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风行录之风将起》风行乘风录漫画 激H 风行录之风将起调教

风行录之风将起

武侠连载中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风行飘缈原创小说《风行录之风将起》,主角是萧风,桃苑,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说实话,萧风有时候其实挺想剖开李云的脑袋,看看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的。 也不知道这人的大脑构造是什么样的,为什么每次他关注的重点总

阅文集团|更新:2019-07-12 00:06:06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今天小编带给各位书友们风行飘缈原创小说《风行录之风将起》,主角是萧风,桃苑,文笔极佳内容精彩,相信各位闹书荒的朋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要讲述 说实话,萧风有时候其实挺想剖开李云的脑袋,看看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的。 也不知道这人的大脑构造是什么样的,为什么每次他关注的重点总

《风行录之风将起》免费试读

说实话,萧风有时候其实挺想剖开李云的脑袋,看看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的。

也不知道这人的大脑构造是什么样的,为什么每次他关注的重点总是这么另类呢?

好一番口水四溢才让李云的那一份不切实际的想法打消,萧风暗暗松了口气。

如果不当场让李云打消他的这种令人哭笑不得的想法,萧风还真不放心在桃苑居这事告一段落后直接离开。

毕竟以李大公子的性子,重温故地这种事还真是有可能干出来的。

他早已有了自己的打算。

这次游历,若无意外,江湖必将风起云涌。

这样的江湖,腥风血雨在所难免。

而以李云的功夫及智商,搅入其中,运气好些可能就是打个酱油,运气不好些估计只可能是去送菜了。

这些考量,萧风自然不便直接向李云提及,但稍作引导什么的却是没什么顾忌的。

并未在阁楼中停留过长的时间,很快,萧风便与李云逛下了阁楼。

从阁楼上往下看,景色宜人;行走在白雪覆盖的鹅卵石小径上,竟也是另有一番不同的风味,美得让人流连忘返。

萧风带着李云不急不缓地踩过鹅卵石地面,踏过积雪覆盖的草坪,绕过几簇灌木,很快便停留在了一棵大树旁。

大树正对阁楼书房窗户,约五六丈高,人腰粗细,想来该是棵近百年的老树了。

李云疑惑打量四周,忍不住问道:“来这里干嘛?”

萧风淡淡一笑,并未多言,只抬手往头顶指了指。

李云还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便见萧风已一个上跃麻利上了树。

李云本能地抬头。

便见一个小小的身影好似没有重量般,轻飘飘地掠过树梢,又轻飘飘地跃回了地面。

动作轻灵闲适,竟连半分树上的积雪也未被抖落下来。

李云忍不住在心中喝了声彩。

等萧风回到李云身边时,手中不知何时已多了枚玉佩。

玉佩通体呈浅褐色,并不是什么讨喜的颜色,但就其材质来看,却绝对是极品。

李云张了张嘴,正要说些什么,却见萧风小手一翻,一掌便拍向了那人腰粗的大树。

李云暗道了声不妙,连忙抱头。

接下来迎来的却不是预料中的一头一脸的积雪。

白雪飘扬,宛如鹅毛般从天而降,飘飘洒洒,好不漂亮。

李云瞪大了眼,两颗眼珠子几乎快要从眼眶中瞪出来了,面上也是一副见了鬼的惊诧表情,显然被萧风的如此一手惊得不轻。

再看萧风,一身白衣,目光平淡地看着坠落的雪花,宛如雪中走出的仙人,说不出的潇洒出尘。

这时便见萧风脚尖微旋,摊开那只握着玉佩的手,在漫天飞雪中随意一扫,随后转身一步跳出了雪落之地。

那一树的积雪可不少,估计还要下不少的时间。他可没有傻呼呼淋雪的爱好,还是积了好几天的雪。

低头看了眼玉佩上粉色的雪花,萧风满意笑了笑,又轻轻蹙了下眉头。

似乎手法生疏了呢。

抬头看了眼依旧傻愣愣站在原地的李云,萧风眉头一挑,心中暗道,这人莫非傻了不成?

“李兄?”他试探性问。

李云回过神来,转头便见到丈许之外的小小身影,怔了下,随即也连忙跳出了落雪之地。“贤弟,你刚才那是......”他竟一时不知该如何表述刚才所见之事,委实是这种手段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萧风抖了抖手中的玉佩,正好将玉佩上那些掺杂着的白雪抖落,努了努嘴,“诺,还不是为了这个?”

李云有点张口结舌,“就为了这点雪......弄出这么大动静?”

翻手间,积雪化为漫天飞雪,这手笔委实大了点。

“有吗?”萧风奇怪看他。

这种小手段是他幼年时经常玩的,毕竟以萧风的身份与悟性,既无书童,也不会有伴读,娱乐的时间更是少之又少,这点小手段也算苦中作乐了。故在萧风看来,应该算很稀松平常才对。

“嗯嗯。”李云甚是认真地点头,一双眸子几乎快要亮得发光了。

“哦。”萧风却只平淡应了声,直接忽视掉李云眼底的热切,“动静大点就大点吧,反正对我来说,收获似乎要更大些。”

李云微微一呆,随即面露狂喜之色,“这血,这玉佩......是凶手的?”

