽汉子瞪着他,心中一瑟,跟住心中一横,想铁头三现在逃得无影无踪,显然是自身难保,何必再受这个狗腿子之气?刹那间横眉怒目瞪回去。

树叶帽汉子的武功并不高,只是仗着铁头三之威作威作福,自从他受铁头三派遣去江一鸣说的那个土地庙赴约,被黑衣人像小鸡一样提回来,积聚多年的骄气消去大半。

当下见江一鸣瞪回来,心中颤抖但仍硬着头皮叫道:“江一鸣,你想造反?”

话刚说完,陡然感觉脚影一晃,嘴巴已被江一鸣踹中,顿时感到颌骨剧痛,本能想叫“哎哟”,但两个字仅仅只是一缕气,竟是不能凝音发出,原来嘴巴已歪过一边未能复位。

江一鸣是大盗出身,过惯了刀尖上打滚生活,做事经常会破釜沉舟,当下想到铁头三已逃走,就想到了石子钻心,怒火万丈之下,踹出这一脚就没有留情,硬是将树叶帽汉子的嘴巴踢到脸面一边。

当下仍不解恨,又在他身上踹了两脚,踢得他身上的骨骼咯咯作响。

树叶帽汉子本来想出口求饶,但嘴巴未复位有话也是说不出。而且嘴角高高翘起,露出一副决不屈服之色,分明是多想挨江一鸣几脚的节奏。

江一鸣知道他的嘴巴已是难受之极,如果再踢顶多只是分解他上面之痛,就想起早已垂涎的桌上金银,腾的站起来,拖着两人的身子就往那些桌子走去。

树叶帽汉子始终保持一个坐姿不敢乱动,如像被拖动的石磨。那个女子则很配合,立即站起跟着江一鸣的身形走,而且走得甚近,整个身子就好像故意倒在江一鸣身上。

江一鸣好一个得意,金钱美女就像一箭双雕!

当下决定先得金子再回头照看美女,抬脚向桌上一大把金子扫去,想将金子扫落地下然后用仅仅能动的手指凑过去捡起转入口袋,陡然之间,感到金子如系着一条绳索,脚下地板变成跷跷板,身形一晃,直直往下掉下去。

感觉掉了十余丈左右,双脚陡然着地,四周一片漆黑。跟着听到一声“哎哟”,树叶帽汉子竟然在屁股重重一顿之下,叫出了这两个早就想叫的字。

江一鸣两手空空,金子自是没有捞着。当下哪还想着金子,只想着怎样出去,喝道:“你们两个知道怎样出去?”

其实他这句话有一半是多余,树叶帽汉子即便知道也答不上。

女子将身子贴在他身上:“咱们不出去了,就在这过活好不好?”

江一鸣想摇她的身子,但铁藤有弹性,双手被绑得甚是结实,当下就只是动了一下,哪里伸得出手来!

厉声叫道:“我问你呢,这里怎么出去?”

女子终于说了一句人话:“我不知道。”

江一鸣如要发疯,如此下去要么饿死,要么铁头三回来后被他整死。

发疯似的在洞中四处乱窜,洞中并不甚宽,方圆约有两丈余,但三人绑在一起的间隔并没有这么长,那个女子一直跟着江一鸣跑倒没什么,树叶帽汉子坐着不能动,这下又吃苦头,屁股起起落落,噼啪噼啪作响,身子如要散架,颌骨有如刀剐。

江一鸣窜了一会,抬脚踹向洞壁,不禁感到有点蹊跷,原来传来蓬蓬作响之声。顿时看到希望,如果是坚实的洞壁,踹上去几乎是没有声音的。

这就说明,洞壁很薄?

突然又听到洞壁传来蓬蓬声,像人为发出的声音。

蓬蓬之声不绝,陡然间感到一股泥土扑面而来,洞壁好像被打通。

漆黑之中陡然见到一点烛光,烛光闪烁之中一个黑影扑进来。

跟着对方的火折子亮起,看清对方的脸,原来就是刚才在上面绑他们的那个黑衣人。

黑衣人好像有点惊诧,再次划燃火折子照向洞口上面,突然如一只飞鸟向洞口扑上,江一鸣听到了蓬一响,便感到有亮光透下来。

黑衣人像飞鸟一样扑下窜过打通的洞壁,江一鸣透过数丈外燃起的烛光朦胧看到里面好像是一个大间,地面与墙壁显露甚多嶙峋石头,又像是一个甚大、不规则的石洞。

陡然之间,江一鸣在烛光旁边见到一个阴森可怖的身影,一个头发极长的灰衣人盘膝坐在地上,脸部的大半被头发遮住。

跟着江一鸣看到更可怖景象,灰衣人旁边还坐着多人,也都是头发甚长,穿着相同衣服。

女子突然嘿嘿笑道:“难怪我夜晚经常听到地底下有声音,原来这里就是地狱!”

江一鸣颤声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女子道:“这怎么能说是人,鬼呗!”

江一鸣明知她说谎,却不自禁啊的叫出来,这么一度长时间受到铁头三的惊吓,坠入温柔乡,那黑衣人与女子突如其来,面对满桌子的金子,不经意间将那个人间使者的话忘记,如今听到个鬼字,顿时想是不是因为失约而入了地狱?

黑衣人自黑暗处走出,手上提着个好像是铁藤编织的篮子,走到那班灰衣人面前叫道:“各位且起来,我用篮子吊各位出去。”

七个人的身形慢慢飘起,江一鸣根本没有见到他们的脚在动,直至飘起数尺,双脚才慢慢施展开来站到地上。也根本没见到他们使力,好像是空气将他们飘浮起来。

七个人影突然像走马灯一样旋转,身子也是轻飘飘,将黑衣人围了一圈。

黑衣人好像惊愕之极,叫道:“你们?”

一个灰衣人幽幽的笑道:“迟原风,咱们等了你好久。”

黑衣人好像顿然省起,昂脸大笑:“我迟原风的面子就这么大?让你们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躲在石洞中守候?”

那灰衣人淡淡的道:“不是你的面子大,是很大!扶桑七子不说在此等了七年年,就算等个数十年,能够将你等到也是值得!”

黑衣人哼道:“你们在咱们这里作恶多端,还道你们的恶已经满盈,回扶桑避难去了呢?原来你们就是咱们这里的恶鬼,在这阴魂不散!”

那灰衣人又幽幽的笑道:“没能杀掉你这个纵横江湖的神州第一好汉,扶桑人又怎能轻易的离去?”

《田地江湖》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