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冥影映花台》月儿影照花台 小说目录 冥影映花台BL

冥影映花台

古代言情连载中

经典小说《冥影映花台》由梦莲清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可可,姬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虽然昨夜比寻常睡晚了,但是多年养成的生物钟却不容打乱,可可还是准时醒了。 倒出一杯茶,咦!怎么是冷的?不是给我了个丫头吗?嘴中干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5 16:05:4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经典小说《冥影映花台》由梦莲清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可可,姬乔,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虽然昨夜比寻常睡晚了,但是多年养成的生物钟却不容打乱,可可还是准时醒了。 倒出一杯茶,咦!怎么是冷的?不是给我了个丫头吗?嘴中干

《冥影映花台》免费试读

虽然昨夜比寻常睡晚了,但是多年养成的生物钟却不容打乱,可可还是准时醒了。

倒出一杯茶,咦!怎么是冷的?不是给我了个丫头吗?嘴中干渴,懒得计较仰头喝下。

余光及到,嗯?桌上赫然是被可可觊觎过的美玉,可可欣喜的拿起,对着光,玉石细腻光亮而柔润,像极了君沉珩微光浅浅的眸光。一尾金鱼雕地纤毫必现,薄薄的鱼鳍根根骨枝间的膜也看得分明,这般精致的雕工让这块玉更加不菲。

先前怎么抢都不给,没想到收留他一晚,他居然唤起他迷途的良心,知恩图报的奉上玉佩回报救命恩人。可可不客气地笑纳了。

可可梳妆好,发现并无早点过来,懒得叫人,自力更生去厨房吃饭。

关上门,正好走来一群人,怒气冲冲的梁妈妈,妩媚骄傲的姬乔,以及压迫十足的两排黑衣打手。

梁妈妈站住,她的视线落在可可背后关上的门,最后停在可可身上,夹杂着几分试探道,“凉月,关上门,这是要到哪儿里?”

不明所以,但想到昨晚楼里的混乱,想必来盘查,便实话实说,“饿了,吃饭去。”

老练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看着可可,声音隐含威严,“山竹她没在你这里?”

难道山竹跑路了?联想到昨晚的混乱声,怕是那时候趁乱跑的,小小年纪倒是有点胆量,平日里闷声做事,原来只是等待机会脱身。青楼的日子这般逍遥,有什么可跑的,现在又不用伺候男人,花钱教导你唱歌和跳舞的,这么折腾干嘛?要跑也要攒够钱嘛,不然能跑到哪里去?买你的时候没留心你家地址呀。

将她眼底的怀疑看在眼里,惊讶道,“没有啊!现在正打算出去吃早饭呢。最后一次见她是昨晚大概亥时的时候。”

“梁妈妈,山竹怎么了?”可可心中更加确定,眨眨眼,故作疑惑地问道。

梁妈妈咬牙切齿,原本美丽的脸庞变得扭曲,寒声道,“跑了,新来的几个丫头都跑了!平时装得乖巧听话,竟敢带着一群丫头给老娘造反!”

梁妈妈神色冰寒,丝毫没有往日的热络,“凉月,你让开!既然你说没有,我要确认一番!免得漏了!”

你要看就看吧,你这狂犬状态,不发完疯看谁都不是好人,要是不让,反而觉得老娘心中有鬼,更让你疑神疑鬼的,反正老娘我坦坦荡荡的,看你到时候怎么说!便打开房门。

带着人在可可房里四下搜寻,不放心,连水桶里也细致翻搅了一遍,找了半天确实没有。

梁妈妈脸色难看了几分,胸口剧烈起伏,指着两排打手,咆哮道,“你、你给我去石头庄寻绵绵和玲玲!你还有你给我去巴林巷子逮青璃!你们给我去盛源赌坊找丹凤他那老不死的爷爷!你和你给我去沙河村绑回山竹那小贱人!去,统统给老娘抓回来!”

“这些都是花大价钱买来的,一个也不能少!”梁妈妈寒声道。

一群打手被梁妈妈连番喝斥,到现在还心有余悸,对于盛怒中梁妈***调兵遣将有些迟钝,战战兢兢没有行动。

梁妈妈心火上扬,气急败坏的吼道,“一群没用的东西,还不快滚!”

一群打手不敢怠慢赶紧将功赎罪去了。

小山竹但愿你运气好点吧,否则抓回来后就你那瘦弱的小身板如何承得住梁妈***怒火!

“休想在老娘这里翻天!”梁妈妈深吸一口气,阴沉着脸道。

这天香楼的防卫看来得加强了,随便个阿猫阿狗,就搅得天香楼鸡犬不宁,连几个丫头片子也不让人省心,暗怀鬼胎!回来定要好好敲打敲打!否则让人如何做生意!梁妈妈暗暗计较道。

更年期的女人果然狂躁!可可小意的避开,免得撞上枪口,无辜伤及。

梅娘连忙给梁妈妈抚背,平缓了一下怒火。

梁妈妈看向可可,眸光微闪,意有所指道,“凉月,昨夜有没有看见什么?”

“没有。”可可摇头,想到昨夜可能留下的痕迹,信念一动,便已有了应对之策。

“那这是什么?你的床单怎么没了?”梁妈妈拿出一块破布牢牢盯着可可,冷冷问道。你若是帮她们逃跑,或者隐藏包庇谁,你就是再有才,时候到了我也得让你知道坏我天香楼生意的下场!

