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重生披马甲》不披马甲太销魂作品 同志 重生披马甲别扭受

重生披马甲

现代言情连载中

主角叫罗妈,马佳的小说是《重生披马甲》,它的作者是歪猪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你已经有多久没为过年能放开肚子吃东西而雀跃了?你有多久没为过年能换上新衣服而兴奋了?你有多久没为过年能走亲访友而期盼了?如果答案

阅文集团|更新:2020-04-07 12:14:59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主角叫罗妈,马佳的小说是《重生披马甲》,它的作者是歪猪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 你已经有多久没为过年能放开肚子吃东西而雀跃了?你有多久没为过年能换上新衣服而兴奋了?你有多久没为过年能走亲访友而期盼了?如果答案

《重生披马甲》免费试读

你已经有多久没为过年能放开肚子吃东西而雀跃了?你有多久没为过年能换上新衣服而兴奋了?你有多久没为过年能走亲访友而期盼了?如果答案是很久了!恭喜你!你患上了非典型的精神需求匮乏综合症。此病在物质条件日益昌盛的现代社会无药可医,只能前往H省Y市S县寻罗玉仙同志金口再开,让你穿回去重新满足精神需求。且此举只能缓解病情,不能根治!治疗过程中如遇金口失灵,或穿回未知年代,罗大仙概不负责!请患者慎重选择!有意者请电话联系XXXXXXXXXXX。

别人的年过得怎样,马佳是不知道也没什么兴趣知道的。可就单单她而言,就两个字来形容:爽啊!

想咱过年的新车有了,新衣有了,爱吃的也管饱了,睡觉睡到自然醒(当然不能在罗妈叫第3次前还不起,那会引发起床惨案嘀!),数钱,好吧即使那钱全换成分币也不能数到手抽筋,可是马佳心中的小宇宙绝对肯定加万分的已经爆发了。

特别特别是那辆崭新崭新的宝马,简直让马甲同志疯魔了。为什么这么兴奋?我推测可能是因为她想挥霍一回恣意放纵的青Chun吧!可是现在马佳并不不知道,正是这台她如今爱得恨不能搂着睡的宝马,日后给她惹回了一生的冤家。

等某无良暴发户一脸Jian诈的把那辆破的不能再破的宝马收进库房,说要好好保存爱情信物时,马佳就恨不能上前踹上两脚出出气!被阻拦无果后,无奈悲鸣:它***!啥破宝马!偶一身的清白啊!就这样被它给赔了!可惜,知道后,已经悔之晚矣,晚矣!

现在咱们就先甭管马佳那边了,就只看看现在的祥爸罗妈那风风火火忙进忙出的样吧!

祥爸忙那是因为公事,人家公司正等着过年这段时间做买卖的。虽说是专卖,可也得防着外地的烟进入本地市场,把价格秩序给破坏了。所以身为专卖办的一员,祥爸每天走路都能带阵风,晚上接到举报电话,还得半夜里去蹲守。累啊!

罗妈忙那是因为家事,过年了,一大家子要准备的东西可多着呐!自家用的,送人用的,走亲戚用的,来客招待用的……简直无法想象罗妈那双手每天提回家的物品重量,恐怖啊!恐怖!有一句话不说了嘛:千万别惹女人,因为她们的潜力无穷!看着罗妈那双充满着潜力的双手,马佳的屁股就下意识的紧了紧。别惹罗妈!

每天里就马佳一人是最闲的,不是她不想帮忙,而是大包大揽惯了的罗妈嫌弃她。你想想吧,,自己还没嫌水冷想帮着给洗个菜来着,人家没等你靠近水池就嚷嚷开了:“马佳,你杵在这里挡什么道!”

“嘿嘿,妈,我这不是看您老太辛苦了,想帮着做点事嘛!”

“你能帮个啥?屁大点的人,你有那空就给我好好看书去!我说你这么久也该疯够了啊!别以为这次考好了就不用学习了,下次还要继续进步的,可不能骄傲……你认真听没?翻啥白眼呢?”

“没,没,在听,认真在听呢!我刚才就是给那炒菜的烟迷着眼睛了,您忙啊!我这就去看书!”马佳打了个哈哈,立马闪人。不是城里的娃不想早懂事啊!

……

就在磨刀霍霍向鸡鸭的鸡飞鸭叫中,大年三十来了!可直到这天晚上为止,祥爸罗妈都还忙得脚不沾地的。好容易等一切准备就绪了,大碗大碗的鸡鸭鱼肉也上桌了,可是人却是不能先吃的,得先供了祖先,祭了神。

只见祥爸先把祭祀的一应物品准备好,有:白米饭三碗,每碗中间竖一双筷子、水酒三杯、果三样、钱纸三张一叠,共三叠、鸡鸭鱼肉外加麂子野味五大海碗。那时还没下禁炮令,祥爸准备就绪后,打开家门,燃了一挂鞭炮,顿时整栋楼都响起了噼啪声。

祥爸手里拿着钱纸在门外点燃,绕了个圈转进屋,罗妈则嘴里念念有词地配合着将神迎进屋。接着祥爸又将钱纸在桌上画了个圈,罗妈神叨着请他们不用客气,慢用……接着祥爸将燃了近一半的钱纸放在桌前正中央,然后恭恭敬敬地双手合十,对着爷爷的遗像鞠了三个躬,罗妈和马甲紧跟其后。罗妈在众人鞠躬的同时嘴里亦不停的念叨着:“今天也没准备什么好吃的,你们别嫌弃,爱吃什么就吃什么。请保佑我们一家在新的一年里,健健康康,平平安安,万事顺利!我们马佳今年懂事了,期末考试考了第八名,你们一定要好好保佑你们的孙女努力学习,将来考个好大学……”

马佳平日里嘻嘻哈哈的没个正行的,可在此时绝对是老老实实,忠忠良良的。谁知道自己是不是祖宗显灵给弄回来的?

再是将水酒每杯都撒点出来,浇在已经烧成黑灰的钱纸上。跟着撤碗筷,将灰烬打扫干净。最后,忙碌了整年的一家人终于可以舒口气,该坐下来好好吃这顿饭了——1998年的年夜饭。当然吃饭的过程中,远近不同的鞭炮声是没停歇过的伴奏曲。咱没钢琴和烛光,也不兴弄点响炮就着电灯给浪漫回?

酒足饭饱(呃,马佳和罗妈也就用酒沾湿了嘴唇而已)后,一家人接着干些啥呢?斗地主?你太没觉悟了!当然是得挤在沙发上,小桌前在摆一盘零嘴,一家人其乐融融看Chun晚来着!

别人马佳是不知道的,可就马氏家族的传统中,还是没有硬挨着守过12点的规矩。平日里10点多就上chuang睡了,三十晚上也顶多扛到11点多。兴致冲冲的马佳本来很想冲击一回记录的,不为别的,就是想着能早点拿到压岁钱啊!可架不住眼皮子直打架,最终抱着“是我的还是我的”这一想法安然入睡!

1998年,马佳说那是一个Chun天。有一位罗妈在马佳的脑袋上画了一个圈,奇迹般的出现了乾坤大挪移。生活,由此更加精彩!

《重生披马甲》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