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胡仙姑探案》唐琅探案 69文 胡仙姑探案免费下载

胡仙姑探案

古代言情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胡仙姑探案》是落草伪蔻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项白,福身,书中主要讲述了: 萧云晖走后,人们自然而然地各自散去,只留下项白、胡小酒,以及几个小厮收殓尸体。 照雪此刻方走到项白面前,微微一福身:“方才多谢项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31 12:14:3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胡仙姑探案》是落草伪蔻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项白,福身,书中主要讲述了: 萧云晖走后,人们自然而然地各自散去,只留下项白、胡小酒,以及几个小厮收殓尸体。 照雪此刻方走到项白面前,微微一福身:“方才多谢项

《胡仙姑探案》免费试读

萧云晖走后,人们自然而然地各自散去,只留下项白、胡小酒,以及几个小厮收殓尸体。

照雪此刻方走到项白面前,微微一福身:“方才多谢项公子维护,奴感激不尽。”

“姑娘无需道谢,项白只是说了该说的话。”

“那也还是要谢谢。”照雪微微低着头,眼角眉梢温驯妩媚。

“姑娘客气,早起风大,姑娘还是请回吧。”

照雪又福了福身,这才走了。

胡小酒斜着眼睛瞟他一眼:“得意忘形。”

“我看你才是得意忘形。”项白说道,“才刚发现尸体,没有验尸,没有问讯,就咄咄逼人,一口咬定人家照雪姑娘是凶手,未免过于武断。”

“我咬定了吗?我只是怀疑,咬定的是你,一口咬定她不是凶手,她是所有人里面唯一有动机的人,凭什么就肯定她不是凶手?还说我没有验尸,我看没有验尸的是你,看着人家好看就于心不忍,色迷心窍。”

“怎么我就色迷心窍了?”

“敢说你没有,你胡仙姑可是会读心术,方才给你面子才没说,你!眼皮子一动本仙姑就知道你是色迷心窍!”

“我懒得跟你解释。”

“好啊,你不跟我解释,我却要好好跟你解释一下我为什么觉得她最可疑。”胡小酒说道,“第一,她最有动机,第二,她有能力,我不认为她是女子便做不到,单是看如梅脖子上的猪蹄扣就能说明一切。这还是昨天夜里你说的,说照雪系的是猪蹄扣,还能越扯越紧,试问这整个园子里有谁会打这种猪蹄扣,又有谁和如梅有过节?”说罢,她叉着腰昂着头站在项白面前。

“是,你说的有道理,但是证据呢?”

“这就是证据!”胡小酒忽然把一只雪白的丝帕扔到他怀里说道,“你色迷心窍的证据!”说罢便气鼓鼓地走了。

项白抖开帕子一看,这才发现原来昨晚自己顺手扔给她的是照雪的丝帕,他都忘了还有这么一块帕子。

又想想胡小酒气鼓鼓的样子,嘴角不自觉地勾起一个弧度,甚至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有什么可高兴。

他收起丝帕,向如梅等人住的无音斋走去,他不是对照雪毫不怀疑,只是不想过于仓促地下结论,另外,还有一件事他很在意。

照雪说她是听到如梅的门响才走出来,即便真的是她杀了如梅,关于这一点她也无需撒谎,或者说她应该编造一个更加合理更加详细的谎言,而假若照雪没有说谎,如梅为什么要在子时无缘无故地走出房门呢?这是一件很小的事情,但项白却偏偏有些介意,没有任何缘由,或许仅仅是出于一种直觉。

不管怎么说,他都打算先去如梅的房间看一看。

无音斋在西园的北边,就在飞花廊桥头不远的位置,四周翠竹环绕,再往北就是仆役的排房,是一个相对独立僻静的小院子。

院子传来断断续续的琵琶声,项白刚一推门,“吱嘎”一声,琵琶便停了。

“谁来了?”里头的人问道。

项白刚要说话,西边房里便走出一个人,正是照雪:“项公子来了。”北边房里聆风抱着琵琶和绘桃也走了出来。

“照雪姑娘。”项白道,“聆风绘桃两位姑娘也在?”

聆风和绘桃微微屈膝:“项公子好。”

“项公子所来何事?”照雪问道。

“哦,我想来看看如梅的遗物,不知在哪里?”

照雪指着对面的屋子说道:“那就是,她自己一个屋,里头的东西还没动过,公子自便就是。”

“多谢。”

项白刚到如梅门前便愣了一下,因为他发现如梅的门缝上也有一处深红的痕迹,不禁有些纳闷,便怔怔地站住了。

“项公子?”

“哦。”项白转头看向照雪。

“有何不妥吗?”

“没有。”项白说道,“我刚才想到,先前姑娘说过,昨夜子时未眠,听到如梅出门,你才出来跟她说话,是这样吗?”

“是。”照雪点头道。

“深夜子时,如梅因何出来?”

照雪摇摇头:“不知。”

绘桃道:“或许是起夜。”

照雪却说道:“不像,奴因担心吵着绘桃和聆风便邀她出去说话,她也没有拒绝的,后来奴就先回来了,她也并没有急着回来还说要一个人静一静再回去。”

绘桃却又嘀咕说道:“那也不知道你的话是真是假……”

聆风撞她一下:“就你多嘴。”

“干嘛呀,我也不想怀疑照雪,按说咱们更近些,可是她的确可疑嘛。”绘桃说罢便甩帘子回屋去了。

聆风也说:“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也回屋去了。”

只留下照雪和项白在院中。

照雪多少有些不是滋味说道:“其实,项公子也怀疑奴吧?”

“嗯。”项白点点头道,“不可能不怀疑,但也不见得一定是你。”

照雪眉间若蹙,微微笑道:“多谢公子肯相信奴。”

“哦,也并不是相信你,只是还没有证据。”

“啊……哦,是。”照雪便颇有些讪讪的,又说道,“那就不打扰公子了,若有事,公子随时可以找奴。”

“好。”刚要进屋他又想起什么,从怀中取出丝帕,“对了,这个还给姑娘。”

“这……”照雪愈发有些尴尬,解释道,“公子不必急着交还给照雪,这丝帕其实是照雪有事想拜托公子,并不是别的意思。”

“有事儿?什么事儿?”项白有些纳闷。

“现在还不能说,等再过两天如何?”

“哦,好。”项白笑道,“姑娘有事直说便是,只要是……”他想了想严谨地说道,“只要是不令项某为难的,项某都可以答应,丝帕就不用了,项某也用不着,而且也容易让人误会。”说着将丝帕还给照雪便进屋去了。

照雪没忍住,前所未有地翻了个白眼。

如梅的房里并没有什么格外值得注意的东西,不过就是些女子常用的衣裳首饰,项白翻来翻去,颇有些无趣,又随手端起门边矮几上的烛台,烛台在矮几上,蜡痕却在圆桌上,说明这烛台是被人端到此处的,项白又将房门打开,看着门缝中深红的印迹,莫非昨夜如梅也曾听到过敲门声?

《胡仙姑探案》 免费阅读章节

《胡仙姑探案》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