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总裁宠我又宠我》总裁偏要宠我宠我 腹黑攻 总裁宠我又宠我在线阅读

总裁宠我又宠我

总裁连载中

经典小说《总裁宠我又宠我》由燕蔚儿所编写的总裁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霍司琛,夏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霍司琛闻言,眼神里划过一丝惊讶,将已经抽出来的烟又放回了烟盒里,倚着门框枕着,含笑问她:“想清楚了吗?” 尹浅夏脸色微红,对他说

|更新:2020-07-14 04:06:0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总裁宠我又宠我》由燕蔚儿所编写的总裁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霍司琛,夏也,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霍司琛闻言,眼神里划过一丝惊讶,将已经抽出来的烟又放回了烟盒里,倚着门框枕着,含笑问她:“想清楚了吗?” 尹浅夏脸色微红,对他说

《总裁宠我又宠我》免费试读

霍司琛闻言,眼神里划过一丝惊讶,将已经抽出来的烟又放回了烟盒里,倚着门框枕着,含笑问她:“想清楚了吗?”

尹浅夏脸色微红,对他说到:“一人一半,不许越界。”

“床不大。”他提醒道。

尹浅夏努努嘴,身子往里面挪了挪,紧紧贴着墙说:“我可以少睡一点点。”

看着她这副模样,他觉得可爱得紧,把烟盒放回裤兜里,随手关上了房门,走到床边坐下,看着只从被子里露出一个头的她问:“不讨厌我了?”

她吸了吸鼻子,一脸不承认,却也没有再说什么。

他确实没有想象中那么讨厌,虽然有时候说话不好听,可是除了嘴巴毒一点,人还是很不错的。

见她没说话,他伸手关掉了房间的灯,在她旁边的位置躺下,没去扯她裹着的被子,她却自己把被子往他这边耸了耸,说:“你可以盖一点,但是不准睡过来。”

他轻笑一声,黑暗中伸手不见五指,看不见她的脸,却能想象出她是用什么样的表情跟他说这样的话。

没有辜负她的好意,象征性的牵了个被角搭在自己身上。

即便床太小,硬邦邦的也不舒服,屋子里还有些发霉的味道,可想着自己旁边睡着个软软的小女人,他这心里就感觉什么都不缺。

“对了,下午的时候秦嘉嘉给你打电话了。”

她还以为他会马上拿起手机看一看,他却只是淡淡的“嗯”了一声,像是并不在意,然后随意的问她:“说什么了?”

“我没接,那是你的电话。”

他轻笑一声说:“还挺懂事。”

尹浅夏默了默,睁着大眼睛却是什么也看不见,他睡在旁边她心里也砰砰跳着根本就睡不着,隔了一会她才问他:“你喜欢秦嘉嘉吗?”

霍司琛侧头朝着她的方向,看不见什么,只是知道那个方向有她在。

说来也奇怪,他和尹浅夏也算是闪婚,之前也没任何了解,更别说什么感情基础,他甚至都没想过自己会结婚,也从来没考虑过自己喜欢的是什么样的女人,会娶一个什么样的老婆。

当意外发生之后,她到了他的身边,意外的对这个小姑娘有好感。

说起来她优点不多,不够漂亮身材不够好,饭不会做脾气还大,可是跟她在一块却觉得很舒服,那种感觉就好像是找到了他生命中一直缺少的东西一般,契合得可怕。

“你想知道?”他反问倒,紧接着又说,“做交易如何?一人说一个秘密。”

她沉默着像是在思考,几秒后才得到她笃定的回答:“好。”

他紧接着就说:“她喜欢我我不喜欢她,到你了。”

尹浅夏:

为什么总觉得自己被套路吃亏了的感觉?

“……我没什么秘密,你随便问一个吧。”

他沉默了一下,她以为他是在想问什么问题,而霍司琛则是想改怎么去问,才能了解到她的过去却又不揭她的伤口。

思来想去,这样的事并不好开口,怎么问恐怕都会让她想起不开心的过往,可是伤口如果没人去碰触和处理,就会溃烂于心。

他沉了一口气问她:“能说说我岳父的事吗?”

黑暗之中的尹浅夏身子僵了僵,然后敛下眸子说:“他是我害死的。”

听出了她语气的颤抖,可他还是继续追问:“怎么说?”

尹浅夏也是第一次和别人说起这样的事,“我五岁的时候爸妈离婚了,妈妈改嫁,至今不知道在哪,我被判给了爸爸。”

“爸爸对我很好,可我不懂事。”

“我们家很穷,爸爸在工地上班,自己舍不得花钱,钱都拿来给我花,我快六岁生日的时候,爸爸问我想要什么礼物,我说想要一架钢琴。”

她哽咽一声,极力的控制着情绪,眼泪却还是失控了,“我不知道钢琴有多贵,爸爸为了满足我的愿望,找他的朋友借钱,那段时间我只知道爸爸早出晚归睡觉特别少,我不知道爸爸在干什么,还满心欢喜的等着生日的那天。”

他没有插话,静静的听着她说:“他在我生日前一个星期出事的,建房子的时候从很高的地方摔下来了……送到医院就已经没了……医生说他是太劳累了,精神不集中才导致高处失足。”

