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重生之酒娘》重生之从娘做起 耽美 重生之酒娘耽美

重生之酒娘

古代言情连载中

新书《重生之酒娘》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苏阿铁,主角桑白,祝九,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为何?”祝酒酒抬高尖尖的下巴睥睨着地上的樱桃,冷声笑道:“我只问一句,我被人逼落水里的时候,你在哪里?” “奴婢冤枉!”樱桃忙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13 08:05:2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重生之酒娘》全文在线阅读,作者苏阿铁,主角桑白,祝九,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为何?”祝酒酒抬高尖尖的下巴睥睨着地上的樱桃,冷声笑道:“我只问一句,我被人逼落水里的时候,你在哪里?” “奴婢冤枉!”樱桃忙

《重生之酒娘》免费试读

“为何?”祝酒酒抬高尖尖的下巴睥睨着地上的樱桃,冷声笑道:“我只问一句,我被人逼落水里的时候,你在哪里?”

“奴婢冤枉!”樱桃忙叫道:“是七小姐身边的墨香,道是老爷那边派人来有话传给小姐,奴婢便跟着人去了二门边了。”

“墨香让你去你便去?”祝酒酒却是不依不饶,“出门时嬷嬷是怎么嘱咐你的?让你寸步不离地跟着我,不让我有任何闪失,可结果呢?我掉落水里,命都险些没了!你倒是说说,你该不该罚!”

“奴婢冤枉,奴婢冤枉……”樱桃一径地磕头,口中慌忙解释,“奴婢是怕老爷那边有紧要事,耽搁了可就……”

“住口!”陈嬷嬷喝住她,斥道:“小姐说你有罪,你便是有罪!”

樱桃闭了嘴望向陈嬷嬷,眼里满是惶恐。

陈嬷嬷给了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转过身去扶住祝九,语气里带了几分吴语的软侬,格外能安抚人情绪,“姐儿先平平气,听嬷嬷慢慢说。樱桃这贱婢是有疏忽,当罚!可你好好想想,墨香为何偏偏那时候把樱桃支开?不就是为着方便她的主子们来欺负小姐么?他们丧尽天良又不想留了证据,左右会想个法子让小姐孤身一人,便是不诳了樱桃离开,也索性会一闷棍把樱桃打晕了拖走。如今小姐要打卖了樱桃,岂不是更称了他们心意?他们乐得看个笑话,说不定还会乱传小姐待下人……刻薄……”顿了顿,又赶紧安抚地摩挲着她的后背,“当然,咱们府里上下都知道小姐为人最是讲义气,但也架不住嘴长在别人身上,被人传出污名,岂不是让亲者痛,仇者快?”

祝酒酒咬着唇,阴阴地盯着樱桃,有些不死心,竟是连想打樱桃那贱婢一顿出出气也是不行。

“姐儿细细想一想,是不是这么个理?”陈嬷嬷语气轻柔,却不容人置疑,“再说自打小姐落水后,樱桃这丫头也一直愧疚,恨不得替小姐去受这番罪才好。嬷嬷见姐儿一直昏迷不醒,又是药石无医,只好动了最后的法子去普同寺给姐儿祈福,想着菩萨感念老奴心诚,说不定能格外开恩。樱桃见嬷嬷动身,便自动请缨,求嬷嬷带她一块去给小姐祈福。在菩萨跟前,樱桃这丫头,也是整整跪了四个多时辰的。小姐就念在这丫头事后知罪能改,又诚心与小姐祈福的份上,饶过她这一回,可好?”

这樱桃就是陈嬷嬷安在自个身边的眼线,祝酒酒便是不能打卖了,也得趁机将她支开,“只是我看见她就想起那日落水的事,格外糟心!就按嬷嬷说的,看在樱桃诚心祈福的份上,饶过她这一回。还请嬷嬷给樱桃安个旁的差事,不要让她到我跟前来转悠。”

陈嬷嬷见状,只得道:“好,好,便依姐儿的。”

又喝斥樱桃,“还不快谢过小姐开恩,恕你无罪。”

祝酒酒瞅见樱桃那张表面谦卑的面孔,又想起她的恶毒来,只觉着万分心烦,胡乱摆摆手就让她下去。

樱桃分明是有些不甘心,退下时在陈嬷嬷身边顿了顿,得了一个安抚性的眼神,方才安心地出去了。

陈嬷嬷见祝九脸色不好,又说了些话,便道:“时辰不早了,姐儿还是早些歇息的好,待嬷嬷回去洗漱过了,再来给姐儿陪夜。”

陈嬷嬷要来给她上夜?上一世的祝酒酒喜欢赖着和Nai娘一块睡,如今可没了这番嗜好,那跟卧榻之侧睡了头不安好心的狼有什么分别!她可不想连梦里,都还得提心吊胆!