“不知道。”萧风随手将玉佩上的雪抖落,“不过至少证明有人当夜曾上过这棵树,至于如何上去的,如何下来的,目的又是什么,我还要琢磨一下。”

说话间,他随手将玉佩丢给李云,继续随意道:“看清楚点,需要你去确定点事。”

李云顺手接住,拿着玉佩前后仔细翻看了下,然后又抛还给萧风,信心满满,“什么事?说吧。”

萧风不知从哪儿掏出一个小手绢将玉佩小心包好,“你应该有机会翻看往年的案例,帮我确定一下刘金当初贿赂给高官的玉佩是什么样的,是否与今日之玉佩相仿。嗯......如果有可能的话,便画幅图给我吧。”

他本来是想让李云查一查玉佩的来历的,但只是瞬间便打消了这个想法。李云到底只是县令之子,这玉佩品相并非凡品,很可能是史书记载的那块,若真让他查出了点什么,指不定给他弄出什么大麻烦呢。

春寒料峭。

等两人将偌大的桃苑居逛了个遍,都被冻得够呛,缓了好一阵子才缓过劲来。

待得两人出了桃苑居,天色已近正午。

想到李中恳的嘱咐,估摸着是不是该萧风那里躲两天的,可惜连开口的机会都没有,便被萧风一句话堵了回去,“去我那儿也没用,县令大人不会找去?你难不成真想被禁足?”

李云讪讪撇了撇嘴,最后也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地同萧风道了别,老老实实回了家。

毕竟他还不想被关禁闭。

不过,临走时,李云仍同萧风约定了下午一起去其他地方找找线索。

萧风微微浅笑,既未答应也未出言拒绝。

等萧风回到揽梅园,于逸早已回到客房等候多时。

“于叔,什么情况?”一入客房,萧风连半分给于逸开口询问的机会都没有,径直问道。这倒不是他有多着急,而是这么冷的天,自己却在外面足足待了一上午,若自己不找点什么转移话题,估计一段苦口婆心的教说又是少不了了。自己还想耳朵根子清净些。

于逸面色有些凝重,使得他原本就鲜少有表情的木头脸更加刻板,“少爷,桃苑居很不简单。”

萧风赞同地点了点头,否则他也不会让于逸前去打探了。不过他脸上倒并未有什么凝重神色,反而仍旧一脸轻松。随手摸了摸茶壶,竟是温热的,萧风不禁勾起嘴角,心中微暖。

于逸继续道:“上午,属下送完信之后便去了桃苑居。桃苑居的布置极为精巧细致,完全不是平常风月之地该有的规格,即使是在皇城那边也不一定能做到如此。”

萧风眨了眨眼,“于叔是想说,桃苑居或许还有别的用途,或者桃苑居背后有大势力支撑?”

于逸点了点头,“不仅如此,属下觉得桃苑居内似乎有什么不可告人之秘。”

“哦?”萧风微微提起了兴趣,不过神态依旧闲适,为自己与于逸各倒了一杯热茶,“为何如此说?”

于逸面上神色愈发凝重,犹豫了下,突然单膝跪地,“少爷,属下恳请少爷莫要插手桃苑居之事。”

“嗯?”萧风轻轻蹙眉,伸手去拉于逸,“于叔,不要动不动行大礼,快起来!”

他着实不太喜欢有人冲自己下跪。

这些已经很陌生了。

好不容易让于逸站起身来,萧风无奈看他,“好了,现在可以仔细说说桃苑居的情况了吧?”

于逸脸上凝重之色不减分毫,“桃苑居后院中有阵法,与我们飘缈楼的甚是相似,而且其内也有高手守卫。”

“哦?竟是阵法?这倒稀奇了。”萧风话语虽有意外之意,语气却平静得很,似乎早已料到。

“所以你觉得,桃苑居该是皇城某个大人物为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所设?”他看着于逸,认真问。

阵法之道,传承上古,最是诡异复杂。

史书记载,识天文,晓地理,知山水气运,掌气象变迁,方可初识阵法之道。识阵基,晓阵理,可算出窥门径。然若欲结阵,仍差之远矣......

由此便可知阵法之博大精深。故凡研习阵法之道者,皆是天资超凡,悟性超绝之辈。

然沿袭至今,由于各种典籍的缺失,及后人对阵法研习的过于浅薄,如今可见阵法早已寥寥无几。当然这也少不了那些有关阵法的书籍记载多被各大势力所藏,刚愎自用的缘故。

桃苑居地处边境,有如此财力物力本就令人奇怪,而今又有与飘缈楼相似的阵法,不得不让人深思。

飘缈楼的阵法乃萧风早些时候自皇都所学,桃苑居的阵法又会是出自何处?

有此背景,也难怪于逸面上神色如此凝重了。

于逸点了点头。

萧风试了试水温,将一杯热茶递到于逸身前,微笑道:“坐吧,你仔细同我说说今日在桃苑居的见闻,然后呢,若有必要,我便与你掰扯掰扯桃苑居之事。若我猜得没错,你该是入了阵法,还在桃苑居闹了不小的风波,对不对?”

今日,桃苑居的老板娘耽误那么长时间,萧风可不信只是去叫人与纠结派何人给自己个下马威了。

于逸躬身接过茶杯,却没有半分要坐下的意思,“桃苑居内守卫并不算森严,若属下猜的不错,暗中守卫之人高估了也不过能发现后天五六重修为之人,混入桃苑居并不困难。因为当时进入得仓促,属下对桃苑居也只看了个大概。布置极为讲究,似乎还有阵法蕴于其中。”说到这儿,他下意识看了眼萧风。

《风行录之风将起》 免费阅读章节

《风行录之风将起》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