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长夜有明》长夜有明灯是什么意思 强强 长夜有明同人

长夜有明

古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陈庭,杭云素的小说是《长夜有明》,它的作者是抓住风的衣袖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白玉蟠龙香炉里,一缕青烟袅袅升腾,淡淡的熏香味道混入满室药香之中,如泥石沉海,了无踪迹。 明黄色的帐幔后,一个人影侧卧在榻上,不

阅文集团|更新:2020-06-14 08:07:0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陈庭,杭云素的小说是《长夜有明》,它的作者是抓住风的衣袖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白玉蟠龙香炉里,一缕青烟袅袅升腾,淡淡的熏香味道混入满室药香之中,如泥石沉海,了无踪迹。 明黄色的帐幔后,一个人影侧卧在榻上,不

《长夜有明》免费试读

白玉蟠龙香炉里,一缕青烟袅袅升腾,淡淡的熏香味道混入满室药香之中,如泥石沉海,了无踪迹。

明黄色的帐幔后,一个人影侧卧在榻上,不时发出几声轻咳。

“东陵的事,朕听说了。她性子向来骄横任性,又有太后护着,便是朕的话也敢不听,千川这次受委屈了。”

说话的声音微微有些沙哑,言语中带着天然的威严。陈庭归立于帐前,着一袭墨蓝官袍,神情平静。

“皇上言重了。东陵郡主也是因为微臣有言在先才会有此一举,倒也不是故意为难。”

帐幔后传来几声轻笑,那道有些沙哑的声音再次响起。

“梁国公府的事朕已经知道了,难为你还替她说好话。算起来,她已经闹了你三年,怎么都该闹够了,待朕料理完太后的寿诞,便替她寻门亲事,省得她到处闯祸,搅得家家不得安宁。”

“东陵郡主金枝玉叶,天姿不凡,想必能觅得佳婿,姻缘美满。”陈庭归恭敬道。

“哦?她既这般好,当初你又为何不答应?”帐幔后的人带着几分揶揄笑道。

陈庭归俯首一揖,语气无奈:“是微臣福浅,当不得郡主厚爱。”

帐幔后的人哈哈笑了起来:“罢了罢了,朕明白,朕不逼你。过几日便是年节,朕会把东陵拘在宫中,你且在府里好生享几日清闲,不会有人再敢去堵你的门了。”

“谢皇上恩典。”

君臣二人又交谈了片刻,待帐幔后的声音渐渐露出疲态,陈庭归便告了退。出了皇宫,老刘头正在马车边候着,见到他立刻迎了上来。待人上了车,便慢悠悠往学士府去了。

“大人,东陵郡主那可是无事了?”老刘头看向陈庭归,搓着手问道。

“嗯。”陈庭归垂眸养神,随意应了声。

“那就好,那就好。”老刘头放下心来,“虽说郡主也不能拿大人怎么样,可总这么被惦记着也不是个事。亏得大人英明,早将猫送了出去,不然让东陵郡主发现那猫还在咱们府上,怕是闹得更凶。要我说这郡主金枝玉叶的,却学得山里土匪做派,也不怕被人笑掉大牙!”

“她出身高贵,又有太后庇护,旁人最多也只敢躲在角落里指指点点,以她的性子又怎会畏惧。”陈庭归语气淡淡。

老刘头深以为然,点头道:“也是,连梁国公府的人都捏着鼻子不敢出声,更不用说旁人了。”

陈庭归没有接话,老刘头见他正摩挲着手上的白玉扳指,料想他应是在思考事情,便不再开口,马车里陷入安静。

“北槐巷这几天,可曾有什么消息?”半晌,陈庭归的声音突然响起。

老刘头微微一愣,忙道:“回大人的话,昨天那边刚传了消息过来,杭小姐禁足在家,饮食起居照旧,每日都呆在院子里抄经读书。不过杭小姐的贴身丫环昨天和几个下人起了口角,正好被杭夫人听见,说是被罚了几下板子还有几个月月钱。”

陈庭归手指轻顿了下,微微皱眉:“几个下人?”

“是杭家大小姐院子里的丫环。”老刘头连忙道,说完又加了句,“杭夫人也一并罚了。”

“哼,面上这一碗水总是要端平的。”陈庭归的声音略带嘲意,“她将那丫头当宝,如今怎么样了?”

