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将门娇:皇家贵后》将门娇全文免费阅读 女王 将门娇:皇家贵后娘受

将门娇:皇家贵后

豪门已完结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将门娇:皇家贵后》的小说,是作者贪吃的喵创作的豪门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那歌谣声音婉转如同百灵鸟的叫声,随着风声飘荡在荷叶之间,远处刚刚上朝回来的林梦江停下了脚步,脸上先是显出了吃惊,然后便是激动的神

|更新:2020-01-07 08:05:43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将门娇:皇家贵后》的小说,是作者贪吃的喵创作的豪门小说,小说的内容还是很有看头的,比较不错,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小说。 那歌谣声音婉转如同百灵鸟的叫声,随着风声飘荡在荷叶之间,远处刚刚上朝回来的林梦江停下了脚步,脸上先是显出了吃惊,然后便是激动的神

《将门娇:皇家贵后》免费试读

那歌谣声音婉转如同百灵鸟的叫声,随着风声飘荡在荷叶之间,远处刚刚上朝回来的林梦江停下了脚步,脸上先是显出了吃惊,然后便是激动的神色。

他顾不得自己还穿着朝服,匆匆忙忙的往东南角的方向而来,依稀记得唱这首歌谣的女子双脚浸泡在清澈的河水中等着自己下朝归来的情景。

碧绿的荷叶遮盖了林梦江的视线,熟悉的歌谣却是从一个陌生的声音里传出的,他寻找着……

终于,他看见了将双足浸泡在碧绿水中的江梦雪,此时的粉色衣裙在碧绿荷叶的映衬之下显得格外的好看,犹如含苞待放的荷花。

林梦江的记忆回到了四年前,他们的军队来到了位于莽国国境的一处天然湖泊附近,原本处在寒带的莽国常年冰雪覆盖,在此处却出奇的温暖。

据说这山里有一座沉寂了百年的火山,从火山底下涌出来的水温度适宜,不知是谁从大凌带来了荷花的种子播撒其中,令这里四季荷花不败,又称为莲湖。

江梦雪被林梦江发现了女儿身之后,他便成为了江梦雪的护花使者,每一次都小心的帮江梦雪掩盖身份,慢慢的两个人也无话不谈起来。

一次,江梦雪就是这么温柔的坐在荷花池边藏着家乡的歌谣,清丽的脸庞让人心神荡漾,至今他都还记得……

“将军!”江梦雪其实早已听见了林梦江的声音,偏偏等着林梦江出现在自己的身旁才做出一副慌乱的样子。

“你,为什么会唱这首歌谣?”林梦江的眼睛里带着泪水,那眼眶已经微微泛红,僵硬的看着面前这个和当年的挚爱完全不同的面容。

“这是我在逃荒的时候一位姐姐教我的,将军……”江梦雪故意做出一副局促不安的样子,其实心里却全是嘲讽。

林梦江啊林梦江,你在世人的眼中一直扮演着痴情郎的角色,如今听见我哼唱这首歌谣还能演得这么真,还真是难为你了!

“一位姐姐,是多久?她长什么样!”林梦江忽然抓住了江梦雪手臂,那力道大的出奇,让江梦雪差一点就要使出身上的武功。

“我,我不记得了,我从小就会唱,如今时间长了记不得了!”江梦雪慌乱的摇头,一副不知所措的样子。

她就是要这样吊着林梦江,让这个男人不安,让这个男人难过。

“不记得了……”林梦江自言自语的说着,眼中流露出苦涩的情绪,一双眸子里那原本带着激动的光芒渐渐熄灭。

“将军,您怎么了?”江梦雪一副很迷茫的样子,似懂非懂的看着林梦江,这种神态让对方看着有些出神。

“没,没什么。”林梦江的脸色有些微红,侧过脸不去看江梦雪,转身匆匆欲走说道:“以后别在这里唱歌了。”

那个女人已经永远了离开了他们父子,如今在天上过着属于她的日子,为什么还要派这么一个女子来扰乱他的心神。

一步一步,林梦江第一次感觉荷花池真的好大,每一步都带着难以言喻的沉重感。思念的情绪如同汹涌而至的洪水,让林梦江不得不去推开自己脑中每一个关于江梦雪的片段。

江梦雪眼睁睁的看着他消失了踪迹,一双眸子里面带着冷冷的光亮,林梦江现在一定很痛苦吧,三年之后又听见了这熟悉的歌谣。

还记得林梦江说过,那是她听过最好听的歌谣,能让他的心在杀戮中平静下来,能让他对自己的相思传递出来,那是他们爱情的见证,如今却是爱情的讽刺。

林梦江不让自己唱是害怕了吗?就如同北院的闹鬼一样,不做亏心事又何必害怕半夜鬼叫门。

江梦雪还记得自己第一次杀人时候的场景,那人的双眼就那么直勾勾的盯着自己,一眨不眨的!直到今时今日依旧是自己的梦魇。

而自己此刻一定也是林梦江的梦魇,这让江梦雪心里又想到了……

等江梦雪回到清儿的院子,此时已经有银杏守在了门口,见她回来脸色带着一股子愠怒说道:“你去哪了,忘了昨日公主的嘱咐了吗!”

