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明宫浮沉录》浮沉录是什么 百度云 明宫浮沉录HE

明宫浮沉录

古代言情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明宫浮沉录》的小说,是作者七子饼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干爹真是大人有大量,换做是我,断不会如此养着你们这群废物,”他一边说着,一边眯眼打量周德如。 “有用与否,现在还轮不到你来评说

阅文集团|更新:2019-07-27 19:01:5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明宫浮沉录》的小说,是作者七子饼创作的古代言情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干爹真是大人有大量,换做是我,断不会如此养着你们这群废物,”他一边说着,一边眯眼打量周德如。 “有用与否,现在还轮不到你来评说

《明宫浮沉录》免费试读

“干爹真是大人有大量,换做是我,断不会如此养着你们这群废物,”他一边说着,一边眯眼打量周德如。

“有用与否,现在还轮不到你来评说。”

武忞突然笑了出来,却不是和风熙日的明媚,而是风雨晦暝的阴鸷,“亏你活到这把年纪,一点自知之明都没有,真是愚昧。”

“别以为你私自拿了经厂的东西出去奉承各宫,别人就不知道,”周德如被他笑得心里发寒,终于被逼着吐出这样一句话。

“无凭无据,你别血口喷人!”武忞心里一凛,语气却丝毫不见客气,“你听好了,以后所有东宫的差事,一律回报于我,若是你这差事当腻了,那就随你的便。”

“对了,”他站起身子,慢条斯理地捋着袍摆的细褶,“这苏掌事叫什么名字?”

周德如不愿搭理他,随口敷衍道,“我记不得了。”

“你,过来,”武忞指了屋外一人,“东宫的苏掌事,可有说过他叫什么?”

这人听他突然出言询问,跪在地上,吓得一时间舌头也不利索,“他的名字好-好像是苏俊-俊草。”

“什么?你再说一遍?”刚才还漫不经心的手指,此刻已攥成拳头,连指节都已发白。

“是苏俊草!”

“滚-滚-滚!”武忞勃然大怒起来,他的声音由低而高,渐渐咆哮起来,清秀的脸庞瞬间涨得通红,太阳穴上青筋隆起,突突地跳着。

回话的小内官被这通毫无征兆的暴怒吓得魂飞魄散,连滚带爬地退了出去,周德如也被吓了一跳,他冷眼旁观,心里却暗暗生疑。

武忞知道自己失态了,但这个名字于他而言,实在太过沉重,他不想让周德如发现太多端倪,握紧了袖笼下发抖的双手。

“以后东宫的差事,你最好别插手,”说完这话,他大步走了出去,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已双腿发软,连站的力气都没有了。

武忞彻夜无眠。

不知道俊草是否也认出了自己?还是,他已认出自己,却又装作不识?

想到此处,武忞笑了起来,何必去管这么多呢,只要去东宫走一趟,彼此就能认识了。

他一夜辗转,此时只觉得腰酸背痛,头也发沉,暗笑自己城府太浅,为着点小事就失了方寸,实在是活该受罪。侍候他的答应听到他起身的声音,请示之后推门而入,一字排开,侍候他盥洗。

“掌司昨夜歇得好?”答应掌班银宝边侍候他更衣,边轻声询问。

武忞微微点头,端身坐在奁匣前。

银宝想起他昨夜的脸色,不敢大意,手里小心为他拢发,听他问道,“昨夜那个答应如何了?”

“奴婢让外值的御医看了,说是没有大碍,只是需要多躺些日子,”银宝担心说了实情惹他不快,一句话稍微带过。

“多补些假,再赏些银子,”武忞听他如此说,才放下心来,昨日也怪自己火气太大,若是闹出人命,干爹过问起来还真不好交代。

“是,掌司对他如此关照,是这小奴的福气,”银宝嘴里奉承着,想起昨晚那一幕,还是心有余悸。

昨日武忞回来,就黑着一张脸,但凡机灵点的,都对他避之不及。这新来的小答应倒好,连一盏茶都端不稳,洒了他一身,还烫了他的手。

银宝清楚记得,当时他就像一只炸了毛的猫,恨不得要将人立刻打死,好说好劝,这小奴还是被拖出去杖了四十。可怜这小答应只有十岁,当时就晕死过去,用了保心丸才勉强捡回条性命。

说着话,银宝已将他的发髻挽好,搭配了一枚如意纹镶宝簪,又用玉色粉扑,替他掩饰眼下的淡淡青色。

武忞食指轻摇了一下,银宝立刻退在一旁,他自己拈起画笔,仔细将眉峰描摹入鬓,更衬着一双凤眼飞扬,妩而不媚,柔而有力,他对着镜子看了半日,好似终于满意。

银宝侍候他穿上外袍,随即打开一只精巧的锦匣,里面俱是各色金、玉、镶宝绦钩,银宝取过一枚镶嵌五色宝石的纯金钩,在他腰间比过之后,却被他蹙眉否了。

“翠绿配正红最是好看,只是这绿色水头不足,”武忞的手指轻轻划过其中一枚翡翠绦钩,又收了回来。

银宝这才明白,他是嫌弃翠色不佳,“这有何难,银作局的人奉承武提督还来不及呢,不如奴婢去知会一声?”

“算了,他老人家不喜欢这种事,就用它吧。”

他一身行头搭配妥当,已日上三竿。他对服饰的过度在意,银宝早就习以为常,无奈他这嗜好连武提督都已默许,自己一个答应掌班又怎敢多做置喙。

“银宝,午后我要出去一趟,若有要紧的差事,请其他几位掌司一同商议。”

他用过午饭,独自走了出去。穿过一条长长的甬道,眼前豁然开朗,这里的建筑俗称新房,由经厂监官提督。监官之职仅次于经厂提督,宫中规矩森严,官阶必须逐级抬升,还要论资排辈。自己费了多少力气,才当上掌司之首,若想再抬阶,也不知要等到什么时候。不过若是有东厂掌事的帮衬,再加上东宫太子,自己能当上经厂提督也说不定呢。

俊草用过午饭,正准备歇一会,听到经厂武忞求见。虽然猜不透他亲自上门所为何事,俊草还是请他到正厅等候。

俊草独居一间配殿,紧邻太子寝宫,如此安置,既能显示他的管事之职,也方便听候太子差遣。俊草将中间堂屋选做正厅,左右两居做了书房和卧房。他一向不喜繁奢,万贞儿看了觉得太过冷清,也不配他的身份,做主为他挑了几件月白的汝窑摆在正厅。

武忞一进门就被案上那对汝窑双耳大花瓶深深吸引。汝窑以天青为贵,粉青为上,有“雨过天青云**”之美誉,月白色虽没有青色珍贵,但釉色滋润纯正,有似玉非玉之美,也算十分稀罕。

他干爹书房里就放了两件天青釉小瓷,一件是葵花洗,另一件是承盘,都是他的心爱之物,平日里连自己也不让碰,看来不过巴掌大小,哪里比得上这对花瓶,瓶身看着有两尺多高,气派十足。

《明宫浮沉录》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