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王爵鼎武》常州鼎武医院 虐文 王爵鼎武弱受

王爵鼎武

玄幻连载中

主角叫汪岩,毕沁的小说是《王爵鼎武》,它的作者是乾坤竹羽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鼎武是“琉璃”上最强大的武器,虽然鼎武也有优胜劣汰之分,但即便是最劣等的鼎武,也比现世中能工巧匠最满意的作品强上数倍。 在得知自

阅文集团|更新:2020-05-29 12:09:0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汪岩,毕沁的小说是《王爵鼎武》,它的作者是乾坤竹羽最新写的一本玄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鼎武是“琉璃”上最强大的武器,虽然鼎武也有优胜劣汰之分,但即便是最劣等的鼎武,也比现世中能工巧匠最满意的作品强上数倍。 在得知自

《王爵鼎武》免费试读

鼎武是“琉璃”上最强大的武器,虽然鼎武也有优胜劣汰之分,但即便是最劣等的鼎武,也比现世中能工巧匠最满意的作品强上数倍。

在得知自己膝下一对儿女竟然都得到星宿的眷顾之后,汪岩更加确信八年前瑞云山中黑衣长者对他说过的话了。

“父亲,什么是鼎武?”汪岩的脸上鲜有地出现了惊讶的神色,让汪羽竹也感到疑惑。

在汪羽竹的印象中,不论发生什么大事,父亲都会稳如泰山一般,面不改色,沉着镇定地处理,很少会产生什么情绪波动,小小年纪的他,对这种父亲带来的威严很是崇敬。

汪羽竹不知道的是,此时的汪岩,和八年前碧国冰冷机器般的后爵上官凛是何等的相似。

“刚才那把挂着彩虹的宝剑好漂亮,那个是晴儿的吗?它怎么又消失了?爹爹,快,快把它再变出来好不好,让晴儿摸一摸。”

妹妹关注的点则与兄长完全不同,她不在意这凭空出现的宝剑来自何处,只关心样式合不合自己的心意,睁着大大的眼睛,用清澈绚丽的彩瞳期待地望着陷入沉思的父亲。

“鼎武就是刚刚出现在你们各自身前的武器,那是整个琉璃中只有极少数的人才拥有的珍宝,孩子,你们不愧是我汪岩的儿女,你们在未来一定会成为强者。”

回答了儿子的问题,汪岩又将头转向乖巧的女儿一边。

老实说,他此时的心情的确有些复杂,因为方才出现在晴儿身前的那把鼎武,以及显现在她右额的星宿,分明和汪岩的妻子,晴儿的母亲——于彩蝶的鼎武一模一样。

可以说,晴儿继承了她母亲的鼎武。

摸摸女儿的头,汪岩露出对女儿专属的慈祥神情,这种待遇连他的大儿子汪羽竹都没有享受过,说道:“乖晴儿,想再看到那把剑,要靠你自己的努力了。爹爹可只负责教你把它召唤出来的方法,能不能再召唤出来就看你的本事了。”

过程其实很简单,就算没有汪岩此次运功诱导,在他们日后练功时发现自身的鼎武也是迟早的事。

想把自身拥有的鼎武召唤出来的要点只有两个:冥想、运气。

冥想即是想象自己手持武器的样子,运气则是调动内力到欲持武器的那只手上,反复尝试这两个步骤,鼎武就会逐渐在手中浮现出来。

按照父亲阐述的方法,汪紫晴只是稍作尝试,就召唤出了自己的鼎武——倾虹剑,还没等汪岩夸奖她几句,她就按耐不住地端详把玩起这把漂亮的宝剑,专注的眼神紧盯着泛着氤氲彩光的剑刃,似乎也感觉到了一股人剑相通的亲和之情。

汪岩看着晴儿额头上显现的“虹”字,结合着与她母亲别无二致的彩发与异瞳,仿佛妻子又回到了人间,不厌其烦地朝他炫耀自己精致的宝剑,而当时的自己,却对这绝世彩光毫无兴趣,还被当时的于彩蝶埋怨没有情致。

“晴儿,你母亲就曾经用这把剑,随爹爹我征伐四方。”汪岩觉得现在有必要告诉孩子们一些关于他们母亲的事情了。

“母亲......”

汪紫晴沉吟着,被彩光烘托着的小圆脸流露出一份忧郁,“原来母亲在这把宝剑里面啊,难怪晴儿没见过母亲呢,宝剑宝剑,晴儿会好好照顾你的,你也要好好照顾晴儿的娘亲哦。”

汪羽竹观望了一会儿妹妹手中那把母亲曾经使用过的宝剑,有些羡慕。虽然他不像妹妹一样,经常哭着喊着要和别人家的孩子一样,追寻母亲的陪伴,但他也会经常在梦中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那影子温柔地抚摸着他的脸庞,安慰着每日随父亲外出办公后疲惫的他,他也在暗自憧憬着母亲的那份爱。

但汪羽竹心智早熟的多,生与死的概念早在三年之前他就已经彻悟了。

母亲已经死了,和被处死的那些人一样,已经再也不可能出现在这个世界中了,所以他从来不会在一些无果的幻想中迷失。

然而,就在当下,他却遇到了困难。

与晴儿轻松引出星宿之力的情况恰恰相反,任他憋出吃奶的力气,额头上已经沁出了一层汗珠,那把漆黑尊贵的长钺再也无法出现。

汪岩也注意到了他这边的情况,看到父亲关注自己的表情,汪羽竹摇了摇头,微微苦笑,道:“父亲......看来还是晴儿更加优秀一些呢。”

“不要着急,让我再压功在你身上试试。”父亲又按照刚刚的方法,向汪羽竹的身体输送内力,试图将汪羽竹的星宿之力催逼出来,但是几经尝试,结果都是无济于事,反倒是只有少年身体的汪羽竹有些支撑不住了。

如果汪岩再更进一步对他施加内力,就很有可能会对他的身体造成永久性的损伤,于是只能暂时作罢。

汪岩正准备宽慰儿子几句,就听到了一位不速之客叫叫嚷嚷的声音。

“汪兄!汪兄,汪兄在吗?......大胆!你小小门丁也敢拦着我?赶快给我滚,不然别怪我不客气了,滚!”

