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书库 > 《谋覆天下》官谋天下 全文阅读 谋覆天下健全文

谋覆天下

古代言情连载中

云隰华新书《谋覆天下》由云隰华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尹胥晔,穆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大年初二,也就是尹映梨进去的第三日早上,穆秋下了床,裹着厚重的披风,站在农家小院门口,脸色苍白消瘦不已,时不时的传来几声压抑低沉

阅文集团|更新:2019-07-11 23:59:48

在线阅读
  • 读书简介
  •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 评论
云隰华新书《谋覆天下》由云隰华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主角尹胥晔,穆秋,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大年初二,也就是尹映梨进去的第三日早上,穆秋下了床,裹着厚重的披风,站在农家小院门口,脸色苍白消瘦不已,时不时的传来几声压抑低沉

《谋覆天下》免费试读

大年初二,也就是尹映梨进去的第三日早上,穆秋下了床,裹着厚重的披风,站在农家小院门口,脸色苍白消瘦不已,时不时的传来几声压抑低沉的咳嗽声。

尹胥晔又一大早去山林那里守着了,尹映梨消失的事情只有身边一共六人知晓。

那日本要守在山林的侍卫全都撤了,就在昨日下午又断断续续的下起了一场大雪,直到早晨方才停了下来。

姬浔从密道出来绕过了半座山方才从山林中出了来。他领着族内的四个随身侍卫,来到了尹映梨说的入口处,就看到站在雪地里静静候着的四人。

尹胥晔四人听到脚步声,一脸高兴地扭过去看,却又一脸的失望,这其中最为明显的便是尹胥晔的表情了。

姬浔站在远处朝尹胥晔微微点点头,尹胥晔虽有疑惑,但也不由得点点头回应。

姬浔看着这个比他小些的少年,见他与尹映梨有三分的神似,那如出一辙的黑眸,就连身上散发出来的气息也有几分相似。但是他觉得,那女孩绝对比他要厉害得多,心里不知为何不由得这么想。

姬浔不曾走近,两人相距有十步左右的距离。

“你,可是尹映梨的家人?”姬浔试探的问道,虽然心里早就确信。

尹胥晔听到尹映梨的名字,双眸一凛,神情不由得变得严肃起来,他警惕的问道:“你是何人?”

姬浔将怀中的信件递给身后一人,示意让他拿过去,他说道:“这是她让我送与你们的信件,她现今平安无事,你们大可放心。”

尹胥晔听他这般说话,心中有了底,这些人便是缙莫一族之人。

尹胥晔接过那信件,落如眸底的是那熟悉的字迹,他吊着的心忽的松了口气。梨儿确实无事,如此便好。

“那她,梨儿她,她何时回来?”

“何时?”姬浔面无表情的脸上那双幽深的眸子划过一道不明的光,他扬起嘴角带着意味不明的笑意说道,“我亦是不知,许是明日,许是月余,许是……”

姬浔转身,身后四人让开一条道,他走了几步说道:“时机到了,她便会回来了。还有,她让我带给你一句话:因得所愿,欲行所约,琼梨犹在,盛华归来。”

还未等尹胥晔回过神来,刚伸出的手想阻拦他离去,踏出的脚还未落地,一阵风雪猛地刮了起来,凌乱了所有。

风越来越大,风中带雪,雪亦越下越大,待回过神来,那身影早已消失在风雪之中。

尹胥晔任由着鹅毛般的大雪砸在脸上、身上,只是看着早已看不清人影的前方喃喃道:“琼梨犹在,盛华归来……”

“公子,我们回去吧,风雪越来越大了,夫人会担心的。”玄枫看了一眼已看不清的下山之路,出口说道。

“琼梨…琼梨…”尹胥晔似没有听到,依旧在想着,忽的双眸一亮,看着手中的信件,大笑道,“原来是琼梨呀,梨儿平安无事,平安无事……”说着,飞快的转身向山下跑去。

琼梨乃是一玉簪子的名字,亦是他在梨儿去年生辰之时送与她的。那日梨儿头上带的确实是琼梨簪。琼梨犹在,说的便是梨儿平安无事啊!

