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农门小俏媳》农门小辣妻 下克上 农门小俏媳圣水

农门小俏媳

架空连载中

火爆新书《农门小俏媳》是鹿离所创作的一本架空风格的小说,主角刘全,刘妈,书中主要讲述了: 逛了整个宅院的李菜花,几乎瘫到马车上,回了铺子休息了半日,才缓过精神。 晚上云祥和狗蛋回来,听说李菜花在书院附近买了宅子,步行一

|更新:2020-06-07 04:04:24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农门小俏媳》是鹿离所创作的一本架空风格的小说,主角刘全,刘妈,书中主要讲述了: 逛了整个宅院的李菜花,几乎瘫到马车上,回了铺子休息了半日,才缓过精神。 晚上云祥和狗蛋回来,听说李菜花在书院附近买了宅子,步行一

《农门小俏媳》免费试读

逛了整个宅院的李菜花,几乎瘫到马车上,回了铺子休息了半日,才缓过精神。

晚上云祥和狗蛋回来,听说李菜花在书院附近买了宅子,步行一刻钟就到了。云祥一把拉住妻子,一脸惊讶地戏谑道:“你可真是菩萨麾下的善财童子!”

“可是,可是我没钱了呀!”李菜花翻了翻荷包,只翻出几个铜板。

云祥转过脸去,眼中划过一抹笑意,握拳掩唇一阵轻咳,向狗蛋递了个眼色儿,狗蛋立刻乐颠颠地凑过来,笑嘻嘻地告诉她一个好消息。

“二姐,姐夫已经跟山长说好了,我去书院读书不用交钱,只要帮着师傅做做杂活,就抵了每月二十两银子的花费。你不用替我今后的学费发愁了啊!”

李菜花没想到书院也可以勤工俭学,转了转眼珠说道:“以后张二宝就是你姐夫的跟班,徐小牛就是你的跟班,平日里你们教他们多识几个字,免得今后连个拜贴都看不懂,还有下个月我会再雇几个人过来,铺子里缺人手。”

唐大舅想要回去,李菜花再三挽留,说是等下个月铺子有钱了,带些钱再回去。这期间,他又外出帮着找价钱便宜的一进宅院。

结果在南城杂货街的对街上找到了一家正在出售的宅子,价格要四百两银子。李菜花坐车亲自去看过一回,四间大瓦房,房前屋后都有空场,主家在房后还开了一块小菜地。一进的院子不算小了。

李菜花自己倒是很满意,但却还是摇了摇头,因为她估摸刘家肯定希望宅子在热闹的地方,将来也便于出租。唐大舅只得接着去找。

七月初,铺子又进了四个人,都是秋娘从牙行找来的。

一个黑脸的中年妇人叫刘妈,四十岁上下的样子,长得很忠厚,话不多,只知闷头干活。

一个黄脸的丫头春杏,十三四岁的模样,圆圆的一张喜庆脸,不大的眼睛总像笑眯眯的,手脚很麻利,也很有眼色。

一个是与唐大舅年纪相仿的中年汉子叫田喜,个头不高,有些敦实,一副庄户人的样子,干活有股子蛮力气。

一个是比他略年长的汉子叫刘全,四十多岁,清瘦身材,步履沉稳,说话很知深浅。

秋娘告诉李菜花,刘全与刘妈是夫妻,田喜与春杏是父女。

这四个人除了田喜没给大户人家作过工,其余三人都有作工的经历,刘全曾给一名镇上衙门里的属官当过长随,认识字,脑子也很好使。

如今铺子里就缺识字的人,虽然秋娘私下里有意培养山草,教了一段时间,但距离李菜花的要求还差一大截。

狗蛋没去书院读书那会儿,她让弟弟与山草盯着食铺的买卖,自己与秋娘管着饭馆的生意,周嫂跟着她在饭馆帮衬。后来李菜花对气味有些受不了,教会了周嫂几样招牌菜,就与弟弟换了过来,回了食铺。

如今有新人加入,李菜花依然每日与秋娘盯着食铺的生意,让田喜和刘妈干些杂活,把春杏放到饭馆里端茶倒水上饭菜。把山草派到饭馆管账,顺便带一带刘全。周嫂还在饭馆掌勺儿,做些家常饭菜和几件招牌菜。

新人到来的当日就搬家了。云祥与狗蛋每日步行去书院,中午饭也在书院吃。因为李菜花会来铺子盯生意,晚上才会回去,所以白天夫妻俩根本见不到面。

李菜花觉得没人守宅子和扫除院子,让秋娘从牙行又找来几个人。守大门的五十上下的老孙头,跑腿传话的十五六岁的小山子,平日闲暇时打扫前院的院子。还有一对祖孙俩,钱婆子与英姐,平日打扫后宅的院子,烧水热饭。

人手终于差不多了,李菜花数了数,今年增加了十个人,加上原来的周嫂、山草、刘大板,还有秋娘、云祥和自己,一共十六个人。

李菜花自己也吃惊不小,人多了,有些规矩也该立起来了。

搬家以后,家里的每个人都有了月钱,包括云祥和她自己。狗蛋是她弟弟,没成婚之前,也给了他每月的零花钱,只是不记在府里的公账上。

秋娘是云祥的奶娘,身份比较特殊,李菜花把她的月钱定到二两银子。周嫂、山草跟着自己时间久,她俩的月钱定到八百文。刘全是管家的重点培养对象,给的月钱也是八百文。张大宝、刘小牛是云祥、狗蛋身边的长随,月钱定到五百文,与负责牲口棚的刘大板一样。其余新来的人月钱一率四百文。

听说有了月钱,每个人干劲更足了。

李菜花又多留了唐大舅几天,依然没找到合适的一进宅子,事情就耽搁下来。唐大舅回去时,李菜花给了他十两银子,他很高兴地骑马离开了。

金秋十月,正值秋收的季节,刘忠再次来到省城询问买宅子的事。

铺子里坐镇的周嫂与山草告诉他:“我家夫人前两日刚刚诞下小少爷,如今正在坐月子哩。”

刘忠不好打扰,问明了书院的地址,直接去找狗蛋。

狗蛋见了他,十分为难地说道:“我大舅还在省城那会儿,我二姐就让他四处打听,一直没有合适的。我姐说了,热闹地界的一进宅子,至少五百两银子,偏远地界的倒有三百多能买到的,住人还行,但将来出租就有些困难。”

刘忠只好再次回去,把省城里的情形向刘夫人作了禀报。

大女儿刘沁对刘夫人说道:“娘,省城的宅子那么贵,还是不买了吧?”

“趁着云贡生在省城认识些人,能帮你牵牵红线,等过两年他考上进士去了京城,机会就更少了。难道你还愿意嫁到镇上,听你大舅与大舅娘的闲话?”

李菜花生产的前一刻还在铺子里看账本,谁也没想到就那么毫无征兆的发动了。

秋娘一看产妇惨白的脸色,一向沉稳的她也慌了神儿,大叫着让刘妈过来帮忙,又让刘大板找来一块床板,三个人合力才把产妇抬进屋。

本来距离产期还有一个月,稳婆虽然找好了,但她的家并不在附近。秋娘让刘大板驾车去接人,这边开始烧热水。

只稍片刻工夫,孩子就出来了。

秋娘亲自给截了脐带,把孩子拍醒,随着一阵清亮的哭声,李菜花有些受惊地歪头问道:“是男孩,还是女孩?”

“恭喜夫人,是位小公子。”

《农门小俏媳》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