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流衍》流衍讲的是什么 419文 流衍cp

流衍

仙侠奇缘连载中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流衍》的小说,是作者斛昑创作的仙侠奇缘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颜禄挽睡了一觉起来,可怀中并无小白狐的影子,急得大叫,“小北!” 待听到小狐狸细声细气的叫唤声从床角传来,颜禄挽猛然抱住小白狐按

阅文集团|更新:2020-02-09 16:09:2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流衍》的小说,是作者斛昑创作的仙侠奇缘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颜禄挽睡了一觉起来,可怀中并无小白狐的影子,急得大叫,“小北!” 待听到小狐狸细声细气的叫唤声从床角传来,颜禄挽猛然抱住小白狐按

《流衍》免费试读

颜禄挽睡了一觉起来,可怀中并无小白狐的影子,急得大叫,“小北!”

待听到小狐狸细声细气的叫唤声从床角传来,颜禄挽猛然抱住小白狐按在怀中,这才安心稍许,喃喃道,“小北,你莫要与我走散了。”

颜禄挽起身下床,在房间内绕了一整圈都未见到慎岳的影子,又推开房门,抓过路的小厮问,“小哥哥,你有看到一个个子高高的,长得很好看的青衣公子吗?”

那小厮似受到惊吓,急忙挣脱颜禄挽,小跑着离去。

颜禄挽皱眉嘟嘴,不明白为何整个楹溪镇的人都如此,她素来讨喜,不想到了楹溪镇竟接二连三吃瘪。

颜禄挽极为不快地反身回房,小声咕噜着骂了慎岳好几遍,骂得有些口渴了便坐在桌旁欲倒一杯水润润嗓,一提茶壶才见那白绢。

白绢上是一排俊逸潇洒的字,“小妮子,你乖乖呆在客栈等我。”

颜禄挽有些生气,慎岳竟然不等她,亏她闭眼前还紧紧拽住他衣袖。

茶是冷的,颜禄挽将茶杯重重置于桌上,茶水溅洒在白绢上,糊了慎岳写的字。

颜禄挽放下小北,连忙拎起白绢甩了甩,就见小北从门缝钻出,一闪身便不见踪影。

颜禄挽重重唉了一声,随意将白绢揉成一团塞进袖口,拔腿便去追小北。

“小北!小北!别乱跑!”颜禄挽大喊着跟在小北身后,那小狐狸平时懒洋洋的,此刻跑得倒是极快。

颜禄挽只觉自己像风一样穿过人群街巷,最终见小北在一座简朴的院落小楼前停下,颜禄挽俯身抱起小狐狸,轻轻拍打它的头,压抑着怒气道,“小北不乖!不让你出来了!”

颜禄挽暗自庆幸方才急急追出来时已将布袋背在身上,轻拍过小狐狸后,便将它塞回袋中。

正在此时,院落门“吱呀”一声被人从里推开,颜禄挽循声而望,但见门头牌匾上被灯笼照亮的一个“洛”字,一个粉嫩的小丫头从门内走出,态度恭敬,身姿谦和,低眉垂眸对颜禄挽道,“客人,请进,我家主人已恭候多时。”

颜禄挽听着院内传来犬吠声,那小丫头也不呵斥,言毕便转身跨过门槛,缓步在前带路。

颜禄挽一脚踏进院内,犬吠声戛然而止,院内生长了一株极大的凤凰树,树枝上高高低低挂了许多小灯笼,照得那红花绿叶格外醒目。

那领路的小丫头行至屋角一转眼便隐没在黑暗中,颜禄挽没来由觉得心慌,急忙小跑几步跟上,才至转角处,耳旁忽而传来一个清俊的男声,“久候姑娘多时了。”

颜禄挽被吓得后退几步,待看清眼前之人才缓了缓呼吸。

只见面前的男子平眉顺目,面容温和,一身紫衣更显他肤色白皙,如墨长发披在肩上,与那夜色融为一体,他对颜禄挽微微一笑,真诚道,“是在下唐突了姑娘,还请姑娘见谅。”

颜禄挽愣愣点点头,随即又摇摇头,不知为何,她总觉面前这人有些眼熟,乍一看与那慎岳有些相像,细看又觉那唇鼻更像叔笙,然那眉眼又有几分她家哥哥颜禄招的影子。

这真是个神奇的人!

“没事没事,没吓着……”颜禄挽无意识说着,双眼紧紧盯着那人的脸,总觉眨眼间,他还是更像慎岳些。

紫衣男子摊开手斜在身侧,被颜禄挽直勾勾盯着也未有丝毫不自在,反而温和笑笑,柔声道,“姑娘,请进。”

颜禄挽却也不知她自己是何时站在门边的,他既然请了,她便走进去,一进去才觉屋内别有洞天,装饰物奢华高贵,座椅板凳皆为上好红木造就,再看那茶具瓷器,纵然颜禄挽在家时从未在意过这些,也知那器具是顶好之物,比她家爷爷那套据说是御赐的茶具看着还要上档次些。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檀香味,颜禄挽深吸一口气,只觉心内平和宁静,随意看了看四周,视线定格在角落里那盏精致的玉荷灯之上,只见荷灯之下有一香炉冒着袅袅青烟,便更显意境悠远非凡了。

