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错嫁之情殇》错嫁之情殇免费 女王受 错嫁之情殇全文无弹窗阅读

错嫁之情殇

古代言情已完结

独家完整版小说《错嫁之情殇》是姬秋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玉岚悦,玉家,书中主要讲述了: “见过王妃,王妃,王爷请您去前厅,今日王妃迎娶刘月小姐,需由王妃您去主持。”王府侍卫恭敬的走到玉岚悦的面前,行礼,低垂着头,如实

阅文集团|更新:2019-12-31 16:08:15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独家完整版小说《错嫁之情殇》是姬秋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玉岚悦,玉家,书中主要讲述了: “见过王妃,王妃,王爷请您去前厅,今日王妃迎娶刘月小姐,需由王妃您去主持。”王府侍卫恭敬的走到玉岚悦的面前,行礼,低垂着头,如实

《错嫁之情殇》免费试读

“见过王妃,王妃,王爷请您去前厅,今日王妃迎娶刘月小姐,需由王妃您去主持。”王府侍卫恭敬的走到玉岚悦的面前,行礼,低垂着头,如实的传达苍泽恒下达的命令。

嘉儿难以置信的用手捂住的嘴,担忧的转身看着玉岚悦。

好不容易红润一点的脸颊,霎时了无颜色,扶在凉亭的手剧烈的颤抖着,嘴唇哆嗦着硬是挤出了话。“我知道了,我去梳妆,随后就到。”看侍卫传完话还留在原地,她便知道,此行她是去也得去,不去也得去。

恒哥哥,你就真的狠心,如此伤我么。新婚不过一月,你便在择新妻,还是地位同等的平妻,就连如此,你还要我亲眼看着你携手另一位美人。

玉岚悦呆呆的端坐镜前,看着那尤为显眼的桃花,仿佛在嘲笑她的天真,嘲笑她十年的来的坚持与执念,嘲笑她此时的黯然伤魂,嘲笑那个她在意的人在意的不是她。

“小姐,我们,我们不去了。”嘉儿甩掉了手上的木梳,气恼王爷的无情,怜惜小姐的神伤。

“嘉儿,快梳妆吧。时间不多。”听到那炮竹声,便已知,吉时到了。她怎么就忘了那天的圣旨,他亲自请求的圣旨啊。

领路的侍卫直接把玉岚悦带到了大厅,便退下了,仔细的看了一眼上方主位,玉岚悦自觉的坐到了右下方的第二个位置,那是恒王恒王妃的座位,而上方正中央,那是为更为尊贵的人尊卑的座椅,一看那不同于其他座椅的金饰龙腾,便可知客人的身份。

玉岚悦的到来很多有颜色的宾客都是看着的,但有颜色只不过是因为认出了玉岚悦的身份,可不代表人家会尊重一个还没得宠便已过气的王妃。“咦?那便是玉太傅的孙女,现今的恒王妃?”毫不避讳的大声询问旁边的人,虽是询问,语气却是肯定。上扬的语调丝毫不把面色惨淡的玉岚悦放在眼里。

“能坐在那个位置,不是王妃是谁,不过你可别叫的太早了,恒王今日大婚,娶得可也是王妃。”旁边的人立即更正先前说话之人的错误,恒王妃可是有两位,真正得到认可的,想也知道是哪一位。

两人的议论霎时引起了在场有些无聊的宾客的兴趣,一时之间既然毫不在意玉岚悦的存在,大声的议论起来。从玉岚悦的王妃之位到现如今的恒王再娶,从恒王的专情说到了玉岚悦的夺人所爱,甚至还讨论起玉岚悦爷爷,玉太傅大人请婚的意图,应有尽有,越说越偏,越说越离谱,但不管是什么,所有的话语直指玉岚悦和玉家。

嘉儿已经在一边气的脸红脖子粗,只差没有拿起身边的桌子,朝那些人丢去。嘉儿是真的想那么做,可是却被玉岚悦狠狠的抓住了手腕,她没有忘记这里是苍泽恒的婚宴,这些人是他邀请的宾客,同时更是朝廷的命官。不管是藐视皇权还是故意殴打朝廷命官,那都是死罪一条。