幸好桑白替她开了口,“嬷嬷也辛苦了一整日,前儿小姐昏迷的几日,又都是嬷嬷衣带不解地守着,今儿夜里嬷嬷再不好好歇息,怕是铁打的身子也该经受不住。”

“对,对……”祝酒酒连连点头,“嬷嬷辛苦了,赶紧回去歇着,若是把嬷嬷给累病了,酒儿可是会很心疼。”

陈嬷嬷又坚持了一番,见推辞不过,也着实是疲乏得很,便应下,又仔细嘱咐桑白夜里千万要警醒些,万万莫让小姐翻身时踢了被着凉,方退了出去。

祝酒酒长长地吐出口气,那颗提起的心许久才慢悠悠地坠落,擦了把额际的冷汗,瞅着桑白,盯着她瞧了许久。

桑白被盯得心下忐忑,战战兢兢地道:“可是……奴婢说错了什么话?”

她从前倒底是有多暴虐成性?不过多瞧了桑白两眼,就把人给吓着了!

祝酒酒懊恼,面上却是不显,沉声吩咐,“你出去瞧瞧,外头可有什么闲杂人等?”

桑白一头雾水,但还是听话地出去转了圈,回来摇了摇头,“陈嬷嬷与樱桃都回去了,外头没人。”

他们府里本就没几口人,白日里各司其职尚且安静,更别提夜里了。

祝酒酒在床上坐起身来,朝桑白招手,“你过来些。”

桑白被祝九这神神秘秘的模样弄得摸不着头脑,往前又凑近了些,“小姐有什么吩咐?”

“我来问你……”祝酒酒清了清喉咙,正色道:“你是听我的话,还是听陈嬷嬷的话?”

桑白更觉莫名,迟疑道:“小姐不是说过,谁不听嬷嬷的话,便家法伺候么?”

祝酒酒差点吐出口老血来,上一世的自己倒底是有多没戒心,被Nai娘调教得脑子都被驴踢了么?

桑白见祝九面色阴沉,心下一慌张,没头没脑的便来了句,“奴婢先听小姐的话,再听嬷嬷的话。”

祝酒酒知道在这事上不能去苛求桑白,面色缓了缓,“我若是只许你听我的话,你可应?”

桑白只是有些懦弱,又被祝九欺压惯了的,脑瓜子并不糊涂,心下当即有些惊疑不定,小声问道:“可是嬷嬷那边……有什么问题?”

虽说如今桑白对自己惟命是从,但离心腹可还是很有距离,她如今正值无人可用之机,若要获得桑白的全心信任,有些事便不能全然瞒着。自己重生的事自然不能向任何人透露,但也能借口昏迷之机母亲来托梦,挑破陈嬷嬷包藏着的祸心。

桑白果然被她一番话骇得连脸都煞白,低声喃道:“怎么会……嬷嬷可是最疼小姐……就说小姐昏迷这几日,嬷嬷可是寸步不离地守着小姐,愁得连头发都要白了。”

“Nai娘若对我无真心,又如何能取得我全心信任与依赖?若不使这些苦肉计,又如何骗过我,骗过老爷,骗过你,骗过这府里的每个人?只怕,连她自个也把自个给骗了过去!”祝酒酒苦笑,“我原也是死活不肯信的,可梦里母亲耳提面命,出言警醒,自然不可掉以轻心。嬷嬷若是个好的,自然万事大吉。可若嬷嬷果然包藏了祸心,咱们不得提前堤防着?”

桑白被祝九那句咱们激得心神一荡,慎重地点头,“奴婢日后定然会多长个心眼,多几分警醒与戒心。”

祝酒酒松了口气,“你附耳过来,我有件事要交待你去做,十分重要万分火急。”

----------------

木有推荐票木有收藏木有留言,老铁写得那个糟心那个惆怅啊。。。

文文满两万字了,可以冲新人榜,请走过路过的姑娘们,留下宝贵的一张推荐票一个珍贵的收藏吧,内牛满面。。。

《重生之酒娘》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