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云兴在川》云兴堂 鬼畜 云兴在川立场倒换

云兴在川

武侠连载中

《云兴在川》由网络作家李云和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璐瑶,风兮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风兮学成之后,无心仕途,出门游历,机缘巧合,或因迷路,遇上了出门办事的赫连鸺,之后被花言巧语拐上崇吾山,成了山大王。 说服风兮时

|更新:2020-07-30 12:10:0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云兴在川》由网络作家李云和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璐瑶,风兮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风兮学成之后,无心仕途,出门游历,机缘巧合,或因迷路,遇上了出门办事的赫连鸺,之后被花言巧语拐上崇吾山,成了山大王。 说服风兮时

《云兴在川》免费试读

风兮学成之后,无心仕途,出门游历,机缘巧合,或因迷路,遇上了出门办事的赫连鸺,之后被花言巧语拐上崇吾山,成了山大王。

说服风兮时,赫连如是说,“你有一个苹果,我有一个梨,你要我的梨,但是不交换,也不经我同意,便是错的。就像辽国,入侵我土。我崇吾寨,守一方百姓免遭辽国屠戮、残杀,虽然是匪,但光明磊落。我们是半匪半兵”。风兮感觉有理,遂放弃游历,与赫连一起,入了贼窝。

赫连此举,甚有威力,一直被崇吴山众人津津乐道,被人卖了还替你数银子的最高境界。

此次云上宫之行,是风兮第一次孤身一人的一次远行,没有聒噪的赫连,也没有喜欢捉弄人的云殿,倍感轻松愉悦。话说,李云和速度好慢,明明比自己提前出发了几天,是被什么杂事耽搁了吗??

过山门,入大殿,见到人,才发现云上宫根本不像个江湖大派,倒像个闲适悠然的大院儿,颇有采菊东篱下,悠然现南山的意境。

男人神态从容、淡定,不争先、不恐后,一副高深莫测的慵懒;女人端坐亭中,手托茶碗,舞剑切磋,泼墨疾书,满脸不问世事的超脱。风兮疑惑,“宫中之人,生性娴静”?

“见笑,确是一帮子闲人”。顾仲阳和院子里的众人打招呼,给众人介绍,“神箭家族,风兮,崇吾寨的”。

这一说,下棋的男子,作画的女子,晒书的老头儿,和面的大婶……都放下手中物什,凑上来询问,“这是骨灵长弓,能变化成长枪的那个”?

“好精神的年轻人“!

“秦寨主何时到访”?

“秦寨主有意中人没,我们宫主怎么样”?

“你们寨子是不是很多女娃,我们这里很多光棍”?

“你们崇吾寨给宫主送张石床是几个意思”

……

顾仲阳说的对:的确好闲。风兮注意到从未张口的一个年轻人跟在顾仲阳身后,风兮也不好多问,一一回答众人询问。众人对他好感倍增:好老实的孩子。

“你身后可是齐云兽?”那个一直没有开口的年轻男子询问,神态单纯而好奇。

风兮点头,这人净盯着小兽了,连人都没看。招呼已经跑到人家桌子上偷吃苹果的齐云兽,风兮暗心酸,好歹是神兽,就不能尊贵点,“她叫棉花糖,齐云兽,今年两岁”。

男子一身蓝色短打,不修边幅,五官凶狠严肃,不爱笑的感觉,是卫小白看见就会躲的类型。但看到齐云兽时,男子脸上显出一些高兴情绪,嘴角也略松动,看棉花糖走过来,蹲在一旁盯着看。

齐云兽很漂亮,全身皆白,头似鹿,耳似羊,四蹄和胸前的毛略长,跑起来像一朵会动的流云。大眼睛看风兮手势,灵气十足地蹭了蹭蹲在一旁的男子。

顾仲阳说,“他叫君山,只喜欢小孩子和小动物”。

风兮了然,君山可不是一个好名字。

……

如今四国地位初定,一些小国也看清形势,逐渐归顺。可二十年前,完全不是如今的局面。那时候,大国初起,小国林立,企图夺得政权、取而代之的民间起义力量更是此起彼伏,闹得天下难宁。当年君山一战,孟国踏平与之交接的两个小国,及周边村落,后各势力依附,跻身大国之列。君山一战,八万将士埋骨沙场,数十万百姓流离失所,更有上万黎民惨遭屠戮。据亲历者言:尸体如山,臭气熏天,血由红变黑,由流质变凝固,那方土地再也回不到原来的颜色。

君山,君山,伤心地,英雄冢。不过,乱世本就不是非黑即白的世道,孰是孰非终究低不到你死我活。

……

“立冬交十月,小雪地封严,大雪江茬上,冬至不行船。”

阴历十一月初十,大雪封山。一层薄薄的雪铺在浓云迷雾之中,远处的山峦更像是一副黑白色调的水墨山水,枯树的枝桠染上纯白,点缀在曲折蜿蜒的山间小道。

门房大爷坐在太师椅上,“吧嗒” “吧嗒”抽着水烟袋、,脚边一只黄毛大狗,趴在铁质火盆边睡觉,炭火是上好的木炭,将窄小的房间考得暖烘烘,“这鬼天气,大黄就在这里看门,鬼才要出去”。

