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彼岸不负相思意》定不负相思意 出柜 彼岸不负相思意字母文

彼岸不负相思意

仙侠奇缘连载中

新书《彼岸不负相思意》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潘凉夏,主角才是,阿简,是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墓地前,祭祀要用到的东西什么的,一样也没有少。空地前还放着一个圆圆的黄色褥垫,一看那色泽,轻烟就能看出来,那是神殿的东西。 看那

阅文集团|更新:2020-01-09 20:09:4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新书《彼岸不负相思意》全文在线阅读,作者潘凉夏,主角才是,阿简,是一本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精彩章节节选: 墓地前,祭祀要用到的东西什么的,一样也没有少。空地前还放着一个圆圆的黄色褥垫,一看那色泽,轻烟就能看出来,那是神殿的东西。 看那

《彼岸不负相思意》免费试读

墓地前,祭祀要用到的东西什么的,一样也没有少。空地前还放着一个圆圆的黄色褥垫,一看那色泽,轻烟就能看出来,那是神殿的东西。

看那光泽和布匹,精巧的手工制品俨然不一样。

不是要讥笑九乡这个小地方拿不出好的东西来,确实是因为用不着,而且这一切,风月都已准备好,自己也没操什么心。

围在外面的人群中,熙熙攘攘的人群里,轻烟张着双手努力地拨开挡在跟前地人群,艰难地走了进来。

刚才是怎么出去的,大概是跟风月没说上什么话,又觉得自己一时间接受不了刚才自己在风月面前的表现,所以找了地方,清净一下自己的耳朵。

就连旁边的村民没有注意到她的离开。

娇小地身子挤进到里面,才发现风月也正在找她呢。

心里总觉得有块地方,膈应着说不出话来,以前看到风月都不会这样的,今日怎么了,觉得自己怪怪的。

唉,不管了,眼前的事,才是最重要的。

祭祀快开始了,风月一转身,没看到轻烟的身影,心下有些着急,就怕她突然的离开,让他有些好找啊。

“跑哪去了,祭祀快开始了呢。”风月有些心急如焚,说话语气却又不敢在众人面前太过强硬,特意放缓了一些,低着声音问她。

轻烟有些不好意思,毕竟是自己要回来的,却一下子成了逃跑的那个。

“没,没有,就是刚才好像见到熟人了,想找他去的。”

熟人?

自己也敢这么说话,在九乡的熟人恐怕也没几个,八年的时间没有碰面,也会慢慢地变成熟悉的陌生人。

不过刚才确实看到了他,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眼睛出现幻觉了,才会这样子。

“哦,大家都在等你呢。”风月就像在赶鸭子上架一般,恨不得现在就下山,打道回府。

不是他不喜欢九乡这个地方,只是他不想在轻烟父母的坟茔前,装作镇定的样子,摆出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地样子,他都为自己觉得累了。

“知道了。”轻烟心虚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然后昂首挺胸,向着中间那个方圆的褥垫,跪在上面,开始一场属于祭奠的仪式。

所有人都闭上双眼祷告,为保平安的祈祷着。

也可以说是习惯,也可以说是一种真诚的,但只有风月,睁着那双满是心思的双眼,站在众人的前面,看着跪拜在地上的轻烟,紧抿着唇瓣。

时间在祭祀间溜走,紧跟着这一天的光阴,也就告一段落了。

众人跟在轻烟的身后下了山,并一一跟他们道别,送轻烟走出九乡的坳口时。

莫婶婶还恋恋不舍的捧着轻烟的双手,噎着声音说道:“阿简啊,若是以后有时间,就多回来看看大家吧,虽然有很多人都是不曾识得的,但是婶婶还在这呢,还会做你喜欢吃的鱼,做你爱吃的饭菜的。”

说完躲开轻烟注视的眼神,抹了抹眼角的泪,换上慈祥的微笑。

“嗯,我知道了,婶婶。”

带着九乡众人依依不舍的眼神,轻烟离开了只生活了八年的九乡,上了马车,启程回神殿。

谁人会注意到,那抹透明的身影,跟着轻烟上了马车。

他刚才还在懊恼,来得时候就应该一起坐在马车里,看看他们之间能够做什么。

不过这下得令君默伤心了。

由于疲累,轻烟上来马车没多久,便靠在后面睡着了。

风月看见轻烟睡着了,脱下自己的白色披衣,盖在她身上。

倒是坐在一旁的君默有些生气,擂起拳头,准备往风月的脸上揍。

拳头在风月的面前停止向前,最终,君默还是没有一拳打过去,忍者心中的怒气,放下了手,重新坐回原来的位置上。

风月扭头看向后面,轻蔑一笑。

颠簸的道路,使得轻烟进入深睡的状态,而一旁的风月,大概被今日的村民叨扰着,也眯着双眼,双手交叉在胸前,呼吸沉稳的小憩一会。

倒是坐在轻烟身旁透明的某人,一副算计的模样,抬起下巴,轻蔑的看着斜对面的风月,心里特别不平衡了。

想来自己大老远的一直跟在轻烟旁边,忙没帮上,竟是看他对轻烟关心这关心那的,眼红得很呐。

莫不是这小子要跟自己来一场心理战术?君默心里疑问火苗刚刚燃起,又被自己自作多情的想法掐灭。

不可能的,自己隐蔽得这么好,难道这老东西还没有他不会的法术?