“单子上的有枝梅花绣得不错,我见着喜爱,想着可以拿来画画,便撕了收起来了。”可可大言不惭,“我房里没剪刀。”说着伸进怀里,曲指弹开银票,取出用来裹银票的梅花布佐证。

“地上的水是因为妈妈我来天香楼的第二天早上妈妈亲自来看凉月,昨个妈妈见了杜娘后,又特地来关怀凉月,妈妈走后,凉月一想到便止不住感动和兴奋,所以就情不自禁玩了会水。”不等她再问,可可再次解释道。

梁妈妈被振振有词的可可噎着了,一时间说不出话来。想到现在楼里的姑娘还没学会她那一手打扮本事,和制作胭脂水粉的能力,现在闹不愉快实为不智。

扶住梁妈***梅娘察言观色,不想现在就跟凉月闹僵,梁姐唱了白脸,自己就得圆场,呵呵一笑,“凉月,昨夜有人在天香楼斗殴,给客人造成极大的影响,昨夜我跟着梁姐忙于安抚,没想到几个丫头一大早的人影都没有一个,多少年了,竟然有人从天香楼私自逃离。所以我们都挨着询问了一遍,好查出线索。时候还早,你再睡会吧。”

梅娘搀扶着梁妈妈,劝道,“梁姐,消消气,别动怒,您先歇着,剩下的事交给我,一有消息马上通知您。您都一晚上没合眼了,回房休息会儿吧。”

梁妈妈揉揉疲惫的眉心,一晚上劳心劳力,现在身子确实吃不消,点了点头。

待到梁妈妈她们离开,冷眼瞧热闹的姬乔却未带着她的侍女离开。

见她美目四下打量,似女王巡视土地般倨傲。

可可微微一笑,优雅地给自己倒出一杯茶,像是没骨头似的躺在椅子上,端着茶杯,置于唇边,浅浅地喝着,无声又冰冷地宣告主权。

姬乔淡淡地开口,“你这地方真寒酸!”

这新清脱俗的开场白?怎么?找茬么?

“家父时有教诲,简朴修身,淡泊明志。”可可慢悠悠地呷一口茶,轻飘飘地笑道。

姬乔看了看漫不经心,悠然得乐的女子,轻描淡写地回击自己,唇边勾出一抹没有温度的笑,“在青楼里修身明志,跟婊子立牌坊有什么两样。”

这么彪悍!

姬乔径直坐下,望着可可半响,忽然笑了起来,带着一丝嘲讽道,“凉月,大清早的,喝着冷开水你很优哉游哉呢。”

可可没有丝毫被捅破的尴尬,继续装模作样的执着杯子摆谱,笑道,“比起不相干的人自以为是的在别人的地盘指手画脚,这杯冷开水着实要舒心惬意多了。”

可可在天香楼做了一周造型,姬乔都冷傲的拒绝了可可的帮忙,瞧着姬乔精致得无可挑剔的妆容,可可微微笑道,不咸不淡地道,“大清早的,你不好好睡觉,到这里来如果就是纯粹的找我不痛快,姬乔姐,还是算了,这样不利于的花魁的风度,而且,我也没有那么多时间。”

姬乔开门见山道,“你没时间,我也没时间。长话短说,从此以后,我的服饰妆容给你,任何人不可以比我更耀眼。”

所以你要最耀眼?

“姬乔姐,你在命令要求我?”可可转动茶盖,嘴角微扬道。

天香楼的姑娘不见得人人都喜欢自己,但多少还是客气的。梁妈妈管理这家青楼,会有幕后东家和各路纨绔恶霸的压力,虽然对自己分走楼里利益有意见,但为长远着想,平常对自己也是笑脸相迎,你被宠惯了,难道我就是土石瓦砾?你的账我可不买!

“你可以这么理解,因为我也确实是这个意思。”姬乔波澜不兴的掀抬眼睑看着可可道。

姬乔微抬下巴示意,她的丫鬟取出一个箱匣,打开在可可面前,皆是珍贵的金银钗饰,宝石玉器。

好大手笔!不愧是花魁,王者风范,视金钱如粪土!

可可可以修身,可可可以明志,但可可从来就不是信奉淡泊来修身明志,和尚再怎么念经,也难以顿悟‘空即是色,色即是空’立地成佛,可可凡夫俗子又怎会在金钱面前故作矜持呢。

“好,从今晚开始相信你会是不可逼视的明艳,夺尽所有人的目光。”可可微微一笑,从椅子里弹身而起,向前一倾,盖住匣子,拨在自己桌前,钱度有缘人,耀眼啊?简单!

见可可收下,姬乔颇为不屑的冷哼道,“希望如你所愿。”

“怎么能说如我所愿呢?”可可容色灿灿地不赞同道,“姬乔姐,如果这不是你所愿,再量身定制,姬乔姐你都不可能是最明亮闪耀的那个,你给我的这些昂贵酬劳我可不敢保证会有你满意的效果。”

“我是花中之魁,自是美艳无双!”她眼波里的骄傲匕首般锋利的刺向可可。

丢下这句话后,留给可可一个孤傲的背影。

呵呵,你是美艳,你是花魁,所有人都知道的事你跟谁说呢?可可惬意地伸伸懒腰,曲指敲敲楠木匣子,勾唇一笑,好吧,你美。

花魁有花魁的权利,那就是可以从出价前三的人中自由选择入幕之宾,并且每月可以有拒绝一次客人的权利,衣物用度皆是优先挑选供应,在整个天香楼都有着超然的地位,这几日妍心可比你更受欢迎呢。

不过既然找我了,怎么也得给你好好设计设计,可可很看重金钱的面子。

可可懒得出门浪费时间,在厨房弄了几碟糕点,把自己关在屋里一整天。

傍晚时分,天香楼活跃起来。

可可拿着东西到姬

《冥影映花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