话音刚落,就听半空传来“嘭”地一声,门房大爷一个精灵,鲤鱼打挺,三两步已窜到门口,单手操起三尺长的门闩,动作一气合成,干净利落。大狗跑出来的时候,大爷已经腰背挺直地守住角门,而天上的红色烟花响箭还残存一丝火药味。

天气寒冷,人也犯懒,恨不得一日三餐都能在被窝里解决,甚少有人出行。所以,门房大爷关了正门,只留旁边的两个角门供人出入。此时听到联络用的响箭,下意识地守住了最近的角门。

云上宫的联络响箭在两种情况下升天:一是求救,二是有敌。

“忠叔,还是这么老当益壮”。一道带着低笑但好听的男声响起。

被叫做忠叔的门房大爷抬头一看,男子一身黑色薄棉长衫,外罩同色披风,帽口和领口处有白色狐狸毛,五官俊朗,身材精悍,低调高贵,威武霸气,赶紧抱拳弯腰:“宫主回来了”。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一去已有三月的云上宫主萧海川,还有随行的李云和、卫小白、萧云鹤、小黑。

大黄见到来人后,撩了一眼,没有丝毫亲和,绕过萧海川,看他身后几人。

身后是一身白衣的李云和,气质冷冽,五官精致,放佛与风雪融为一体。怀里是一身鹅黄的可爱胖娃,已经熟睡。在后是一身红色衣饰的萧云鹤和虎头鱼尾的古兽小黑。小黑见大黄就是一声长啸,“嗷”……大黄吓的一蹦,也顾不得往日冤仇,躲到萧海川身后。

李云和皱眉道,“有房间没有,冷死了”?

“都说你路上太慢,肯定会赶上第一场雪”。萧海川抱过卫小白,掂量一下,这胖娃又重了。

忠叔一直在云上宫,做事谨慎周全,身手也好,见几人关系亲密,头前带路,“房间早就准备好了,几位这边请”。

萧云鹤是被萧海川提溜上山的,不像李云和似的抱着卫小白,此时才反应过来,“师父,你还真有座宫殿啊”。

萧海川拍他后脑勺,反应慢的臭小子。

……

璐瑶悠悠转醒,从喉咙干渴的程度判断,最起码昏迷两个时辰。伸胳膊,手肘以下失去支撑——床比较窄。伸伸腿——还好够长。不过庆幸四肢健全,七窍正常。

翻身,环顾四周:黑色监门,一根根木头有胳膊粗细,小腿粗的粗制铁链绕在门口,上面是黑色狼头大锁。地面中间是一套木质桌椅,一把四条腿看着不太稳当的木椅,一张少了三个角的方桌,上面是已经干涸的墨汁、没有笔头的笔杆、分不清层次的污迹。

阳光从窄小的洞窗照射进来,发霉被子的味道,冷空气中水的味道,自己身上淡淡的药香混合在一起,璐瑶觉得不是很难闻,可以忍受。眼角扫到靠近门口位置的便盆,嫌弃的转脸,这个不能忍受。

璐瑶双眼望着上方仿佛随时会塌下来的石质房顶:自己是个大夫,今年十九岁,以悬壶济世为己任,虽不是菩萨佛爷,但肯定没害过人,平时遇见蚂蚁都恨不得绕道而行,更别提辽国了,她都没想过自己跟这里的某个人或者某件事可能扯上任何关系。如此想来极有可能是被牵连了,或者被嫁祸。联想自己出身低微,估计前者可能性更大。

“我说,你渴不渴”?璐瑶正在沉思,尽力忘记喉咙灼痛,就听见一道清脆欢快的女声从隔壁传来。很难想象,能在牢房里听见如此干净欢乐的声音。

璐瑶起身,对着隔壁点头,尽量不说话,怕扯痛已经干涸的喉咙。

对面女子穿着一身湖蓝衣裙,外罩白色棉褂,五官如湖水般恬静,长眉大眼,鼻巧嘴小,灵气十足,就像出水的仙子。最显眼的就是一张小脸,璐瑶从来没见过哪个姑娘的脸颊会小巧成这样。

与此同时,对面的女子也在观察这个新来的邻居,年龄比自己小,粗布麻衣上带着淡淡的药香,五官灵秀,像山间的连翘。

她递过一个木杯,里面本是凉水,经过她手的瞬间,成了温水。璐瑶感激的点头道谢,伸手接过,无暇多想,咕咚咕咚全数喝完。

对面姑娘不过二十三四,璐瑶从小学医,看她身形,还没成亲,骨骼匀称,胯骨略小,步履轻盈,是个高手。接过她再次递来的温水,璐瑶慢慢细品,“我叫璐瑶,姑娘芳名”?

“我叫盛小游”。

《云兴在川》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