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出闺阁记》闺阁之臣小说 妖孽受 出闺阁记Mary

出闺阁记

古代言情已完结

火爆新书《出闺阁记》是姚霁珊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桃枝,陈滢,书中主要讲述了: 陈滢伸手指着证词上的某一段,半念半说地道:“周妈妈再三强调,这上锁的糖霜匣子直到宴会当天才会由厨房管事现去领来,不到点心出锅,匣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12 04:07:22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火爆新书《出闺阁记》是姚霁珊所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桃枝,陈滢,书中主要讲述了: 陈滢伸手指着证词上的某一段,半念半说地道:“周妈妈再三强调,这上锁的糖霜匣子直到宴会当天才会由厨房管事现去领来,不到点心出锅,匣

《出闺阁记》免费试读

陈滢伸手指着证词上的某一段,半念半说地道:“周妈妈再三强调,这上锁的糖霜匣子直到宴会当天才会由厨房管事现去领来,不到点心出锅,匣子绝不会打开。此外,雪花桃酥对味道的要求也很高,出锅后须马上洒上糖霜再以铜盅盖住,闷上二十到三十息之后揭盖,才会有最佳的风味。”

“哐”,郭媛将茶盏往案上一掷,冷着眉眼讥道:“陈三姑娘,你这说的什么废话?谁要听你说点心方子不成?”

“县主若不想听,捂上耳朵就是。”陈漌马上就接了话,态度傲然,语气清高,一如她素常的模样。

郭媛定定地看着她,眼神极冷,陈漌亦是面色如冰,两个人的视线在半空里无声厮杀着,谁也不肯示弱。

陈滢看了看她们,见她们只以眼神较劲,并没有说话的意思,于是便又接续起了方才的话题,说道:“周妈***证词,想必大家都听明白了。这糖霜乃是专人制作、专人保管、密封保存的。点心上桌之前,能够接触到糖霜的只有三个人:主厨、管库妈妈,以及厨房管事。”

言至此处,她终于转向了桃枝,和声问:“在此我想请问桃枝姑娘,你是如何偷嘴吃到点心的?莫非主厨特意多做了几块点心给你们这些丫鬟解馋?又或者那管库妈妈或厨房管事与你相熟,特意把糖霜交给你处置?若是如此,我想请顾二姑娘现在就请这三位过来,与桃枝当面对质。”

顾楠闻言愣了片刻,旋即不由大怒。

这话简直就是明着指摘镇远侯府的下人没规矩,这不是打人脸吗?

心中虽是腹诽不已,可她的面上却是一派安详,拿起帕子按按唇角,淡然道:“桃枝,你自己说说。”

桃枝的脸上,终于现出了几分真正的惊慌。

她两手死死按住地面,骨节几乎泛白,抖着嗓子道:“婢子……嗯……婢子不是在厨房……婢子是……”

“你是不是想说,你是在点心从厨房送到花厅的半路上,接触到了糖霜,是么?”陈滢替她完成了讲述。

桃枝连忙点头:“是,是的。”

“桃枝姑娘,你又没说实话。”陈滢摇了摇头,举起树杈儿指向青衣小鬟手中的地图,淡声说道:“厨房、花厅、净房这三处成夹角。的确,如果你是在厨房往花厅送点心的半路上接触到了糖霜,那么,你证词中时间上的漏洞,也算是勉强补上了,但你却忘了一件事。”

她说到这里停了片刻,如水明眸停落在桃枝的身上:“周妈妈曾再三强调,点心一出锅就要拿铜盖儿盖上,三十息内绝不能打开,而由厨房到花厅,正好在三十息左右,这一路雪花桃酥都是闷在盖子里的。”

言至此处,她放缓了语声:“今日负责送点心的只有二人,一是厨房管事,一是主厨本人。你且告诉我,你是在哪一位的眼皮子底下,打开盖盅的?”

桃枝面色一白,再也说不出话来了。

陈滢挪开了树杈,凝视着她道:“桃枝姑娘,以你三等丫鬟的身份,你唯一能够接触到糖霜的地方,就只有在花厅端点心上桌那一小会儿。换言之,一刻钟之前,你既不在净房、也不在厨房、更没在送点心的路上,你,就在花厅。”

桃枝面如死灰,两条胳膊不停地打颤,整个身体也在跟着发抖。

只要她人在花厅,那么她所谓的“亲眼目睹”就是谎言,而陈漌盗玉一说,自然也就不攻自破。

“说了半天儿,不就是点儿糖霜吗?”郭媛忽然扬声说道,眼中尽是不屑:“如果我说是我赏桃枝吃了块桃酥,陈三姑娘还有什么话说?”

此言一出,花厅里的气氛一下子就凝重了起来。

香山县主这是铁了心要让陈漌背上盗窃的罪名,甚至不惜与桃枝串供。

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了陈滢的身上。

陈滢似是也怔住了,片刻后,方慢慢地颔首道:“县主若这样说,那自然是可以的。”

“这不就结了?”郭媛得意地抬了抬下巴,伏地的桃枝也明显大大地松了口气。

一旁的陈漌却是面色铁青。

犹豫片刻,她上前拉了拉陈滢的衣袖,咬唇道:“三妹妹,多谢你帮着我。若是实在不行就算了吧,等母亲她们回来……”

“不可。”陈滢立时否定了她的提议,态度极为坚决。

陈漌眼眶一热,险些落泪。

陈滢这么拼了命地帮她,纵然很可能是怀着别的目的,但人家能做到这个份儿上,那也是很大的一份人情。

等今日事了,定要让母亲好生亲近二房,多多帮衬他们一些。陈漌暗自下了决心,感激地看着陈滢一眼,不再说话了。

陈滢此时眉心微蹙,好像是有什么事委决不下,慢慢地往旁边踱了几步,蓦地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大步走向陈漌道:“大姐姐,你听我说,我想问你……”

她忽然脚步一转,速度极快地折向桃枝,拉起她的左臂用力一抖。

“噗通”,一样事物从桃枝的袖子里掉了出来,在地上滚了几滚,陈滢飞快地伸足踩住,同时将桃枝往后一扯。

这套动作如行云流水,几乎眨眼之间便即完成,桃枝只觉得对方的手劲大得惊人,她几乎被拉得站起来,又摔倒在地,一时间心头怦怦乱跳,脸也吓得白了。

等到众人回过神来时,陈滢已经从地上拾起了那样事物,打开外头包着的一层纸,露出了里面的东西:

那是两个同等大小、成色极好的银锞子。

“敕造通宝,十四年制。”陈滢用着很大的声音念着那银锞子上的字,转首看向郭媛,拧了拧嘴角:“这是去年内造的银锞子。”

一面说话,她一面便将那银锞子掂了掂,飞快地续道:“这两个银锞子怕是得有二三两重,拿到外头能换成数倍于之的纹银。这也是县主赏给桃枝的吗?如此重赏,县主莫非就是拿这个收买桃枝撒谎诬陷我大姐姐的?”

《出闺阁记》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