纵使玉岚悦已经气得发抖,面无血色,连那嫣红的脂粉都掩盖不住她的苍白。但她还是隐忍着,没有抓住嘉儿的另一只手狠狠的握着,不是很长的指甲都已经刺破了皮肤,鲜血直流。

“诶,我们还是不要议论的好,你们没看见咱们玉王妃,脸色都白了,要是让这些话传到玉将军的耳里,你还有活路?”似乎终于有人见着了玉岚悦的脸色,想要劝他人不要在议论,可那轻视的语气,不屑的眼神,丝毫没有表露出他有什么害怕的。

“玉将军?手握三十万军权又如何,他远在边关,即使收到消息又如何,能不能从边关回来还是一个问题,况且这京城可没有他的势力。”

他们能够毫不忌讳的谈论的原因,也是因为如此,玉岚悦本身便极不受恒待见,不然也不会大婚第三天便请旨赐婚,所求还是平妻之位,不到一月却隆重大婚。加上玉将军玉岚虽手握重权,却远水救不了近火,况且没有皇上的召回,边疆镇守将军是不能私自回京的。

可叹玉荣一身清正廉明,手下门生过千,如今他老人家过世,她的孙女受人欺凌之际,却没有一个人出面斥责,反而加入讨论的阵营,刚说话的那一位是礼部侍郎,曾经拜在玉荣门下,可如今却不记得先前恩惠,跟着众人一起出言讽刺玉岚悦和玉家的凋零,而这其中又岂是一个玉荣门生?这些人真是可谓良心都被狗吃了。

议论还在继续,甚至连子虚乌有的事情他们都拿出来津津乐道。什么玉夫人其实不是病死的,而是忍不住玉将军出军边关的寂寞,红心出墙,被玉太傅隐秘毒死的。什么当今玉将军的夫人,其实不是边关的平民,而是他出兵时从敌国带回来的,未免皇上追究才捏造了一个身份。什么玉太傅请旨赐婚,是为了让玉家与皇家搭上关系,好让玉家经久不衰等等。

这都是赤裸裸的污蔑,如果让这些话传到了皇上的耳朵,皇上会怎么想,玉家会怎么样。就算皇上廉明不追究,可今天过后,这些谣言便会在市井之间流传,玉家的名声终将毁于一旦。这些人只顾自己的兴趣盎然,却全然把快乐建立在别人的苦痛之上,侮辱玉岚悦还不够,甚至还牵连上玉家,那些已经逝去的人他们都不放过。

玉岚悦急促的呼吸着,眼神阴暗的看着这些毫无顾忌的谈论的人,哪怕是付出代价她也不会让那些人好过,侮辱她可以,但谁都不许污蔑玉家。带血的手暗暗运气,几枚银针便出现在了玉岚悦的手上,泛着刺眼的银光,可就在她要把银针一一发射出去的时候,通传声打断了她的行动。

“新人到。”

鞭炮雷鸣,唢呐阵阵。宾客起身,纷纷出门迎接这对尊贵的新人,恭维之声在起。玉岚悦也被嘉儿搀扶走到纵人的前面,恭迎她的新婚丈夫迎娶新娘。看着那满面春风的男人,神色眼神好不掩藏的喜悦,眼神更是时不时的便温柔的注视着身边的新娘。

心从来没有过的痛,原来他的婚礼可以如此热闹,原来他的眼神也可以那么的温柔。玉岚悦想起了自己嫁入王府那会,虽然也是宾客云集,也是唢呐阵阵、鞭炮雷鸣,可她现在才想起她那时忽略的东西,是敷衍,宾客的敷衍,新郎的敷衍,礼节的敷衍……于现在的婚礼完全不同的敷衍,而那时他是以什么眼神在看她呢?或许是连看都懒得看吧,因为匆忙的行礼后,他的人也消失在了宴席上。

《错嫁之情殇》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