“我……”江梦雪故意做出一副很可怜的样子,让银杏的眸子里面气得好像要冒出火来。

这一个多月以来,江梦雪算是看明白了,凌云烟走到哪里都带着银杏,俨然就是她的心腹,既然如此她可要好好的利用一番。

“小雪,将军叫你过去一趟!”就在江梦雪准备跨进屋里的时候,身后忽然来了一个丫鬟叫了她一声。

她微微蹙眉,林梦江又叫他做什么?抬头看了一眼银杏的脸色,似乎是很为难的样子。

“你去吧,我去给公主说!”银杏看着来人,知道是林梦江身边最得力的丫鬟,这人可得罪不得。

江梦雪应了一声,随后便去了林梦江哪里,却只是从他的手中得到了一张手帕,让她愣了愣。

这手帕江梦雪记得,是属于自己的,不过想不到这府中居然还有自己的旧物,着实让她意外。

拿着手帕,江梦雪一下子弄不明白林梦江的心境,此时这个男人的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为什么要给自己这块手帕。

或许是太过投入,江梦雪这次又撞到了人。只听得对方闷哼了一声,她顺着声音望去,一看竟然是昨日的那个老道。

“怎么是你!”老道见到江梦雪睁大了眼睛,想到昨日回去见到绳索都断成了几截,乃是用内力崩断的,立刻对这个丫头心里生出了几分恐惧。

真是仇人相见分外眼红,江梦雪忽然诡异一笑,拉着道士的衣领,点了他的哑Xue拉着躲进了旁边的石林后面,顺手掏出一把匕首扯开这人的外衣,露出他肋骨分明的胸膛。

“凌迟中你知道最先割掉的是哪里吗?”江梦雪对着道士胸口那两粒凸出的存在一刀割了下去接着说道:“便是这里!”

片刻间,她的动作格外的利落,只是两下便将胸口的两粒铜钱肉给剜了下来,那道士被点了哑Xue只能浑身颤抖的看着江梦雪。

道士此时面色苍白,胸口的血水眼看就要顺着胸口滑落到地上,江梦雪就用刚才林梦江给自己的手绢擦了擦,随后又掏出了一个药瓶倒出了一些药粉在上面。

那道士面色苍白,头上冒出细密的汗水,想来一定是痛苦难言,只能惊惧的看着江梦雪。

“疼吗?”

对方动掸不得,眼珠子转了转,带着几分求饶的神情。

“想让我放了你吗?”江梦雪的声音柔柔的,带着几分蛊惑,那神态分明就是一条毒蛇正在微笑的吐出自己的信子。

“那我这就解开你的哑Xue,你若是敢叫出声我就把你的下体给割了!”江梦雪忽然眼睛迸出杀气,冷冷警告之后快速的解开了对方的哑Xue。

“姑娘,我知错了!饶命啊……”老道不敢大声说话,可是那声音分明就是要哭出来了。

江梦雪扬了扬眉,“饶命”这个词对于她来说一点用都没有,这道士这个时候出现在将军府摆明了是和凌云烟有关系,在结合昨日的事情,更是让她确定自己当年食用的软筋散就是这个人配制的。

上一世没有人饶了她的命,这一世她又如何会饶了这个人的命!

她忽然莞尔一笑,带着几分妖娆摩挲着道士的脸颊说,“想要让我饶命也容易,只要一会儿你不要对我的面相乱说话就好!”

“你怎么知道我今天是来看相的!”刘道士大感意外,自己被凌云烟吩咐演一出双簧的事情只有他和公主知道,绝对没有告诉别人。

“我怎么知道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现在的命在我的手里。如果你不是只想要丢掉这胸口的两块肉的话,后果就自己想吧!”江梦雪轻轻的将手移动到了道士的肩头,轻轻的捏了一把,随后就见那道士浑身瘫软的坐在地上,裤裆下面流出了液体。

刘道士此刻的模样江梦雪只是淡淡的看了一眼便转身离去,若是这个道士是个识时务的,断不会把刚才的事情说出去,不然后果他是知道的。

沾染了道士鲜血的手帕被江梦雪淡定的收进了袖子里,若无其事的回到了清儿的院子,此时凌云烟正在喝茶,见到江梦雪就佯装平淡的问道:“将军叫你过去做什么了?”

“回公主的话,只是问了几句少爷的事情,没有多说什么!”江梦雪微微低头,一副很恭顺的样子,让凌云烟抓不住什么错处。

见江梦雪来了,那刘道士却不知道忽然去了哪里,凌云烟给银杏使了个眼色,就见银杏匆匆的走了出去。

约莫过了一茶经的功夫,这才在银杏的带领下跌跌撞撞的回来,不过身上已经换了一套衣裳,不是道士的打扮。

“这是怎么回事?”凌云烟看着穿着小厮衣服的刘道士,微微皱着眉,显然带着几分不悦。

若是换在平常,凌云烟一定是一副面带微笑和蔼可亲的模样,今日的场合却意外的见她如此严肃,让江梦雪心中冷笑。

“回公主殿下,道长刚才不小心被过路的丫鬟泼了一盆水,身上的衣服淋湿了,所以这才让小的找了一套小厮的衣服给他换上。”

凌云烟眼睛里流露出锐利的目光,恨不能将面前的两个人剜出两个洞来,却故意一副平静的神情说道:“真是胡闹,道长乃是道家仙人,如何能穿这样的衣服?赶紧叫人去找一套道袍过来,给道长换上!”

此时,这凌云烟心里暗恨,这姓刘的道士今日可是一个重要的角色,原本计划周详偏偏要闹出这么一出,难道是故意的?

银杏叫了一个粗使丫鬟匆匆出去,凌云烟慵懒的端坐在软榻之上,一双眸子看着此时安安静静站在一盘的江梦雪然后又看了看她身旁的Chun桃清了清

《将门娇:皇家贵后》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