撇了撇嘴,透明的身躯挨在轻烟肩膀上,得意的对着眯着双眼的风月笑了笑。

美丽的双眸满足地弯成一轮月牙。

鼻间是轻烟身体散发的香味在飘荡,心里却如吃了蜂蜜般甜腻。

若是能够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

不对,面前的老男人必须离开,马车里只有他们两个,才是最美的风景,最搭的伴侣。

“老男人,我看你还要老些呢。难道你没算过我们两个在年龄上的差距吗?”一道带着讽刺意味的声音传入君默的耳中。

空气中似乎弥漫着火药味,只要一点星火,就能够在彼此间点燃。

靠在轻烟肩上的君默,听到一道从意识里传来的声音,瞬间被吓得惊跳起来。

循着意识里的声音,左右查看宽敞马车里,是不是还有其他人在。

一双鹰眼般的眼神,竟然找不到声音的出处,这时可把君默激得在心里跺着心思猜想。

该不会还有其他的鬼魅在吧,我怎么没有看到。

难道道行比我还高?来跟我抢人的吗?

抬眼慌张的看向风月:不会是他吧?

此时,又一道声音,追着君默心里的猜测,在紧张的空气中,传到君默的意识里。

“抢人?殿下,我看你才是来抢我神殿的那个,贼人。”

贼人?呵呵,就没有人敢这样谩骂他。

他是谁,需要用“贼人”这样的字眼形容吗?

堂堂的鬼界之王,喜欢就喜欢,怎么会用偷的方式呢,起码得拐骗而来啊。

哈,不是拐骗身体,他还没有这么的人面兽心。要用真情实意感动她,语言上抹上蜜糖,说出来的话才会吸引人。

君默扔一个怒眼看过去,怒发冲冠的样子,像极了一只被人禁锢的发狂的狮子。

眯着眼养精蓄锐的风月,只是得意的挑了一下眉,嘴角弯弯,看得君默火气更加大了。

“殿下,看来你今日的火气很大啊,既然来了,就跟我们一起回神殿,坐下来喝杯降火的茶,如何?”还是用意识在传话。

君默听着风月说自己的火大,更加抑制不住内心的一腔怒意,就快要显露真身,跟风月来一场男人之间的斗争时,轻烟的一声嘤咛,打断了两人之间的对峙。

马车依然在颠簸中向前行驶,马夫拿着鞭子赶路的声音,时不时的传来。

轻烟慵懒的睁一只眼看了看马车里面的气愤。

她怎么觉得气压有些低呢,莫不是天气又开始变化了。

虽然习惯了雪族的天气,会时常变化,而且是没有定律的,自己都感觉有些难以适应。

突然间怀念在他府上的日子了。

不用想什么,也不用每天早早的起床,赶着到大殿中学习守护者的知识,她当真是喜欢外面的世界,喜欢到每次离开,都会伤心一段时间,才缓过来,自己原来在雪族这个事实,断然忘记自己的身份为何。

身子一动,一不小心就忘记盖在自己身上的那件白色皮毛的披衣,瞬间滑落到脚下。

趁着风月没有睁开双眼,急忙弯下腰将披衣捡起来,重新盖在自己的身上。

可不能破坏了大祭司的一片好心啊,不然他看到了,眼神肯定充满了一股读不懂的情绪在里面。

弄得她像个罪人。

上一次她生气时,后来回想起那抹眼神里流露出来的东西,每次遇到他,心里不安了几日,才被时间冲淡。

正在此时,风月突然睁开双眼,没有疲惫,却充满着笃定的防备,斜着目光,看向轻烟的身旁,对着那团透明的东西,扫了一眼,淡然的说道:“君默殿下倒是好兴致,从神殿一路上跟到九乡,又从九乡陪同一起回来,这份情谊,当真不敢收下。”

放开交叉的双手,漫不经心的放在膝盖上,惬意的靠在后面,盯着前方无一人的马车。

轻烟不明所以,顺着风月的视线看向身旁,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那“君默殿下”从风月的口中脱口而出,心里一沉重,不知是害怕还是想离君默远点,屁股挪到了马车前,脸上一副担惊受怕的样子。

适时,君默透明的身体,慢慢地出现在马车里。

轻烟一愣,微张着口,不敢相信。

“你......怎么在这里?”吓倒是没吓到,只是不敢相信他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君默抖了抖肩膀,整理了一下一衣服,一副好似来了许久的表情,出现在他们面前。

“有什么奇怪的吗?我喜欢在哪里就在哪里。”抖着那副狂妄自大的表情,一眼也没有瞧着轻烟,自信满满的替自己的出现说明原因。

“哼,也不看看你出现的地方是哪?还有,我不是说过了吗,不想看到你那张自大的脸。长得好看就可以闯入被人的生活圈子吗?”

轻烟气急败坏的抬眼看着君默,顺便挑衅的抬起瘦小的下巴,看着一脸不知天高地厚的君默。

风月不做声地坐在对面,看着隔着距离的两人,用语言在交战。

“长得好看是天生优势,活得好看才是后天的优势。既然你不喜欢看,那就不看咯,没人会关心这个问题。”君默不屑于轻烟的谩骂,一个人堵着心思乐呵着自圆自话。

“你......”轻烟拿手指着君默的鼻子方向,激得说不出话来。

哎,怎么有种小夫妻打情骂俏的样子呢。

风月再也看不下去了,弓着身子理了理有

《彼岸不负相思意》 免费阅读章节

《彼岸不负相思意》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