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星契》星契约 婚恋小说 星契紧缚

星契

婚恋已完结

主角叫刘业,王大力的小说是《星契》,它的作者是乱琴最新写的一本婚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墙角本该是有阴影的,但是现在没有,只是一片黑,所以只得黑里走出三个人来。 两男一女,女子站在最中间,腰间的铃铛发着清脆的声音,不

|更新:2020-08-10 00:11:1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刘业,王大力的小说是《星契》,它的作者是乱琴最新写的一本婚恋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墙角本该是有阴影的,但是现在没有,只是一片黑,所以只得黑里走出三个人来。 两男一女,女子站在最中间,腰间的铃铛发着清脆的声音,不

《星契》免费试读

墙角本该是有阴影的,但是现在没有,只是一片黑,所以只得黑里走出三个人来。

两男一女,女子站在最中间,腰间的铃铛发着清脆的声音,不过声音只在周围的半米里回响,没有自由的散开去打搅某些人的睡眠。

两个男人很平静,站在墙角看不出表情。

先前那些打斗着的几拨人也不知道跑到了多远,反正墙的里面很安静,周围也很安静。

安静着的女子忽然大叫一声,“我来组成头部和躯干,对了,还有两臂。”大叫的声音依旧没有传开,在耳旁瓮瓮直响,搅得人不舒服。

两个男人对望了一眼,同时间打了个冷战,这深冬果然冷得很。体会到冷意过后,两人又同时间跃了起来,身体拔得高高的,越过了高墙没了影儿。

摆着奇怪姿势的女子瞧着两个不讲义气的男人,眼皮眨了眨,对着墙里面喊话道,“没办法啊,谁叫我们只有三人,总不能叫女孩子去组成大腿吧。”

没有听到里面回话,女子又低声叫了一声,便也跳了进去,“前进,战神金刚!”

院子里自然再没有跳出一些黑影出来跟这三位只敢在没了老虎后才进来的胆小鬼打拼一番。所以,三人没有畏缩着身子匍匐前进,而是光明正大的大摇大摆的走进了黑洞洞的大厅门口。

大厅也是不能再黑下去,再黑下去便没了。摸着黑,同样没有来说欢迎光临的迎宾小姐。熟门熟路,刘业按下了电梯扭,电梯卡的一声开了。

直接按了三十的数字,电梯开始上升,里面的灯光也亮起来,照在两个人的面上,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

风铃再没了刚才的调皮,表情同刘业一样的严肃,双手自然的垂落,右手有意无意的在腰间的铃铛处晃过。

刘业并排站着,本来一直柔和的面庞今晚看起来有些冷硬,嘴唇微闭,两只眼睛平静的盯着前方。

显示器上的数字在飞快的跳动,二十五!这个数字不好,正好是二百五的十分之一。电梯的链条似乎是被什么坚硬的东西给卡住了,发出刺耳的声音停了下来。

两人没动,片刻,却是忽然同时向着两侧闪去,闪开的瞬间,便听着刚才站立着的地方被什么东西击中,出现很清晰的印迹,一个弹头弹到了角落。弹头在地板上弹跳着,还没停下来,便听着更密集的声音响起,不知道是什么型号的枪械,子弹呼呼的从电梯顶射了下来,绕着圈子,在地上,电梯的墙上溅起无数的火花。

密集的子弹进来的一秒钟,那颗小灯泡终于也熄灭了。再次归入了黑暗,刘业的身边擦过几粒弹头,身子在电梯壁上一碰,划着一道闪电直接撞向了顶部,顶部的小窗口瞬间被撞裂,人站在电梯上手头已经擒住一根枪管,手腕一曲,滚烫的枪管瞬间弯了下去,子弹卡住出不来,上面还握着枪把扣动扳机的枪手惊恐的赶紧将枪扔了出去,枪向下掉去,然后便是砰的一声爆裂了。