“消息里说杭小姐没哭没闹,也没求情,板子打完就将人挪到了自己屋里,亲自照看着。”老刘头道。

“她不是爱哭的性子,有事也是一个人躲起来偷偷难过。”陈庭归的眉头几不可见地拧了拧,“梁国公那边,东西可送过去了?”

“还没有,不过想来也快了。”

陈庭归点点头,轻轻转了下手上的扳指:

“趁她们还没送,有件事你即刻去安排下...”

——————————————————————————

清苑西侧,杭云素拿着药膏给红珠换药,尽管动作已经很轻了,红珠还是时不时地发出嘶声,听得她又气又心疼。

“如今知道疼了?前阵子我说什么来着,等这屁股打烂了,你就准备收拾铺盖回齐阳吧,看我给不给你求情!”她戳戳红珠的额头,咬牙恨恨道。

“奴婢也是气不过嘛,小姐特意挑的布料,连上面绣的花纹图样,怎么剪裁走什么针脚都是亲自去绣房嘱咐过好几遍的。从前在齐阳,多少小姐妹排着队求着小姐帮忙看衣裳的样式,怎么到了这里花了这么多心思人家还不领情?几个院子里扫洒的小丫环都敢埋汰小姐,她们瞎了眼,奴婢耳朵可不聋,便是拼着被罚,也要让她们长长记性!”红珠越说越来气,不小心牵扯到伤口,顿时哎呦哎呦叫唤起来。

杭云素连忙塞了个蜜饯到她嘴里,见她不叫唤了,缓声无奈道:“这事我都不生气,你气什么?衣服本就是各花入各眼,讲眼缘的事。我觉得好,你觉得不喜欢,这很正常,你为了这个与人置气,可不是痴傻了?”

红珠嘟着嘴,面露委屈:“话是这么说,可衣服做了是要拿来穿的,大小姐试也不试一下就说不行,不是打小姐的脸嘛!亏得小姐花了那么多心思,连句谢谢都没有...”

杭云素微微垂眸,嘴角的弧度淡去,轻声道:“不喜欢就是不喜欢,还能强迫不成。原也是我主动要揽下的,做得不好自然也当不得一声谢。”

“可小姐已经主动了这么多次,大小姐还是不冷不淡,愿意的时候多说几句,不愿意的时候连门都不让进,这几天小姐都吃了多少回闭门羹?”红珠在心里憋了许久的话,此刻终于忍不住脱口而出,“就因为让恒公子进了花园见了一面有违礼数就给小姐冷脸,放任院子里的下人在背后这般盘唆小姐,真不知道大小姐的心是不是肉做的?何况当时沈夫人特意让小姐去花园,摆明了就是要给姑爷制造机会,连夫人都没说什么,大小姐怎得就怪上了小姐?”

杭云素沉默着,半晌才道:“姐姐或是不是为了这件事,她这几天身子不舒服,不见人也是怕过了病气。”

红珠看着她,扁了扁嘴语气难过:“小姐,你还要骗自己吗?大小姐她根本没把你放在心上,否则怎么会这么对你?来燕京都一年了,小姐该做的能做的都做了,那么多盆冷水泼下来,小姐以后还要继续委屈自己吗?老太太要是还在世,指不定要怎么心疼呢…”

祖母…

眼前浮现一张熟悉的慈爱脸庞,杭云素眼底微热,好一会才将鼻尖的酸楚压下。

不是不委屈的。从齐阳到燕京,她热情了这么久,仍然捂不热她们之间的情意。

红珠说得对,或许她和杭云初真的无法像寻常姐妹那般亲密,有些东西,强求不来。

“红珠,我会改的。人活一世,确实要让自己少受些委屈。”她弯起嘴角答应道。

红珠连连点头,咧开嘴笑得开心极了:“奴婢就盼着小姐想开的这一天呢!”

屋子里气氛复又明朗,主仆两人靠在一起说了会话,小竹斋里的丫环黄莺忽然捧着一张素笺过来了。

“…梁家小姐邀请二小姐明日去香园赏花喝茶,夫人已经答应了,让小姐略作些准备,明日用过早膳就过去。”

杭云素接过素笺,有些惊讶。按理说她还在禁足期间,不该出门才对,母亲能答应多半是看在梁家面子吧。可...心里会不会不高兴呢?毕竟这样一来,她的处罚就等于完全作废了。

“小姐放心吧,夫人都答应了,只管开开心心去就是了。可惜我没法跟着,小姐可要替我多看几眼。”红珠知道她在想什么,立即出声道。

杭云素心中微暖,轻轻朝她点了点头:“好。”

《长夜有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