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甩牌》甩牌教学 诱受 甩牌T吧

甩牌

现代言情连载中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壹米嘀嗒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甩牌》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曾俊,秦继繁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慕慕也不能直接说是秦继繁的主意,本来曾俊对他不熟悉,现在还提防着他。 虽然曾俊是慕慕的表哥,不存在恋爱关系。但是见她似乎很在意秦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14 20:10:30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壹米嘀嗒原创的现代言情小说《甩牌》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曾俊,秦继繁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慕慕也不能直接说是秦继繁的主意,本来曾俊对他不熟悉,现在还提防着他。 虽然曾俊是慕慕的表哥,不存在恋爱关系。但是见她似乎很在意秦

《甩牌》免费试读

慕慕也不能直接说是秦继繁的主意,本来曾俊对他不熟悉,现在还提防着他。

虽然曾俊是慕慕的表哥,不存在恋爱关系。但是见她似乎很在意秦继繁的想法。

一方面担心有了秦继繁,表兄妹关系疏远了。其二,感觉秦继繁点子特多,会不会把慕慕给骗了。

慕慕也知道他对秦继繁有所提防,说:“这是我的想法,我只是不想让你回到汽车修理厂上班,不仅辛苦,而且每天像是从煤矿出来的人一样。谈个恋爱,找个嫂子的时间都没有……”

“你那么单纯的人,能想到这些?我真有点不信。”

“也有一丁点是他的想法。”

“他还和你说了什么?”曾俊突然把车停了下来。

慕慕以为他要回去打人,说:“表哥,你先别激动。我只是问了他,他只是提了点建议而已。”

“你才见他两回。就这么信任他?”

“我,我该怎么回答你了。感觉我越解释,越乱了。”

“我就不逼问你了。你又不知道我的个性,要是我能撑的下去,肯定会撑下去。关键是马上交房租了。我现在连本都没赚回来,还倒贴了不少钱,此刻就剩下发你工资的一点钱了……”

慕慕见他开车,这才舒缓了一下语气,说:“我们这么熟悉了,帮你的忙,是应该的。而且我家还借了你许多钱。你没算我们家利息,从来没向我们要,我很感激你了。但是人家说了,12小时内,会给我们回复。你看能不能先和转租人说说嘛。”

“行。看在你的面子上。我给你12个小时。”曾俊见她娇滴滴的说话,也不好给她泼冷水。

“谢谢表哥!”

……

本来说在樊城吃个晚饭回鄂城,可馆子的人太多,慕慕也不愿意等,回到了鄂城吃了个夜宵。

回到了旅馆,把车子停在门口,旁边小卖部还没关门,阿姨给她打了个招呼。开了门之后,慕慕回到了一楼的房间,而曾俊则锁上了门,回到了另外一个房间。

慕慕洗漱了一番,坐在了床边,看到任务进程:3/15.

今天去了一趟樊城,也没白跑,完成了两件任务,为了送箱子,见了面,聊了一会。

而后和秦继繁玩了一个小游戏,让他刮目相看,还答应办一件事情。

原来这有效的沟通是这么一回事,就是不断的给对方增加印象,让对方惦记着有这么一个人,有这么一件事。

慕慕默念道:难道维护感情也要建立在物质上?

系统:差强人意。差不多是这个意思。物质也分为看的到和看不到的。

慕慕:能具体一点嘛?

系统:具体一点就是看谁的物质丰厚。好比一张牌,不停的在比大小。例如比房子,票子,车子等。比来比去,不就是在打牌一样,谁大谁小而已。牌品好的,输赢都看得平常。牌品不好的,赢得时候红光满面。输得时候,和黑白无常没区别。

看不到的物质,往往是接近精神层面的。比如夫妻关系,平常难免会闹别扭。牌品好的,知道一味的争强好胜,会使家庭破灭。适当的输,让让对方,也是一门艺术。打感情牌,适当的放水或者输,让别人尝点甜头,才能长久的玩下去。

……

慕慕虽然见的世面不是特别多,但对于系统界面显现的文字,还是略懂一二。

跑了一天,全身都有点酸了,吹着空调,睡意袭来。很快的睡着了。

由于现在旅馆生意冷淡,第二天快十点了,还没起来。

店外传来了一阵阵的敲门的声音。

砰——

“小曾,小曾,在嘛?”旅馆的房东边敲卷闸门,边喊。

曾俊很快的爬了起来,揉着眼睛回答:“来了!来了!”

打开了玻璃门,推上了卷闸门,看到了一位五十岁左右的妇女,穿着宝蓝色连衣裙,微胖。

“小曾。最近生意怎么样?”

“就那样。阿姨,你怎么来了?”

“小曾,这一大早把你吵醒,实在不好意思。我这栋房子,有可能要卖掉,女儿在国外读书,我想准备点钱到国外陪她……”

曾俊当时和他签了2年合同,合同还没到期,如今生意不好,要是转让不出去,还得继续交房租,不交,就得赔违约金。

如今房东主动上门提出要把房子卖出去,意味着房东要赔他违约金。

有这笔钱,可以做点别的小生意。

“阿姨。你能这么为女儿考虑,真是一位好母亲……可你知道我这租下来刚好一年,生意刚好有点起色,你就要收回去。这让我有点不知所措!”

……

房东和曾俊倚靠着前台在聊天。

慕慕在房间内,被房东喇叭式的声音吵到了。她听到了声音,赶紧给秦继繁发了一条短信。

慕慕:秦先生,估计旅馆要被房东收回去了。看来,我们真的要搬家了。

秦继繁此刻正在赶往鄂城的出租车上。他看到了消息,回复:船到桥头自然直。

慕慕:现在都要拐弯了。还直?

秦继繁没有继续回复。

可前台的房东和曾俊好像谈妥了。听到房东说:“感谢你的理解。等买主付了定金。我先把违约金给你。再请你们吃个饭。”

“吃饭就不需要了。你也挺忙的。”曾俊说。

“没事。一起聚聚。”房东说。

“真的不麻烦了。我这几天还得收拾这里。估计有得忙了。”曾俊说。

“既然这样。你先忙。具体的事情,咱们电话联系。”

“好。你慢走!”

曾俊把房东送到了门口,见她走远了,关上了玻璃门,用长锁锁住了拉杆。

慕慕洗漱完,穿好了衣服,从房间走到了前台,见曾俊在茶几旁抽烟,打了个招呼:“表哥,刚才的是谁啊。说话声音贼大!”

“房东过来了。说急需钱用,要把房子给卖了……”曾俊大概的说了下。

“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慕慕问。

“走一步算一步。这做生意,不就这样。不可能在一个地方做一辈子。卖了也好。起码亏得少一点。”

《甩牌》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