紫衣男子关上门,这才走来,示意颜禄挽坐下,他从旁取来茶具亦盘腿而坐,洗杯抓茶泡茶,动作行云流水。

颜禄挽不经意抬眼,恰见那男子正微笑着看她,她不期然跌进他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颜禄挽只觉此刻面前这人的脸已与慎岳别无二致,见他柔和注视着她,不由得面色一热,心扑通扑通狂跳起来。

“我姓洛。”男子轻轻开口,仿佛空旷寂静的山洞里落下一滴水,声音清澈动听,丝毫不显突兀。

“那……你是洛前辈?”颜禄挽有些诧异,她明明记得在镇口,那面摊老板说的是“姓洛的年轻姑娘”。

男子笑而不语,右手抓起左手衣袖,左右摊开,做出请的姿势。

颜禄挽早就口渴得紧,便也不再客气,端起茶一饮而尽,温润茶香顺流而下,竟一扫连日来的疲惫,全身心放松下来。

紫衣男子又推了一杯茶过来,脸上挂着如沐春风的笑容,“姑娘袋中的小狐狸想必也渴了吧?”

颜禄挽低头看了看,但见小北的白尾巴露出一截在外面,见这姓洛的男子如此说,便将小北从袋中抱出,端起那被茶吹凉了才放到小北嘴边。

小北许是累了,饮过茶后便伏在颜禄挽身旁沉沉睡去。

“你就是那曾在雾缈山修行过的人?我有急事……我……我……我好像忘了……”颜禄挽一脸迷茫,全然记不起要寻那曾在雾缈山修行过的洛姓人所为何事。

“夜色正好,姑娘不如随我去欣赏欣赏繁华冷。?”男子笑着说罢便起身推门而出。

颜禄挽缓缓起身,一踏出门,四下寻找,哪还有那男子的影子,庭院那株凤凰木上高高低低的灯笼将树上树下的繁华照的极为迷人,颜禄挽定睛一看,这才发觉树下竟有一白犬假寐,夜风拂过,红花楹飘落,落了白犬满身缤纷。

颜禄挽被美景迷惑,兴奋地跑至树下,惊醒正在假寐的白犬,然白犬并未吠叫,只绕着颜禄挽转了一圈,随即在她裙角嗅了嗅,颜禄挽试探性抚摸白犬,那白犬竟似很享受般,乖乖压着颜禄挽的裙边蹲坐下去。

“没想到这小畜生竟这般好色,见了漂亮姑娘便没了原则。”

颜禄挽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一惊,一偏头,但见那长得极像慎岳的男子从树干后走出,他直直望着她的眼睛,唇角笑意温柔,语气和善道,“莫怕,是我。”

颜禄挽只觉莫名慌张,脸颊滚烫如火,垂头支吾道,“我……我没……”

“哈哈哈……真可爱!”男子伸手捏捏颜禄挽的脸,大笑着说道。

颜禄挽呆愣愣看着那男子,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炸裂一般,一瞬间意识朦胧,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待回过神来,只觉脸上温度不减,耳内满是自己慌乱的心跳声。

那紫衣男子挥挥衣袖,满树繁华簌簌如雪飘落,颜禄挽怔忡间,紫衣男子俯身牵起她的手,嘴边始终挂着淡淡笑意,他从背后绕来,左手又牵起她的左手,在她耳边呢喃,“雀儿,我教你舞剑。”

颜禄挽无暇在意他的称呼,此刻她迷蒙不清,只觉自己跌入无尽柔情里无法脱离,他带着她舞动四肢身躯,一招一式,一动一静,时而奔腾似浪,贴地横扫;时而轻盈如燕,腾空而起,踏花而行。

颜禄挽被紫衣男子带着,脚尖轻点枝头,旋转飞落而下,他满意笑笑,在颜禄挽耳边轻轻呵气,颜禄挽抬手抓住通红的耳垂躲避,轻笑着叫唤,“痒……”

颜禄挽只觉自己满脸灼热,而此刻那男子紧紧贴在身后,更让她难以思考,颜禄挽抽出手来欲挣脱,哪知身后那人更为大胆,紧紧抓住颜禄挽的双手在身前交叉,他双臂一收,将颜禄挽搂在怀中,下巴搁在她肩上,喃喃道,“雀儿,雀儿……”

夜风吹在颜禄挽脸上,将她的娇羞吹凉了几分,此刻,她才意识到,这男子轻唤的是“雀儿”二字,可雀儿是谁?颜禄挽有些迷糊,记忆愈趋混乱,明知自己不叫“雀儿”,但又丝毫记不起自己的名字来。

颜禄挽挣脱男子的怀抱,一脸疑惑望着他,他仍是那副清风朗月般的模样,笑容依旧温润如华,可那张脸好似变了模样。

“我不是雀儿,我是谁?”颜禄挽问出口后,便觉眼前的男子越发陌生起来,脑海熟悉的记忆一点点回落。

须臾,颜禄挽清醒过来,看着眼前既不像慎岳,也不像叔笙和自家哥哥的男子震惊不已,因这男子的面目虽不似那三人,却与另一个她认识之人一模一样,颜禄挽大喊,“你是……”

他抬起手,遮住她的眼眸,柔声说道,“好了,你累了,睡吧。”

颜禄挽只觉困意汹涌如潮,那人话音刚落,颜禄挽便歪倒在紫衣男子怀中。

寂静的夜空中似乎传来一声女子的叹息,花树下,只见一紫衣女子怀抱粉嫩少女袅袅而立,她对伏在花堆上的白犬轻声道,“白芽啊,他来了。”

《流衍》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