毕沁,身材颀长,尖嘴狐腮,透出一股奸诈之象,是驻留在蔚都城中的另一位统爵,他向来欺软怕硬,比他爵阶低的人他不屑,比他爵阶高的人他奉承,而像汪岩这样与他相同爵阶的人,他嫉妒。

他之所以敢不等门丁的传报就闯入汪府,一方面是觉得汪岩是统爵,他毕沁也是统爵,拜访同级哪里需要那么多的繁文缛节?另一方面是他不服气蔚王偏爱汪岩,明明自己也是攻克南丁城的功臣,却没有得到与同级汪岩相同的待遇,嫉妒之心愈演愈烈,暗地里将汪岩视作眼中钉肉中刺。

当然,这些感情,不能让别人知道。

“晴儿,快把倾虹剑收起来,别让这家伙看到了。”听到父亲的命令,虽然不知是什么原因,汪紫晴还是听话地将鼎武收回。

然而这一系列动作并没有逃过毕沁敏锐的目光,他不仅看到了晴儿手中的鼎武,还认出了那就是汪岩亡妻用过的那把倾虹剑。

毕竟,那泛滥着七彩虹光的宝剑,辨识度真的太高了。

“哎呀,汪兄?那鼎武真美啊,和嫂子的一模一样。”毕沁皮笑肉不笑,摸摸晴儿的头,洋洋得意地盯着汪岩有些皱眉的脸,直接通告自己已经知道了可爱小侄女的鼎武秘密。

“别碰我!”晴儿一脸嫌恶,转身跑到了汪羽竹的后面。

毕沁从来都是擅闯汪府,汪府的人几乎已经司空见惯了,但是这一次,汪岩确实有点生气了。

“毕沁,就算你我是同级,也需要互相尊重。如果你下一回还像这样子直接擅自闯进门来,可不要怪我亲自把你赶出去!”看到汪岩从来没有像今天对自己发威,毕沁也有点退缩了,连连向汪岩赔着不是。

“汪兄,你放心,刚才我什么也没看到,就算我看到了什么,也绝不轻易透露给其他人!”毕沁信誓旦旦地作着保证,不过他也给自己的保证留了“后门”,他说不“轻易”透露给其他人,可能稍微不符合“轻易”的条件,这条消息就会不胫而走了。

“哼,我可不知道你看到了什么,你最好不要出去乱说。”汪岩不想在此时上过于纠结,想就此搪塞过去。

“毕叔叔您向来无事不登三宝殿,这回突然到访,一定是有什么重要的消息要传达吧?”

汪羽竹对毕沁始终没有什么好印象,但依旧对他彬彬有礼。只希望这位长得像狐狸一样的毕叔叔不要再磨叽了,赶紧说完正事走人。父亲多与这种人接触一秒,都会损害父亲这辈子一秒的清誉。

汪羽竹的提醒有了作用,虽说毕沁每一回都是不请自来,但是每一次确实也都有比较重要的消息传达。

汪岩可以把无理取闹的毕沁赶出门外,却不能把代表蔚王的信使赶出门外,这也是毕沁每一次无礼表现的信心来源。

“十天后是蔚王的五十岁诞辰,邀请都城内所有所有勇爵以上的官员到王宫内参加酒宴。”

毕沁抬眉看了看汪岩的反应,继续说道:“同时,由于四王子和五公主武艺逐渐精湛,蔚王想检验一下他们的修习成果,决定在酒宴期间,举办一场八岁以上、十二岁以下爵官儿女的比武,看看到底是谁家教导有方。”

“最终的胜利者,将会得到都城匠王的杰作——镶玉剑。”虽然毕沁狡诈无礼,但也确实有自己的理事能力,他不仅要主管静爵司异爵的筛查,还要负责安排王城内的大型活动。

像以上传达过的这种规模的活动,都是毕沁一手操办的。

“知道了。”

“告辞。”消息带到之后,毕沁带着今天的“意外收获”离开了汪府。

虽然汪岩尚没有开始亲自教授汪羽竹和汪紫晴武功,但早在他们五岁的时候就为二人请了民爵武师,让他们打好练武的基本功,也掌握一些简单的招式。

汪岩觉得这是一个让孩子们锻炼的机会,决定让儿子和女儿参加。他心里很清楚,毕沁阳奉阴违,嘴巴根本没个把门的,已经没有办法再隐藏晴儿拥有鼎武的事实了。莫不如让女儿借鼎武附带的星宿之力,在比武中大放异彩,以得到蔚王的赏识。

虽说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但如果有了蔚王和统爵父亲汪岩的双重庇护,试问又有谁敢动汪紫晴怀里的璧玉呢?

当然这么做也是有风险的,获得了蔚王更多的关注,一旦觉醒异爵,她将会在第一时间内被从这个世界抹杀掉。

《王爵鼎武》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