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邪儒》儒武争锋 Mary 邪儒Basher

邪儒

历史连载中

新书《邪儒》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将进酒,主角秦珏,秦昀,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瀚城太守府的一间客房里,一个神态雍容的中年男子坐在椅子上仔细的看着手中的信,旁边还有一个身着红色喇嘛袍的喇嘛在旁边悠闲的品茶。

阅文集团|更新:2020-07-07 12:08:1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邪儒》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将进酒,主角秦珏,秦昀,是一本历史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瀚城太守府的一间客房里,一个神态雍容的中年男子坐在椅子上仔细的看着手中的信,旁边还有一个身着红色喇嘛袍的喇嘛在旁边悠闲的品茶。

《邪儒》免费试读

瀚城太守府的一间客房里,一个神态雍容的中年男子坐在椅子上仔细的看着手中的信,旁边还有一个身着红色喇嘛袍的喇嘛在旁边悠闲的品茶。

过了良久,中年男子才放下手中的信,抬起头来感叹道:“秦轫到是生了几个好儿子。长子秦海豪勇无双,能在万军之中逼近皇上座驾。三子秦珏更是厉害,他在越国京中一向以文采著称,谁想的到他领军作战仍是叫人不敢小视。我曾仔细研究过他指挥的这几场战役,发现此人不仅行事果决,从没有一般儒生的满口仁义和优柔寡断,而且善于从人的心理来对人施加压力,是玩弄心理战的高手!看看皇上带回来的那些士兵就知道了,被秦珏只带一千骑兵就搞的风声鹤唳,疲不能兴!又切断我军的补给线加深明军的恐慌,弄的我军军心大乱,一旦展开决战,只需五万人马就能够将我们那二十万大军完全击溃!不战而屈人之兵,啧啧,真是厉害,看他指挥的这场退敌战,简直就像是艺术!更难得的是他不仅才智高绝,而且心思缜密,只交手了一场,就能猜到明军有军师在为大师出谋划策,真是了不得啊!”

那红袍喇嘛正是大明国师八汗得隆!八汗得隆柔声道:“秦施主如今要见先生,那先生究竟见不见他呢?”

中年男子笑道:“见,为何不见,我和秦珏还有些私事要聊!只不过大师要陪我一起去才行!”

八汗疑惑的道:“哦?先生为何要本座与你一同前往呢?”

“如果我没猜错,秦珏此次见我,是为了拉拢我!如果我拒绝,那我就是他的心腹大患!以他的行事果决和狠辣作风来看,他绝对有可能出手杀我!传闻秦珏武功不逊于其兄,夔城一战更是一人在城楼之上牵制了大部分夔城守军.如果不叫大师跟我一起去保我周全,我又手无缚鸡之力,就这么独自前去的话,岂不是自己送上门去找死?”

“秦施主当不是这种人吧?他就不怕天下人笑他不守信诺?”

中年男子哈哈大笑:“大师啊大师,秦珏在信中只是约我一叙,并未说不会杀我,守信从何谈起?而且如果那小子要是在意天下人如何看他和自己的名声,他就不会为求退敌在韩城一把火烧的几万越国百姓无家可归了,他真正在意的只有秦家的名声!”

“先生倒是很了解他啊!”

中年男子不在答话,从桌上又拿起秦珏送来的信,再次静静的看了起来.....

烟波湖上飘着细细的雨丝,仿佛笼上一层细纱.看着在飘洒秋雨中的烟波湖和湖边的连绵山脉,宛如一派清旷迷离的山水图景,让人看来竟别有一番细腻滋味。秦珏身着淡蓝长衫头带斗笠,左手中拿着壶酒,右手拿着根渔竿悠然的坐在船头垂钓,浑然没有在意衣杉下摆已被雨水打湿。看着碧绿的湖面在细雨的敲打下荡出一圈圈的波纹,感受着让人神清气爽的凉风,秦珏高声吟道:“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

远处传来一声赞叹:“好一句斜风细雨不须归,秦公子果然好文采。”

秦珏循声望去,只见远处一叶小舟速度极快的向自己驰来,在湖面上带起一道白浪。船首一个红衣喇嘛双手负背,傲然站立。凝目细看,那喇嘛容貌清秀,肤色白皙,只在脸颊隐隐透出些须红润,神态略显阴柔。天空飘下的道道雨丝未曾落进那喇嘛周围一尺就被内劲激的四处飞散.船上并没有Cao浆之人,想是那喇嘛以真气催动小舟前进!

看那小舟前进的飞快速度以及那喇嘛身上滴水未沾的喇嘛袍,就能推断出那喇嘛功力极其深厚。秦珏心中明了,能有如此深厚功力,来者当是大明国师八汗得隆。

小舟笔直的向秦珏坐的船奔来,就在两船即将相撞的一刹那,八汗的小舟倏然停住.秦珏仍下手中钓竿起身相迎:“大师果然好功力!”

八汗微微一笑,双掌合什向秦珏行了一礼:“秦施主谬赞了,贫僧愧不敢当!”

秦珏合起双掌,躬身还了一礼:“刚才乃是大师在远处说话?”

八汗摇首答道:“方才之言并不是贫僧所说!”

“哦,那是何人?”秦珏故作讶然,实则心中清楚,当是那个智囊来了!

八汗并不答话,身子微微一侧.身后舱帘掀了起来,一个人躬身从舱中钻了出来:“还有我!雨中垂钓,珏儿你好雅兴啊!十几年没见,你日子过的如何?”

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熟悉面孔,秦珏脑中轰然巨震,脱口叫道:“二叔?你不是死了吗?”

二叔秦昀小时侯最是疼秦珏,凡是他要的,二叔一定会想办法弄给他。秦珏每次闯祸,也都是二叔帮我向爹求情。直到秦珏十一岁那年,二叔突然失踪.过了几天,爹从外面回来说二叔死了,当时秦珏还伤心了好一阵子.没想到二叔还活着,却又在如今彼此作为对手重逢,真不知道是该尴尬还是欣喜。而旁边的八汗也是满脸诧异神情,想必也不知道这中年男人的真正身份。

看到秦珏神情激动,秦昀微微一笑,就像小时侯一样伸手抚弄着秦珏的头发,温声说道:“这么多年没见,想不到你小子现在长的一表人才.老实跟二叔说,你究竟迷死了多少女人?”

秦珏任由二叔抚弄着自己的头发,感受着久违的亲情,大笑着道:“二叔你还是和以前一样爱开玩笑,以我的模样,不吓的人家小姐掉头就跑我就偷笑了,拿什么来迷死他们?到是二叔你,这么多年你生活的如何?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为何爹说你死了?你又为何会出现在明军中,而且还为明国效力?”

秦昀转头看了一眼站在旁边的八汗.八汗会意,起身跃回来时所驾的小舟上,破浪而去。

秦昀看着逐渐远去的小舟,嘴角泛出一丝冷笑:“原来你爹对你们说我死了啊!大哥你还真是绝情啊,当年....”

随着秦昀的述说,一直隐藏在秦家中的惊天秘密逐渐在秦珏眼前揭开身上的迷雾。

《邪儒》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