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蚀骨缠绵:纯禽帝少心尖宠》蚀骨缠绵琛少的心尖宠 健全文 蚀骨缠绵:纯禽帝少心尖宠在线阅读

蚀骨缠绵:纯禽帝少心尖宠

总裁已完结

《蚀骨缠绵:纯禽帝少心尖宠》由网络作家雪未央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柯少,那孩子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薇薇……”怎么薇薇会在柯少的车上。 按下开关,全自动的车门向她敞开,向车内轻瞄,却哪里有薇薇的影子。 这男人,他诳她了。 迟疑

|更新:2019-07-29 23:03:1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蚀骨缠绵:纯禽帝少心尖宠》由网络作家雪未央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柯少,那孩子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薇薇……”怎么薇薇会在柯少的车上。 按下开关,全自动的车门向她敞开,向车内轻瞄,却哪里有薇薇的影子。 这男人,他诳她了。 迟疑

《蚀骨缠绵:纯禽帝少心尖宠》免费试读

“薇薇……”怎么薇薇会在柯少的车上。

按下开关,全自动的车门向她敞开,向车内轻瞄,却哪里有薇薇的影子。

这男人,他诳她了。

迟疑间,身后的汽车喇叭一声接一声的响着,似在催促着她要马上上车……

来不及思考,想到薇薇,她已踏上了那辆黑色的宝马车,也仿佛踏上了一条不归之路。

车门自动合上,转眼已驶离了公车站,倒车镜里,美蓉正在不远处挥手追赶着她,而车却渐行渐远,转个弯,再也没了她的踪迹……

“薇薇在哪?”迫不及待的追问,他,真是她的撒旦。

看着她清雅而又急切的小脸,些许的不忍浮上心头,“别急,孩子在温馨公园。”

奇怪,调查的资料显示,她对薇薇没什么感情的,除了星期六和星期天,其它时间都是将薇薇寄在幼稚园里长托的。怎么看起来这会儿她倒是很着急的样子。

“你为什么要接走她?”绑架吗?她可是身无分文。

“没什么。那孩子需要亲情,所以我找人陪陪她而已。”

“你想怎么样?”身子一阵昏眩,从苏醒到现在短短的时间里她没有一刻的空闲过。

……

撒旦选择了沉默。

修长的手指握着方向盘,一张脸面无表情的望着前方,车速慢减,缓缓的停在了一间咖啡屋前,无声地窒息充斥在车内,两个人似乎谁都不想打破沉寂。

终于,他轻叹了一口气,优雅的走下驾驶座,绅士般的走到对面,打开车门,礼貌的邀请着她:“一起喝杯咖啡吧。”

望着他棱角分明的俊脸,布满邪肆柔和的笑容,一刹那间,有些恍惚,仿佛他是前来拯救她的主耶稣,累了,心的千疮百孔让她好想找寻一份依靠。

机械麻木的将雪白柔荑放到他的手上。

触电。

触电般的感觉让她的心狂跳飞舞,第一次她没有抗拒与男人的肌肤接触。

走在他的身侧,身后投下了两条影子,随着他们的脚步移动着,仿佛是卡通世界里的玩偶。

自动门在他们迎前的那一刻开阖而开,象是在欢迎王子与公主的降临,咖啡屋内,十几双美丽的眼睛‘刷’的直视过来。

厅前一面六七米宽的玻璃镜子中,他与她正在缓步而行,淡蓝的T恤镶着白色的边,黑色的牛仔裤。此刻,茵茵才发现,柯少的衣装与她的竟是相同的款式。

情侣装。

汗。

她只是不经意的,随意在柜子里选中的一套衣服,只为了出行方便而已,怎么会与他的如此的契合。

“你……”不会是为她选的衣服他也全部配好了情侣装吧。

有些得意的微笑,那个迷糊的眼镜秘书明天一定要涨些工资给她了。

他也是随意的抓了一套眼镜秘书预订好的衣服就套在身上了,却怎么也想不到会选了与她相同的一款。

“心有灵犀吧。”他故意这样解释。

心有些慌乱,这契合好象预示着什么让她有些无措。

选了一处靠窗的位置坐定,两相相对,咖啡与各色的糖摆在各自的桌前。

低着头用勺子不停的搅拌着杯中的咖啡,让咖啡漾起圈圈的涟漪,凝望出神,她甚至忘记了品尝。

“要加糖吗?”他端起杯子,轻轻的啜饮了一口,低沉的嗓音仿佛文雅的诗朗诵扰醒了她的梦幻。

“不加。”她空洞的拒绝,神思依旧在飘忽,她不懂为什么,在他面前,她的心神总会不定。

暗暗的笑,喜欢咖啡,就是因为它的苦,而她,又一次与他不谋而合。

看来,他与她竟有着太多的相似了。

“什么时候把薇薇还给我。”抿了一小口咖啡,她惦记着她的薇薇。必竟与孩子之间还有一份永远也割舍不掉的亲情。

“那要看你的表现了。”放下杯子,双臂环在胸前,他玩味的望着她。

“把孩子还给我。”眼神里多了愤怒,这个男人,他的外表是救世主,他的心里是她的魔咒。

摊开了两手,一本正经道:“孩子根本没有在我手上。”此时,孩子确实没有在他身边。

沉默。

无声。

良久,她吼道:“你到底要怎样?”

报警?脑海中闪过无数次的念头,又无数次的被她否决。

她是老鼠。

而那里,猫很多。

“你的表现。”再次重申,没有任何的回旋余地。

表现?这是什么意思,看了看对面的他,空有一副好皮囊,却原来只是金玉其外。不屑的撇撇嘴,玩笑道:“好。是一天,两天,还是一个月。”

尾音在空气里涣散,他仿佛未听见般的又选择了无声与沉默。

手指伸向裤子兜里,摸出了火柴与雪茄,点燃、吸进、吐出……

眼前迷朦一片,看不出他的表情,半响随着烟圈吐出了两个字:一年。

《蚀骨缠绵:纯禽帝少心尖宠》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