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君轻》君轻尘 罗御 君轻玻璃

君轻

古代言情连载中

火爆新书《君轻》是吹牛请打草稿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荣亲,蓝夫人,书中主要讲述了: 七月二十八,京城只能进不能出,管制森严。 花轿经过的街道,民众可以在指定地段观看,士兵会拉起一道人墙隔离。皇家暗卫探子会混在人群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7 16:07:0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君轻》是吹牛请打草稿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荣亲,蓝夫人,书中主要讲述了: 七月二十八,京城只能进不能出,管制森严。 花轿经过的街道,民众可以在指定地段观看,士兵会拉起一道人墙隔离。皇家暗卫探子会混在人群

《君轻》免费试读

七月二十八,京城只能进不能出,管制森严。

花轿经过的街道,民众可以在指定地段观看,士兵会拉起一道人墙隔离。皇家暗卫探子会混在人群中,即能护卫、又能以最快的速度解决潜在危险。进出两旁商铺酒楼的客人都要搜身,以防有人偷带武器躲在暗处放冷箭。

“小姐,该起床了!”还是小竹温柔的声音。蓝轻言熟悉得不能再熟悉,每天早晨,她都是这样叫自己的......

可今天不一样,这是小竹最后一次叫她小姐了!想想真的像是在做梦,不管是不是心甘情愿,都在这陌生的年代生活了几个月,今天又将迈出闺阁,成为古代媳妇。

起来稍作梳洗,吃一小碗燕窝粥、几个红豆卷,这就是她今天的全部食物了。

卯时一到,进去肖嬷嬷准备好的浴盆里泡澡,几乎搓掉她一层皮,才算完事。身上擦了晶莹剔透的玫瑰蜜露,头发抹几滴玫瑰精油,香味并不浓郁,淡淡的一小股,很适合新娘用。

刚穿上衣服,魏氏就带着大嫂、小侄儿治辰和奶娘怀里的小治浩来了。先抱抱呼呼大睡的小宝宝,再把治辰搂在怀里,蓝轻言非常不舍。刚来那几天,她谁都无法亲近,唯一能搂着寻找温暖的就是这小小的人儿。

蓝轻言接过小竹拿来的一摞厚厚的线装书籍,这是她按照上辈子幼儿园惯用的教学方式,画的全套互动性非常强的《三字经》《弟子规》等启蒙书,算是她本人留给小人儿唯一的东西了。

“治辰,这是姑姑亲自画的,给你和弟弟用,想姑姑了就拿来看看,也许我就会回来看你了哦!”。

“姑姑一定要来看治辰!”治辰倚在她的怀里,闷闷的说。

“嗯,姑姑会的!”虽然知道不太可能了,但是蓝轻言不愿意他伤心。

“治辰,拿着书去你爹爹和小叔哪里好吗,姑姑要梳妆了!”刘氏看治辰眼里的泪水快憋不住了,怕他真的哭出来影响魏氏和蓝轻言的情绪,赶紧哄去前院,小治浩则让奶娘抱回自己院子。

刚送走孩子,外面就喧闹起来,是全福人到了。

这位全福人是太子亲自请来的,他的亲叔祖母、当今皇帝的亲婶娘荣亲王妃。

“参见王妃娘娘!”魏氏赶紧带着儿媳女儿迎出去。

“蓝夫人请起,今天本宫是来沾喜气的!轻言真是个灵秀的闺女,蓝氏会教女儿。说起来还是皇上眼光独到,硬是从这么多闺秀中选了她!”荣亲王妃今天身的是正蓝色金凤纹宫装,头戴三鸾四凤金凤钗。大荆的规矩,只有亲王妃以上皇室宗妇才有资格穿着凤纹,内命妇则是贵妃以上能穿。她来自东南府曲家,本就是书香世家出身。

“轻言谢王妃娘娘夸赞!”蓝轻言轻轻屈膝致谢,比起那个瑾亲王妃良氏,蓝轻言觉得这才是古代王妃该有的样子,雍容华贵、不骄不躁。

“快免礼,以后见了我行晚辈礼就行!”荣亲王妃侧身避过只受了半礼。

到屋里坐下,荣亲王妃喝了口茶就让魏氏把开脸的东西取来:“早点开了多敷一会儿,上妆时不难受。”

蓝轻言乖乖坐下,魏氏在旁边陪着,刘氏负责打下手,及时递上物件。

上次看到表姐魏书岚开脸,觉得奇痛无比,真轮到自己,反而没那么深的感受,只是皮肤太嫩,容易泛红而已。开脸后小竹赶紧送上清水,魏氏亲自帮她净了脸用熟鸡蛋滚一遍,再换凉水冷敷,最后抹上玫瑰露。还没化妆呢,就已是面若桃花,娇艳粉嫩。

“蓝小姐真的是继承了蓝夫人你的好相貌,看这小脸,根本不用再做修饰。依我看只需描下眉、上点口脂,在眉心贴个花钿就好。你说呢,蓝夫人?”凭这容貌,荣亲王妃觉得蓝家姑娘担得起两族桥梁的重任。