枪手还没从震惊中恢复过来,刘业便一拳打在了他的腹部,趴了下去。

风铃姑娘也上来了,直接一脚将这倒霉蛋给从窗口给踹进电梯里去。

还要上四层,两人没有闲情去将链子中的大铁棒给拔出来,刘业身体猛的弯了下去,然后再猛的弹跳而起,起来的身体在几根铁链子上踏过,借着力,身体再起,急速向上窜着。

后面的风铃也学着模样跟着,只是身子轻盈多了,也好看多了。

几个起来,两人便上了三十楼,三十楼的灯不知道何时给打开了,一片大亮。

刚踏上地板重见光明的刘业突然一个转身,拳头划着微小的弧线打了出去,没有听得着任何声音,彷佛打到了空出。

但是刘业知道,自己的拳头绝对没有落空。

一片花瓣从拳头处落下,轻飘飘的,十分鲜艳,那是一片玫瑰花瓣。花瓣落地,刘业收拳,竖着的拳头表面有点点血迹。

“呵呵呵,果然是你们,我数一数,一个,两个……哎呀,怎么少了那个漂亮公子呢?”楼道处走出一个女子,一身火红,火红的头,火红的衣,火红的唇,还有手中火红的玫瑰花。

抿着小嘴,彷佛没了唐轲,她觉得很委屈,眼波流转像要流出水来。

“那个小白脸不顶用,这小子好,有力气!”另一边一个汉子走了过来,声音很沉,他便是王大力了。

“不顶用?连老娘都不知道他顶不顶用,你一个大老爷们知道什么!”血玫瑰一瞪眉,蛇一般的腰身扭动着。

王大力一见对方的强悍模样,马上老实的闭了嘴,不过心里还在画着圈圈,诅咒着某人不顶用啊不顶用。

“血玫瑰,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应该是刚过了67号的监视期,怎么,不去骗男人反而做起杀人的买卖来了?”女人见面自有三分仇怨,特别是风铃这般单纯的姑娘和妖精模样的女人,这要不打上一架如何干休。

“哟,连老娘的过往都知道……老板给说对了,国家给盯上了。”血玫瑰扭着眉头,“小胖子,咱们得跑路了额,你以后可得照顾姐姐!”

血玫瑰不再理会风铃姑娘的挑衅,转而妩媚的看着王大力,王大力哪里经受的住这般挑逗,红着眼将一颗大脑袋点的快掉下来了。

“无耻!”风铃实在看不下去了,大喝一声,手在腰间一抹,铃铛入手,叮叮*的响彻了整个楼层,然后,铃铛脱手,向着血玫瑰飞去。

嘴头上的争斗最终得在拳脚上来分个高下,因为他们都不是大街上那些普通的女人,他们是能力者,是星契者。

血玫瑰盯着飘过来的铃铛,还记得那日两人的一记试招,哪里敢托大,掩抹掉嘴角的笑意,将手中的玫瑰花一弹,玫瑰花落于空中,正好与铃铛撞于一处,轻微的爆鸣声,铃铛飞了回来。

铃铛还在飞动,风铃却是动了起来,脚步闪动,身体前冲,随手捏过铃铛,人依旧在前进。

手握铃铛,一击侧掌而出,偏向血玫瑰。血玫瑰也是同样招式,两人近身打斗在一处,粉拳细腿交错,铃铛声不绝于耳,浓郁的花香也在弥漫。

另一边的壮汉见着自己心中的女神动手了,马上便要上前帮忙,刘业自然不肯,于是狭窄的楼道间变开辟了第二个战场,两个男人的战场。

王大力不是能力者,但是两拳能将连子弹都穿不透的唐轲的水罩给打个透心凉的变态力气不会让刘业生出小觑之心。

刘业的两只手臂已全然被钢铁覆盖,轰的一击而出……

不管这间大厦里打的是如何的热闹,外面的夜总还是平静的,是美丽的,周围虽然黑了些,但远处灯火如夏日的星星一般,零散的飘着,还是很美丽的,所以,杭州的夜晚即便是在温度不超五摄氏度却依旧是有人欣赏夜色的。

此刻,鱼儿大厦的上面就有一个人在欣赏着,只是这人待的地儿有些奇怪,观看的姿势也有些奇怪。他不在楼的最顶部,反而是曲着身子趴在最顶楼的玻璃窗口,好吧,地点是偏了些,但那高度足以看的好远,只是他却是背向着外面,面朝着里面,这模样……哪里是在看夜景,这分明是小偷在爬人家窗户!

有这般爬窗户本事的小偷自然不是普通人,他是唐轲!

唐轲一只手紧贴着玻璃窗,这是他唯一的除了双脚垫着的点点窗沿外的着力点,这般站法,似乎早该掉了下去,玻璃可不是粘胶做的,但他却偏偏就这样稳住了,站的很稳当。

一手在借着力,而另一只手伸出了两根手指来,指间冒着一粒水珠,渐渐的靠向玻璃,水珠与玻璃接触,没有被挤压的变形,依旧是那个模样,还在发着力。

这时,水珠突然旋转起来,慢慢的旋进了玻璃,然后玻璃便多出一个水珠大小的小洞,小洞里慢慢的涌入水流,水流开始吞噬着周围的玻璃,片刻后,玻璃窗多出了一个圆洞,足够唐轲顺利进去的圆洞。

唐轲身体一弯,上半个身体就钻进了窗户,贴着窗子的手用力一凸,发出轻微的破空声,然后双腿一发力,整个身体翻着圈子落在了屋子里。

这是一间办公室模样的屋子,很宽敞,左边墙壁上是一个超大的屏幕,几乎覆盖住了整面墙,墙根处两盆不知名儿的花,但想必是相当名贵的。屏幕的正对面便是办公桌了,唐轲自然不会在那上面去浪费时间。

他的目光落在了办公桌后方的一扇铁门上,那是一扇电梯的门……

《星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