这个时候,她一句哭得泣不成声,“是我害死了他,如果我不要礼物,他就不会出事了……”

听着她这样的自责,霍司琛挺心疼的,平时看上去大大咧咧的她,心里却藏着这样的事。

她的做法是每一个孩子都该有的正常行为,她却把这样沉重的错放在了自己的头上。

她哭泣的声音和雨声交错在一起,霍司琛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安慰说:“傻,事情都已经发生了,为什么还要折磨自己?你有个这么爱你的爸爸是幸运,你把他的死怪在自己头上,他就算在天堂恐怕也不安心。”

“他那么爱你,怎么舍得用他的去世来折磨你,你该开心一些才对得起他多为你做的一切。”

“可他确实是为了给我买钢琴才出事的。”

霍司琛伸手摸着她的脸,帮她抹掉眼泪,“相信我,你父亲在世的那些日子一定过得很快乐,你带给他的是快乐的一辈子,所以别再责怪自己了,这些不是你的错,意外总会发生,你也是这场意外的受害者。”

尹浅夏从来没用这样的角度看待过这件事,虽然心结还有些疙瘩,但是觉得藏了这么多年的事情说出来了,心里好像没有那么难受了。

这天晚上,她没有拒绝他的怀抱,枕着他的手臂睡着的,眼泪让他的手一直都是湿的。

雨下得很大,却又静谧得美好,不大的房间不舒服的床,两个人却睡得很踏实。

第二天,雨停了,光线透过墙上的木窗撒进来,尹浅夏微微眯着眼睛,床上只有她一个人。

昨晚的事情回想起来有些不真实,好像是梦,可好像自己又是真的睡在他的怀里,迷迷糊糊的从床上坐起来,光着脚走下床,第一反应就是去找他。

一走出房间就看见站在大门处抽烟的他,他的视线第一时间落在她的身上,弹了弹烟灰拧眉说她:“鞋子呢?睡傻了么?”

尹浅夏懵懵的又折回房间去找鞋子,在出来的时候,他手里的半支烟已经不知所踪,“碗里的鸡蛋,去吃了。”

“我没刷牙。”

“我内裤都没得穿你还想刷牙?”

尹浅夏脸刷的一下就红了,下意识的就看了一眼他的裤裆,才想起昨天他全身都湿了,内裤肯定也没能幸免,也就是说,昨天晚上……

不敢再往下想,脸已经通红了,悻悻的用清水漱了漱口,默默的剥鸡蛋吃。

大娘和大爷估计去地里干活了,这会没在。

霍司琛不急不缓的走到她旁边的位置坐下,淡淡说:“给我剥一个。”

尹浅夏下意识的往一旁挪了挪位置,视线瞄了瞄他的裤子,想到他没穿内裤就觉得特别别扭。

而他到没有一点不好意思的样子,刚刚还那么大方的把这事说了出来。

剥好一个鸡蛋递给他,触到他的手时,她眉头一拧,急忙伸手抓了一下他的胳膊确认温度,随即就将手伸到他的额头上:“你是不是发烧了?”

霍司琛别头躲开她的手,轻皱眉说:“我可没你那么娇气。”

瞅着他上衣都没穿,早上起来的时候被子也全都裹在她的身上,昨天又淋了雨,肯定是感冒了。

她就站起身说:“我的裙子应该干了,我把衣服换给你。”

“换什么,你穿这个比穿裙子好看多了。”

尹浅夏白他一眼:“那你要穿我的裙子么?”

“你什么都不穿,我可以考虑试试。”

瞧着他一本正经耍流氓的样子,尹浅夏没好气的瞪他一眼,去外面的竹竿上取下自己的裙子,雪纺布料的干得很快,换上之后就把衣服还给了他:“呐,穿上。”

霍司琛淡淡瞄了一眼,有些嫌弃的说:“你觉得没洗我会穿?”

“没内裤你都能忍,洁癖比内裤还重要?赶紧穿上!我没有皮肤病!”

“低智商细胞也会传染。”

尹浅夏还愣了愣才反应过来他是在骂自己,直接牵开衣服往他身上裹,恶狠狠的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也没聪明到哪去!”

他懒懒的伸开手,一副古时候的少爷让丫鬟穿衣服的样子,尹浅夏气鼓鼓的看着他,将他的手套进胳膊里,这还没算完,他还站在她面前说:“扣子扣了。”

“自己扣!”

“你穿过的,不想碰。”

她真的发现着男人气人的时候能把人气死!都穿在身上了还说什么她穿过的不想碰,真那么嫌弃她,昨天就别拿衣服给她穿啊!

想着他因为她的事发烧感冒,她才将心里的气压下去,不情不愿的将衬衣的纽扣一颗一颗扣上去。

霍司琛只是低头含笑看着她,表情气鼓鼓的,却越发显得可爱,垂着的眉眼,长长的睫毛清晰可见,小巧挺立的鼻梁,微微撅着的嘴,还能依稀看见她裙子领口下若隐若现的风光,笑意不由加深。

《总裁宠我又宠我》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