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我在战国有家室》男主有家室女主是小三 小白文 我在战国有家室章节目录

我在战国有家室

古代言情连载中

独家完整版小说《我在战国有家室》是纤城绘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白苹,小卜,书中主要讲述了: 白苹默默地待在原地,有些惨不忍睹小卜这个时候的犯蠢,关键是,这个犯蠢的小卜还是她的人! “那主人是不打算跳窗了吗?”小卜天真的问

阅文集团|更新:2019-08-19 08:43:4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我在战国有家室》是纤城绘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白苹,小卜,书中主要讲述了: 白苹默默地待在原地,有些惨不忍睹小卜这个时候的犯蠢,关键是,这个犯蠢的小卜还是她的人! “那主人是不打算跳窗了吗?”小卜天真的问

《我在战国有家室》免费试读

白苹默默地待在原地,有些惨不忍睹小卜这个时候的犯蠢,关键是,这个犯蠢的小卜还是她的人!

“那主人是不打算跳窗了吗?”小卜天真的问道。跳窗其实比起直接从客栈大门走的话,也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只是到底直接跳窗的话会造成难以忽视的动静,若是被下面一直监视着的发现了就不太好了。

白苹沉默了一下,斩钉截铁,“自然是要跳的,不怕从客栈大门走?我也没本事去弄来客栈的大门。”

只是——跳窗还是有一些小麻烦需要立刻解决的。

“可是楼下的那群监视的人可怎么办?”

白苹挑眉,嘴角微微勾起,只是没有笑出声来,压低了声音道:“小卜,莫不是说你傻你还真的就傻起来了,下面的那些人哦怎么也没有仔细去瞧瞧?”白苹话语中满是喜意,还有意料之中的意味深长。

小卜不明所以,借着白苹偷偷看向窗外的动作也跟着看了起来。黑夜之中的青城果真是一片寂静,客栈之下的力道矮墙旁,若是仔细看也是能够发现在那一片阴影之中隐约有几道更深的阴影在其中,或竖或横着。

小卜看了许久,不由摇头满心地感慨,“这些人可真是有毅力,纵然是换班的,可是这么黑的夜晚他们也能伪装成一个个乞丐一般在这里夜中也是一样的盯梢着。不仅如此,还能安静地恍若无人,真的是好敬业。”

白苹听罢,不由握紧了拳头,感觉自己的头顶隐隐划过好几条拇指粗的黑线,不想说话。

“你觉得除了我们两个这做贼心虚图谋不轨的人才会在这么大半夜还不曾睡着的在这里晃悠着,还有多少正常的人还会大半夜的不睡觉?”

“这不是还有监视主人的吗?再说了,主人你说错了,他们都不知道小卜的存在,所以从头到尾做贼心虚的人应该只有主人一个人吧?”小卜奇道。

白苹咬牙,“平时我叫你给我讲个故事你还光明正大的想要偷懒呢,更何况只是猜测着他们要寻找的人就一定在这间客栈好,又怎么可能会尽心尽力?”白苹看着楼下街道不远处的小巷之中的情景,轻哼说道。

“那我看到的他们的那些黑影——”提及到了自己爱偷懒的事实,小卜悲愤地垂死挣扎!

“早就已经睡着了,不然又怎么可能这么长时间也不见动了一下,噢不,”白苹说着,忽然顿了一下,挑眉轻轻笑着的模样,“有人还是身体动了动的,睡梦中翻了个身。”

小卜听罢也是跟着又看了一眼,忽然觉得,好像事实就如主人说的一模一样,甚至是,不远不近地看着那几团比夜色还要深沉几分的影子,有一个忽地翻动了一下,小卜自然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他还真的亲眼看见了一个人无意识的翻了个身后继续睡觉!

分明一开始他还稀奇地夸奖这些人尽职尽责的,却不想一群人,这才到什么时辰?不过是夜半,怎么就全都睡着了?

监督?呵呵,用眼皮子监督吗?

“那恭喜主人,可以放心地跳窗离开了。”小卜面无表情的回答道,

白苹看了小卜一眼,不再去打击他此刻已经濒近崩塌的自信心,

从窗口向下望过去,这个客栈建的倒是正好,与她家族里的那些楼台亭阁比起来,二楼与一楼之间的高度说高不高,说低,它也确实不低,只不过凑一个刚刚好罢了。

反正不管怎么说,白苹肯定是不能直接跳的,不然,非伤即残!

视线在房间之中转了又转,陡然想起了莫名在墙上挂着的一圈卷起来的草绳,看起来倒不如用草绳绑着自己慢慢地掉下去?至于将床单撕成条代替绳子支撑着自己下去的想法还未升起就被白苹利落地拍飞了。

且不说在这青城穷乡僻壤的没有丝绸绢锻什么的用来豪气地用作床单,就连看起来并不怎么靠谱的粗布也是没有的。有的也仅仅是用干草编制起来的一张席子罢了。

想及此,白苹不由心中哀叹,只怕是她从小到大都没有过这一次的贫穷经历了,除了自己的衣物之外,木板床上竟然连一层帷幔都不曾挂有!

有草绳,这对现在的白苹来说是个大喜事,不过稍稍又有一些悲观的是,绳子看起来似乎并不是太长,从二楼窗台上垂下去,还剩下一截高度需要自己直接跳下去。不过又是一阵幸好的是,剩下的高度,白苹已经是有能力跳下去了,这可真是幸运中的不幸的万幸了。

窸窸窣窣的声音一阵响起,白苹抓紧了手中的绳子以后才是深呼一口气,然后紧了紧背上的包裹之后才是一脚踩上了窗台,只身翻到了窗子的外边去,那个除了靠墙边上有一些细小的露出来的踩脚点之外,脚的下面真的是空的,悬空的!

白苹直到翻过去了之后才想到,为什么歌谣之中大多都是写男子翻墙而非是女子跳窗了。

这样一个极其毁形象又费力气的事情,是哪个女子,更何况是她这样几乎也算是娇生惯养的大家贵女做的出来的事情?而且依照如今的这个情形,白苹都差点握不住手中的绳子掉了下去!而且她保证,她的手估计现在都被绳子勒红了。

仅仅只是握着绳子微微向下移动一点而已,白苹就已经是满心的后悔。

她觉得她现在的这种还穿着长裙的两条腿不断地在空中扑腾着,还尽量靠近墙边摸索着寻找落脚点的模样,就像是一只不会游泳的狗在水里不断扑腾的样子。真的是,傻透了!

这个时候应该是直接跳下去才是最神气的了,可是白苹更是握紧了手中的绳子,即使是双手都快勒的红透也绝不放手。她胆小,她真的不敢啊!

就在脑海之中小卜看着白苹的这个模样想笑又不敢笑,同时又害怕自己一出声就打扰到白苹,让她一不小心摔下去了的话,那可真是罪过。所以一言不发地在角落里忍着笑装着哑巴。

不过他能这样忍着,也不一定其他看见了的人同样也会小心忍着。

“呵呵。”

一声低笑响起,声音低沉着,在寂静的夜中,除了白苹扑腾之下衣裙来回摩擦的声音之外,显得异常的明显。

还在不断扑腾着的白苹动作静了一瞬,有些不可置信地偏头,“谁!”

她压低了声音质问道。

《我在战国有家室》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