身后的人虽不明白那人带的那句话是何意,但是听到自家大公子说小姐无事也是一阵欣喜,特别是绮寒和绮萱两人这两日绷着似乎随时就要断的神经瞬间舒缓了许多。

三人见尹胥晔跌跌撞撞,欣喜异常的想山下跑去,身影渐渐模糊,一阵担忧,急忙追了上去。

站在院子门口的清瘦身影看着愈来愈大的风雪,看不清几步开外的情况,急得不知所措。

“含芷,大公子还没回来吗?”站在身后的含芷给她紧了紧披风,心疼的摇摇头,“大公子与玄枫三人一起定是无事的,夫人先回屋去吧,大公子回来了定会看了不好受的。”

含芷鼻子一酸,被泪水湿润的双眸眨了眨,与落秋扶着穆秋往小院的屋里走去。

这到底是造的什么孽呀,老天怎么这般折磨尹家呀。

落秋看了一眼穆秋消瘦的带着愁绪的脸,又看向看不清外边的小院门外,多希望她家小姐就站在身后呀。

雪砸在脸上,掺着雪的泪模糊了双眼。落秋转回头,却忽的又转过去,她看见一道模糊的身影在风雪中愈来愈清晰,失声喊道:“是大公子,夫人,大公子回来了!”

穆秋闻声急急回身,又跑到院门口,就见一身雪的尹胥晔出现在眼前,她就这样看着看着,泪不由得流了出来:“晔儿……”

尹胥晔见到穆秋,扬着手上的信件,一边笑着朝她跑来,一边大喊道:“娘,娘,梨儿平安无事,梨儿安好呀!”

母子相拥,都激动得泪流满面,站在身后的落秋与含芷也高兴得落了泪。

穆秋看向拥着尹胥晔愈发消瘦的身子,看向身后,却没见到尹映梨的身影,问道:“梨儿呢?梨儿呢?我怎么不见她……”

尹胥晔身子一僵,看向穆秋,将她拉回了屋里,落秋和含芷手忙脚乱的端热水,拿热巾,让厨房将备好的热姜汤端过来给两人驱驱寒。

“梨儿并未回来,倒是让人送了信,报了平安。”

尹胥晔将信件递了过去,双手合十搓了搓,朝冻僵的手哈了口气,脸上全然没了这两日的担忧,扬着笑脸,精神比前些日子好了许多。

两人坐在拥簇的屋中,火盆上的炭烧得旺了许多,屋里暖暖的。

穆秋双手颤抖着,看着封面上那利落的字迹,用手轻轻抚了抚,心中一阵暖意,眸中不由得又蓄起了泪水。

里面只有薄薄的几张纸张,皆是熟悉的字迹,她认真仔细的一字不落的看完。屋内静悄悄的,等着穆秋说信里说了些什么。

“娘,梨儿说了些什么,过得可好?可有被欺负……”

“梨儿说,她甚好。”说着将手中的信件递给尹胥晔,忧郁的脸上一扫阴霾,露出了安心的笑容来,“梨儿将所遇之事还有一些情况皆在信中道清了。只是,她何时才能回来呀……”

“夫人,小姐吉人天相,定会早日回来的。”

落秋坚定的双眸,带着坚信与信赖,穆秋觉得心一暖,拉着落秋的手,轻拍着,带着慰藉点点头。

尹胥晔将信件迅速看完,看后只觉得她这妹妹就如同神一般,令他汗颜与钦佩。

他更加确信了自己要早日成长为一个能挑起重任的人,将这个家护在他的羽翼之下,让他家的宝贝再也不用受这样的苦。

尹映梨将她独自闯入朝雾林的缘由一一道清,再将怎么到了缙莫一族的驻地道清。又将缙莫一族打算援助于她的事情与具体情况一一道清与安排了。

嘱咐他们将得到的甘黍薯秘密送往灾区,绝对不要提起关于这些东西的出处,更不能提起关于缙莫一族的任何事,并凛言相告切莫声张。

在后面将甘黍薯的种植方法告诉他们,还让他们让尹墨寻进宫之后禀告圣上,要将甘黍薯改良,以便适应种植在各地。

还有,姬瑜将族中的一种耐旱耐寒作物的种子赠送与她,并告知耕种方法,也一一道清。

又告诉他们让他们早日去接尹墨寻回府,还告诉他们,她如今还不会与他们一起回祁临,她过得很好,让他们在尹府安心等她回去。

事无巨细的一一道清,安排好,试图令所有的事情能迎刃而解,令他们不再忧心。却唯独没有告诉他们关于她是因何事留在了缙莫一族,她绝不会令他们担忧。

信中所提,在十日之后将收集到的甘黍薯秘密运到诌岘山一带的西侧十里之外的一个小镇上,西边就是如今尹墨寻被困的颖陌河一带的东侧,从那边大约半月余的行程便能赶到。

就在第十日,尹胥晔一行人已提前在这镇上等候,按照所说之事,缙莫一族之人早已将所准备好的甘黍薯藏在一处,令他们自行去取。

尹胥晔提前雇了两家镖队,当日找到之后便开始装车,即日夜里就赶行程了,想着早日救出尹墨寻也能早日了了一桩要事。

《谋覆天下》精彩评论

    为您推荐

    言情小说排行

    人气榜