蓝轻言其实也是非常不想化那个新娘妆,简直就是灾难。表姐一个娇滴滴的大美人,硬是被化成了猴屁股。她严重怀疑这是女人的嫉妒心唆使,全福人自己当新娘时丑,所以小妞们你们也别美了!最后形成恶性循环。还好这荣亲王妃会做事,没有真把她化成猴屁股。

梳好头、上了妆、穿上那一身华丽的凤冠霞披:正红锦缎上交缠盘旋升起的金龙金凤,拽地长裙上绣满大朵大朵的牡丹,裙尾拖了长长一段。看着层层叠叠,但因为用料考究,穿上一点都不会觉得沉重也不热,反而能感受到布料带来的一丝清凉。新娘子刚把嫁衣穿好,气氛就变了,魏氏这才真真实实的感觉到自己的宝贝女儿即将出嫁,瞬间红了眼圈。

坚持着把荣亲王妃送到云澜院由老夫人招呼,再回到蓝轻言的小院门口时,眼泪还是没忍住流了下来。刘氏也红了眼圈,闺阁女儿女就是如此,在娘家时无论多么娇生惯养,到了婆家,唯一能亲近能依靠的就只有自己的夫君了,几乎是一夜之间从不谙世事的小姑娘长成顶门立户的女人。而这小姑前段时间的作为,不知道会给自己的婚姻带来多大的麻烦,婆婆怎么能不担忧。

“娘别难过,轻言面前您要收住,不然她出门也不安心。”虽然不忍心,还是得劝住婆婆,毕竟时间不等人,不能让太子殿下等人。

“我知道,就是实在忍不住,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这一出门就成了别人的人,当娘的哪能放心。”魏氏也明白,等太子到了女儿还没收拾好会失了规矩。深吸几口气抹了眼泪,带着儿媳进去,从头到尾再没红过眼。其实蓝轻言何尝不知道魏氏伤心,但她不能主动去提及。

巳时末,太子萧越骑着高头宝马领着十六抬的大花轿,以礼部官员为首,由皇室宗亲和皇家卫队组成的太子迎亲仪仗到了。

蓝府中门大开,正正规规的迎了新郎进去。跟普通人成亲不同,这婚礼虽然还是锣鼓喧天、鞭炮齐鸣,却少了些许热闹,多了丝威严和庄重,更没人去拦太子殿下的门。

蓝轻言早和家人一起在云澜院正厅等着了,听到禀报,魏氏忍着泪拿起大红金丝龙凤盖头,盖住了女儿娇艳欲滴的美颜。

凭直觉感到有不少人呼啦啦涌了进来,接着蓝大人牵起她的手,走几步递给了另一人。这是一双不算粗糙也不算细嫩的大手,手指修长,手掌温热。握着她的手,跟大人牵小朋友似的,有点滑稽。肖嬷嬷则在另一旁抚着她,跟着礼官的指挥,弯腰跟父母拜别。

仅仅是三个微微的弯腰,就是太子娶正妃时,给岳父岳母及长辈们最高的礼仪了。此后再见,就得先君后亲!

出门不是哥哥们背着,而是太子牵着她,一路走到花轿里。

新房设在东宫,大婚满月后才由太子决定要不要搬去太子府。大荆皇族的习惯,已经搬出皇宫分府却还未娶正妃的太子,要回宫大婚。本来一般太子可以不分府的,但是当今要锻炼这唯一的嫡子,好在他百年后担得起重任,十二岁就被送出皇宫,独自住了六年。

太子妃刚上花轿,蓝府就放起了鞭炮,一众蓝氏亲友则在太子上马后,跪了下去高呼:“恭送太子!恭送太子妃!”

虽然一早就知道今天的流程,蓝轻言还是捂着嘴哭了,任谁再铁石心肠,也很难做到在父母亲人跪着给她送嫁的时候,无动于衷。要心理多强大的人,才能在这样的情形下,感受到喜悦。

“太子,太子妃起驾!”

随着礼官一声高呼,迎亲队伍开始缓缓移动,在鞭炮声、礼乐声和蓝家众人宾客的恭送声中,向目的地------大荆金碧辉煌的皇宫而去。

一路上都是百姓的欢呼声和喝彩声,毕竟正真能遇到帝王或太子大婚的机会少之又少,有的人甚至一辈子都遇不到一次。最主要的是一路上还会洒出金额不小的喜钱,这就不是一般富贵人家洒的喜钱能比的了,数量多不说,还有金瓜子金花生参杂其中,抢到几个,一两年的家庭开销就不愁了。

花轿绕着皇城走了一圈,再由主道长安大街从皇宫正门进去。由正门迎娶,这是蓝轻言和太子以后的妃嫔最大的不同,并不是谁都有资格从皇宫正门迎娶进去。

蓝轻言僵硬的坐在宽敞的花轿里,不敢做太大的动作,因为黄色轻纱所制的帷幔,近乎半透明,小小的一个动作都会被展现在围观百姓的眼皮子下。

《君轻》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